187小说网111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第385章 河狸
    我去,谁在砍树啊!难道树倒之前也不会喊一声么!沈一宾吐出嘴里的草叶子,愤怒的站了起来,刚才树梢距离他的脑袋也就只有半米的距离,如果不是他跟着史高飞和小六学了这么久,反应能力和身体素质都远超常人,估计就被大树给砸扁了。

    再看刚才他们野餐的地方,防潮垫已经被树冠压在了下面,上面的那些食物和饮料应该已经被大树压碎了。

    “阿宾,你没事儿吧?”希尔薇也从另一边冒出头来,刚才把她推开的王室护卫已经拿出了手枪,警惕的望着树倒下的方向,而在另外一边,另一名王室护卫小心翼翼的将哈儿抱了起来,看他的动作,只要森林中出现异样,他随时都有可能抱着哈儿离开,这可是索科威亚的国宾,万万马虎不得。

    “叽叽!叽叽!”小六也很是恼火,我们在这儿舒舒服服的吃着水果唱着歌,怎么就被大树给砸了呢?它顺手折下一根树枝,看样子是打算去找那个罪魁祸首算账了。

    “这里有伐木工?”沈一宾好奇的问道,按道理讲不应该啊,就算有伐木工,他们在树倒下的时候肯定会发出警告的,而且沈一宾他们所在的位置极其醒目,如果有人的话肯定能看到,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这里是禁伐区,索科威亚政府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伐木。”希尔薇说道,为了保持索科威亚河的环境,这项法律早就出台了,“而且这里远离公路,他们就算砍伐树木,也没办法顺利运出去,顺着索科威亚河飘下去的话肯定会被河两岸的居民发现的。”

    “公主殿下,应该是河狸。”一名王室护卫突然说道,“我的爷爷当年就在这一带生活,他给我讲过这里的故事,索科威亚河的河湾处生活着不少河狸,它们会伐倒岸边的树木用来建造河坝还有自己的居所,看,那里应该就是它们修筑的河坝。”

    顺着王室护卫所指的方向看过去,只见一道四五米宽,接近一米高,由树枝搭建的河坝正好横在索科威亚河的支流上,如果不是王室护卫的提醒,沈一宾还以为那是自然形成的呢。

    然后王室护卫露出迷茫的神色,“但是据我爷爷说,河狸一般都是夜间才会出来伐木的,现在是白天怎么会有大树倒下,我就不太清楚了;而且这棵树对河狸来说似乎有些过于粗大,它们就算伐倒了恐怕也没办法拖到河坝上去吧?”

    咦,既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反常现象,这么说会不会那只差点杀死沈一宾他们的河狸就是这次要找的基因变异动物呢?一想到这些沈一宾赶紧拿出了手机,打开宠物雷达搜索起来,只见那个橙色光点就在大树倒下的位置,距离沈一宾还不到十米远。

    没错了,应该就是这只河狸!难道这就是它对自己的打招呼么?这个招呼也有点太刺激了吧?沈一宾忍不住抹了一把汗,差点就被它给弄死啊!

    “我们去看看吧!”沈一宾也学着小六的样子折了一根树枝拿到手上,轻手轻脚的朝树根部走去,那两名王室护卫交换了个眼神,立刻作出分工,一个将希尔薇、哈儿和玛法里奥护在身后,另外一个则拔出手枪跟着沈一笔走了过去。

    走了几步,沈一宾又听到刚才传来的那种声音,这次他可不敢马虎了,连忙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这一看不要紧,沈一宾顿时冷汗就出来了,只见前方不远处,一只又肥又大,通体褐黄色,约莫八十厘米长,长得很像大老鼠的动物正抱着另一颗大树的根部,用自己大得夸张的门牙飞快的啃咬着,随着它的啃咬,木屑纷纷飘落,大树的树根上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

    我去,这速度比电锯还厉害啊,说它不是基因变异的你敢信?看到这一幕,沈一宾愈加笃定这只河狸就是自己要找的动物了!

    等等,我是不是忽略啥了?沈一宾正要上前把它抓住给它喂药,忽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正挠头思索间,就见王室护卫猛地朝他和小六扑过来,嘴里还发出巨大的警告声,“快闪开,树要倒了!”

    话音刚落,只听咯咯吱吱一阵刺耳的响声,那棵正被河狸啃咬的大树缓缓向这沈一宾这边砸过来,然后他和小六一起被王室护卫扑倒在地,滚了几圈,终于脱离了大树的笼罩。

    再看远处,另外一名王室护卫得到了警告,也赶紧做出反应,抱着希尔薇和哈儿往旁边退了几步,同样保住了安全,至于玛法里奥,这家伙又缩回到了哈儿的口袋里。

    这家伙,真是不要我们的命不甘心啊!沈一宾满头黑线的看着这只肥大的老鼠,河狸是体型最大的啮齿类动物,所以叫它大老鼠倒也说不上是错误,说起来这家伙和玛法里奥还是远房亲戚呢。

    这时候,河狸终于发现了沈一宾他们的存在,扒着树干和他们对望片刻,不等沈一宾做出反应就一溜烟儿的逃跑了,顺着河岸边的灌木丛穿行数步,一头扎进索科威亚河里,在河水下潜泳片刻,就失去了踪迹。

    “额,河狸非常胆小,估计是我们吓到它了。”那名爷爷生活在此处的王室护卫解释道。

    听到这个解释,沈一宾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你刚才连续两次差点要了我们的命,若是说受惊吓,那也应该是我们被你吓到了吧?

    “怎么样?是你要找的动物么?”这时候希尔薇也带着哈儿走了过来,她关切的问道,哈儿更是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伸出爪子帮着沈一宾拍打身上的草屑树叶,玛法里奥则从口袋里探出脑袋,不停的吸着鼻子,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认出了自己的亲戚。

    “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沈一宾也不避讳希尔薇,他摊开双手道,“但是它在吓唬了我们两次之后,好像被我们吓跑了!”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