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葬道行 > 第五百一十章
    “两个本源?哼,那就都给我湮灭。”万鬼、异虫的本源显露无疑。

    神性地光芒再次散发,秦锋的双目同时也流出两道血泪。

    “呜啊。”宛若灵魂一震,奄奄一息的艾辞发出震天的哀嚎,好似有一把无形的剃刀在周身来回刮动,要将自己的存在抹去。

    噗,一口污血含着数百只细小的蛊虫喷出。艾辞突然抬起化作右臂的异虫对准自己的脑袋一吸。

    霎时间异虫如海绵般胀大轻易的便将本体吞入,蛰尾如刀挥舞果断将右臂的接合处斩断。终于同样变得粗大的尾巴抬起柔软的底部裂开一个人头般大的洞口,骤然喷出绿色的气体。带着残影撞向肉丘。

    “哪里逃!”猝不及防,艾辞祭出两把飞剑击去,不过终究却是连影子也没有击中。

    三道剑气同样也没有击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异虫轻易的钻入肉丘之中不知去向。将留下的血泪擦拭,秦锋并不在意,却是自信道:“放心吧,在我的瞳术之下,他已经死了。”因为先前分明所见,不论是那异虫还是艾辞,连接他们熵火的因果之线已被熔断。即使再怎么挣扎,也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自然也是看出了些许端倪。“是吗。”离阴应和一声,并未多问。手中一招,降下符雨。

    轰……

    肉丘顿时化作一片火海,藏于肉壁之中的无数蚓怪化作焦炭。数丈之厚的肉丘被融穿,然而却还是差了那么点点火候。

    眉头一皱,万鬼再次召出上千符咒。手中还未结印,脸色骤然大变失声道:“不可能!本君的黑龙怎么?”

    秦锋闻声顿时望去,只见那无数魂力聚起的黑龙以化作死物正在溃散,方迎上万鬼便被灭掉了?

    秦锋眼中不禁露出骇然之色。万鬼,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

    然离阴随后的一句话将秦锋点醒,“是他的手,他的手古怪。小心,千万不要被他的手碰到。”

    “呃。”秦锋顿时恍然,心中不禁感到懊恼。是下意识的恐惧吗?竟被区区一具分神给吓唬住了。

    只见万鬼越来越近,离阴焦急道:“秦锋拦住他。我的符咒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施法。”

    用胜利来将方才的怯懦冲刷吧。“明白,你自己多加小心。”说罢祭出双剑,秦锋咬牙迎头杀向。

    顾不得反噬,熵仪眼再次使出。“原来如此。”秦锋盯着万鬼那虚化的双手,运转之下竟洞察到一种堪比熵力的力量。那是同样超脱五行的力量,秦锋不知道该叫什么,唯一能感应到的便是——死亡。“只要被触摸到便要死吗?难怪那黑龙竟然如此不堪。”想到此,秦锋嘴角不由泛起笑意。唯一能让人感到恐惧的便只有未知,只要看透了虚实一切便也有了应对之策。

    就在瞳术运转的一瞬间,二人终于短兵相接,万鬼就像是有意卖个破绽一般,颈部全然摒弃防御,一手拦剑,一手向腹部掏来,就如同初窥门径拙劣的武修浑身全是破绽。甚至破绽多到让秦锋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以腹部轻微的创伤为代价便能取其性命?真是一个诱惑呢。若是不知玄机还真有可能会如此,不过现在。

    驾驭灵风骤然转向,电光火石之间秦锋避开了双爪。

    “呵,你在害怕吗?”挑衅着,万鬼的身躯宛若无形,全然违背了常理,如梦魇一般如晨雾随着狂风般舞动的刀锋起舞,口中威胁道:“哼,灵柩之中的神之躯体是你拿走的吗?识相的话现在给我交出来,兴许本尊高兴,还会给你转世投胎的机会。”

