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未来宠物店 > 第334章 猴儿酒
    靠,味道真是大啊,沈一宾一手捏着自己的鼻子,另外一只手费力的掰开猴子的嘴巴,把药丸丢了进去,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药效发作。

    醉猴儿打了个哆嗦,继续躺在那里睡觉,也不知道是酒还没有醒还是药丸发挥的作用,看了一会儿沈一宾就觉得无聊了,回头看向哈儿那边,只见哈儿正拿着逗猫棒玩得开心呢,那只可怜的云豹忽东忽西、忽左忽右,对着逗猫棒顶端的毛团紧追不舍。

    玛法里奥站在哈儿的脑袋上吱吱吱吱叫个不停,显得格外兴奋,树上的猴子也是一样,在树枝上跳上跳下,抓耳挠腮好不着急,似乎想去石头上接过哈儿手里的逗猫棒自己玩玩,又害怕云豹的威胁,终究不敢下去。

    算了,反正药也吃了,我呆在这儿也没啥用了,还不如下去照看哈儿,免得有什么意外发生,着沈一宾从树上溜了下来,慢腾腾的走到石头上,但见那只云豹的步伐明显慢了许多,它似乎是又累了。

    哎,在这么折腾下去怕是要出事儿啊,沈一宾可不敢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给折腾坏,于是收起哈儿手里的逗猫棒,对着云豹挥挥手,示意它还是赶紧走吧。

    没了逗猫棒,云豹重新将注意力放到了他们身上,俯下身子弓起腰背摆出一副要发起攻击的样子,沈一宾连忙将哈儿挡在身后。

    刚才那一圈儿跑把云豹的力气消耗的不剩多少了,而且上面这两个家伙看起来都不是很好对付的样子,对峙片刻,云豹还是选择了后退,迈着缓慢的步伐消失在统领之中,也不知道去那儿找食物去了。

    “叽叽!叽叽!”猴子连忙几个腾身跳上树冠,手搭凉棚朝着云豹消失的方向看了好半天,等确认它不会在回来之后,方才从树上下来,一拐一拐的走到石头上,抱起沈一宾刚才放在脚下的午餐肉罐子闻来闻去,甚至还伸出舌头在罐子里舔了起来。

    瞧你这谗言样,这家伙在危急关头也舍不得丢下醉猴儿,沈一宾很是感动,再加上现在已经找到了目标,马上就可以返程了,所以也不用再珍惜食物了,于是他从背包里又摸出一盒午餐肉罐头打开,用小刀划开分给猴子一块。

    “叽叽!叽叽!”猴子双爪捧着午餐肉连连点头,似乎是在感谢沈一宾。

    “吃吧吃吧。”沈一宾笑着回道,完也给自己和哈儿各自分了一块,至于玛法里奥,这小家伙的糖片还没有吃完呢,于是三个家伙盘腿坐在大石顶上,津津有味的分享起这一盒午餐肉来。

    吃了两块,等拿到第三块的时候,猴子舔了舔嘴唇,回头望向醉猴儿所在的那颗大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捧着午餐肉往那边而去,看样子这家伙又去给醉猴儿送好吃的了;难道它是你爹么?竟然这么孝敬?要是这样的话我走的时候要不要把你也带走啊?

    沈一宾一时好奇,也带着哈儿和玛法里奥跟了上去,到了大树下方,沈一宾和哈儿各自占据一方开始呼哧呼哧往上爬,让沈一宾郁闷的是哈儿爬树的速度姜然比自己还快!在平地上这家伙走路晃晃悠悠,可到了爬树的时候动作却是非常快。

    等沈一宾喘着粗气爬上那颗树杈的时候,哈儿已经舒舒服的坐在那里休息了,它好奇的打量着醉猴儿,巴掌捂着鼻子,显然也是受不了它身上的酒气;而里那只猴子则捧着午餐肉送到醉猴儿嘴边,轻轻地推搡,想要把它喊起来吃肉。

    “等会儿吧,估计它还得睡一会儿呢。”史高飞和玛法里奥吃完药丸之后都是睡了好一阵儿方才醒来,这只还早着呢,于是沈一宾、哈儿和猴子并排坐在树杈上,静静地等候着猴子醒来,至于玛法里奥,这家伙吃饱喝足躺在哈儿的口袋里睡着了。

    约莫过了十来分钟,醉猴儿终于停止打鼾睁开了眼睛,那只小猴儿连忙上前像献宝一样把午餐肉递了过去,醉猴儿闻了几下,一把抓过丢到嘴里吞下;小猴儿紧张的看着醉猴儿,醉猴儿似乎对午餐肉的味道比较满意,点点头挪开身子,露出被它挡住的一个树洞。

    然后不知道从那里摸出来一小节竹筒,把竹筒伸到树洞里搅了两下,一阵儿醉人的酒香随之飘出,小猴子越发的着急了,眼巴巴的看着竹筒。

    我去,原来你问我们要能量棒、要午餐肉都是为了找这家伙换酒喝啊!沈一宾这才明白了它此前的所作所为,原本以为你是个孝子,没想到却是个染上酒瘾的酒鬼啊!

    这就是传中的猴儿酒么?闻起来味道似乎不错啊,沈一宾忍不住吸了吸鼻子,再看看那只小猴儿,现在已经接过了竹筒,正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小口小口的抿着里面的酒,是不是抬起头来咂咂舌头,似乎对着猴儿酒的味道十分迷醉。

    “叽叽!叽叽!”正看得入神呢,那边的醉猴儿叫了起来,沈一宾转眼望过去,只见它指指那个树洞,又比划出喝酒的动作,最后指指沈一宾,似乎在问沈一宾要不要也尝尝这猴儿酒?

    令狐冲这样的老酒鬼都猴儿酒好喝,那味道一定不错吧?我要不要尝尝呢?沈一宾也被勾起了馋虫,连连点头。

    一见沈一宾答应,醉猴儿马上对小猴儿龇牙咧嘴的叫了起来,小猴儿不敢怠慢,连忙将竹筒里的酒喝完,把竹筒重新还给了醉猴儿,醉猴儿又把竹筒伸到树洞里搅了几下,打上来满满一竹筒猴儿酒递给沈一宾。

    “谢谢啊!”沈一宾连忙双手接过,这酒闻着味道的确不错,酒香之中藏着有淡淡的果香,着实沁人心脾。

    可是这卖相也实在太差了吧?光闻气味还可以,一看这酒和竹筒的颜色,沈一宾就有点接受不了了,酒液呈现出淡黄色,里面飘着一层碎屑,也不知道是果肉还是其它什么,竹筒上更是脏兮兮的。

    我到底是喝还是不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