    神之躯体?真是百口莫辩,秦锋懒得做声,且不说万鬼断然不信。便是真的信了也只会拿自己泄愤。

    抛开无用的杂念,心中全部沉溺在双剑之中。

    不过十余息的时间,秦锋便挥出了上千剑。短时间强烈的动作,双臂酸麻仿佛就如同要断掉了一般,却也只能咬牙坚持。而万鬼也不知是被击中了多少剑,然而每一剑只能斩去些许微不足道的魂雾罢了。

    如千万阴魂齐声哀鸣:“我们无穷无尽。”万鬼扑了个空,又是故技重施扑来。全然没有章法,然而遁术却比秦锋快了一倍不止。

    也是亏得如此,秦锋才能够与之游斗。

    一时间根本来不及调整身法,只能又咬牙驱使早已将光剑化作巨盾的信仰化身撞去。

    砰!

    巨盾之上留下十道爪印,而巨盾上燃烧的圣焰也是将万鬼灼伤。

    “呜嗷。”只听怨魂恸哭,万鬼顿时退到百米之外,魂雾翻滚探出无数的鬼手将灼伤的外皮撕掉,狞吼道:“我倒要看看你这神像还能支撑多久!”又是毫无章法的扑来。

    “一定,一定有什么弱点存在。”浑身的肌肉都因为过于剧烈的动作疼痛不已,识海也有些昏沉,那是信仰之力快要耗尽的预兆。

    秦锋咬牙坚持着,心中却愈发清醒地思考:“对了,术法!万鬼明明是个法修,全一直没有使用过术法。是因为这个吗?”想到此,余光不由瞥向了万鬼那骇人的双爪,“很显然这个禁术他无法完全驾驭,甚至无法收敛自如。而且这个禁术只要存在,他就不能同时施展术法。嗯,绝对不是扮猪吃虎,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望着那双死神之手,秦锋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最强便是最弱。或许可以利用万鬼的自信,赌上一把!

    或许?不,应当说是必须如此。若是等到万鬼喘过气来,再度能够施法之时。便绝对不会再有一丝胜机!

    霎时间,秦锋的双目变的坚韧起来。双唇微张,传音于离阴!

    没有了死亡之书,漫天符咒成形却是耽搁了不少时间。“呵!真的能行吗?”离阴望着还在缓缓再生的肉山,只需一击定然可以将其轰穿。

    “湮灭。”

    没有犹豫,心中已然有了断决。上千符咒如暴雨降下连同着秦锋,朝向万鬼轰去。

    信仰壁垒。

    防止万鬼狗急跳墙还有余波误伤。早有准备,秦锋祭出了自己最强的防御之术,再次被圣洁的光芒包裹。

    砰!

    森然鬼爪击在信仰壁垒之上发出如摩擦玻璃般刺耳的声响,然终究未能毁去。

    “可恶!”不甘地咆哮一声,万鬼狼狈退去。转攻为守,漫天的火符之下依然是没有施展任何术法,却是借着遁术妄图逃遁。

    “呵,逃得掉吗?”离阴轻笑,神念一动。漫天燃烧的咒符犹如瀑布般降下,犹若千万流星。“启!”

    连珠火球一般,上千火符朝着万鬼倾泻而来。饶是遁术了得,也根本不可能完全避开。

    “可恶,区区低阶咒符。若是本尊现在能够施法,随便取出一件魔器也能……”终于数百次的爆裂之中,万鬼的身影终于是顿住,周身逸散的魂力收缩聚成一团,任由余下的火符击来。

    轰……

    一时间数以百计的火球朝着艾辞击来,仿若炽热的太阳在这虚幻的星辰空间升起,辉映之下,便是无数繁星都黯然无光。

    唯有千万厉鬼的恸哭之声,似要将这恒星般的炽焰撕裂。

    熵仪眼。

    瞳术之下,秦锋清晰地看见万鬼被层层灵魂之墙包裹,熵力的源头根本没有一丝撼动的击向。

    信仰壁垒散去。

    “果然没这么简单。”再次举起双剑如狂风一般,朝着巨大的火球御风而上。

    同时信念驱使。法相化身双目的圣焰骤然暴涨,离体先一步杀去。双手合握光剑,瞬间探入火球之中。

    几乎同时,鼻血顿时止不住的流出。“呜!!”识海灼热的剧痛,甚至差点没忍住昏迷过去。不用内视,此刻秦锋也能感知到,信仰之力开始反噬了,难以计数的信仰之源也在不断的熄灭。

    痛楚,无数的负面情绪涌入识海。“我能感受到你们的痛苦,请再坚持下……”几欲垂泪,秦锋咬牙无用的暗想道。

    这自然不是秦锋突然间变得多愁善感了,而识海与数以百万计的信仰源头连接,接受力量的同时也吸取了无数的负面情绪。

    悲恸之情几乎让人难以恨不得捶地痛哭,恨不得立刻将法相化身收回。

    凝元真诀!

    再次运转心法,将心中杂念镇压。

    瞬息之间,朦胧泛起的泪水之下,眼中一片清明。

    护体灵盾全力运转,朝着万鬼杀去。

    而同时炽热的火球之中,分神控制着信仰化身,光剑朝着层层黑雾包裹的万鬼刺去。

    圣洁的光铸圣剑直刺而来,就连火焰也在余威荡起的气旋下纷纷畏惧地避让。坚不可摧的灵魂之墙,也在燃烧的圣焰之下融化。

    果然,最纯粹的愿力能够对魑魅魍魉起到极佳的克制作用,连万鬼以自身本源之力化作的最后防御也轻松破去。身形被无边烈焰所桎梏,正膛目结舌地望着刺来的光剑。

    秦锋不禁狂喜:“很好,胜负在此一举!”不过依旧未敢大意,双瞳怒瞪,瞳孔极力扩展似要裂开,无数的血丝攀上眼白,血泪再次流出。

    熵仪眼,启。

    熵——增。

    也仅仅只是错愕罢了,迎着刺来的光剑。万鬼伸出了森罗之抓一把顶住燃着圣焰的剑尖不动如山。“可笑,渣滓永远是渣滓。以为玩些计谋就可以杀掉本尊吗?”

    “刺啊!”任由如何催促,光剑却如在万鬼手中生了根一般进退不得,不单剑锋无法伤到,就连圣焰也被其吞噬。

    可惜无法施展术法,万鬼也不能腾出手来反击。只是轻蔑地盯着瞳火暴涨的法相化身,讥讽道:“呵,黔驴技穷了呢。毕竟是个筑基修士,便是取巧使得了元婴修士的元灵分身之术,也不过如此罢了。”

    两道血泪挂在脸上,玩味的神色在秦锋脸上浮现,“是吗!”透过烟雾、火焰、还有身形的阻碍,双目的视线焦距与光剑之上。

    “呜。”一声闷哼,只觉双目刺痛,终于是过度的使用熵力双眼失明,化作一滩污血从眼眶流出,骇人的凹洞之下只有数根巨大的经脉。

    视觉骤然失去,一片黑暗,不甚至连黑暗也不存在。唯有光剑的熵力之点与其连接的因果之线,还停滞在识海之中。“还能够看见!”没有一丝的错愕,甚至来不及顾及剧烈的疼痛。

    熵力,霎时释放。

    如薪火淋上了油,光剑附着的圣焰猛然暴涨!

    万鬼顿时察觉,能量波动瞬间竟然暴涨了数十倍。终于是露出了惊骇之色:“不可能!”

    砰!

    发觉异动,正驱使着炎火的离阴亦是惊讶道:“这,这是什么术法?”

    如恒星的星核炸裂,炽热的火焰被驱散,白色的圣焰汹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