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帝皇演义 > 第六零四章 晋国援使
    司马勋闻言脸色泛灰,神情猛震,以自己的江湖经验,看这老头的意思,很可能会为了保存自己的面子而杀人灭口,当下急急地道:“前辈,你……你刚才答应过我,问完了话就放我们,你是大名鼎鼎的人,想来不会不守承诺吧?”

    老头不屑地呸了一口,突然上前就拍开了两人身上的禁制,道:“我不守承诺?要是不守承诺,我早就杀了你们了,无趣至极!我说大娃娃,你怎么说也是一个先天高,为了南荒四大奇功,还紧追不舍,至于么?”

    “难道你不知道南荒四大奇功只能供人修炼到先天境界么?你都已经是先天境界了,对你而言,没有多大用处,我也是奇了怪了,你是怎么晋升到先天境界的?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懂?”矮胖老者说完之后,冷笑一声纵身而去。

    两人穴道被解,顿时能活动了,但司马勋却悚然惊醒,大骇地纵身就追,因为他身上还有巨毒未解。

    这时萧逸望着矮胖老者的背影,连叹世间奇人高深莫测,当下收拾一番,西穿小林继续上路。

    却说那司马勋追出老远,最后那胖老头才告诉了他解药就是四两马粪,半斤童子尿加金银花,两碗煎成一碗,连喝十记自然会好,司马勋再想问时,他身如落烟,一闪而逝,踪迹已杳。

    司马勋心既恨且惊,恨的是自己一城之主,割据一方,雄霸一地而怀问鼎之心,却被一介江湖老头整得如此落魄。

    惊的是天下竟还有比自己高的高,光是他的易容,变声等都是一门绝学,想来就是什么‘情六欲经’秘籍所载绝技。

    一念及此,他突然想到了萧逸,这个人身怀‘连城诀’和傲天剑诀,将来一定是自己的一大祸患,更何况他知道了自己今日受辱之事,断然不能放他活命。

    想到此,当即折身纵形高起,迅若惊雷返身就追,那萧逸修为本就不及他,虽然继续奔逃,但这会儿也才刚转上关道,身后司马勋突然追来。

    萧逸见状知再逃不过,当下反而镇定下来,霍然停住脚步,等待起来。

    司马勋望了他一眼,刹住脚步飘然落下,仰天大笑道:“萧逸,今日你不交出‘连城诀’的武功秘籍,还能逃得了么,你太天真了。”

    萧逸冷冷望着这个小人,静静地道:“司马勋,本来我还以为你是一代宗师,总要些面子,但阁下实在令人失望得很,你如今追上我一是为了秘籍,二是为了杀人灭口,你以为我会将秘籍给你么,一个想凭武力征服天下的人,何异于痴人说梦,司马勋,你的王图霸业此生绝然无望。”

    司马勋见被他识破,又被他当头一番奚落,不由得勃然大怒,杀心狂炽地大笑道:“萧逸,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人,但可惜的是太聪明的人我都不会让他活在这个世上,你想必也多少听过晋君的情况,不学无术,外强干,有他继承王位,晋国何愁不灭,可笑你竟然千里迢迢去给他来个什么还璧归赵,你以为他他会领你的情么,我若是他的话,得知此事,早就派人来接应你了,可你看,这么久也没来个人,你说值得么?可惜啊可惜,现在我恐怕是不能让你活到明天了。”

    “谁敢伤我兄弟?”

    正在这时,西面官道上突然涌来一群高头大马,快逾闪电,飚忽而至,马上骑士约不下二、十人,个个都是健壮彪悍、孔武有力的年轻人,但见为首之人身材魁梧,相貌精悍,却是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

    与此人同行的还有一名冷静成熟的年轻人,他们二人身后几十名年轻人都是背束长剑,马佩强弓,一行人马未到,雄音远振,霸气先到。

    萧逸一看,这些人不是别人,为首两人正是自己的兄弟邓羌与裂天剑客董闰,而那身后之人就是他从找国带来的十名武林高,其余的则是晋国的士兵。

    萧逸一见大喜,司马勋却心不由暗暗一震,不待众人围上,骤然出掌发难。

    这司马勋盛怒之下,陡然发难,威力不可小觑,但见他身形一晃,一双掌蓦地化成一片掌山,势同挟山超海,变化无方,觑之无由,令人丝毫找不到攻击的破绽,而最重要的是,他的内力太深厚,凌厉的掌风挟着一股锐啸,突然卷至。

    萧逸虽然内力精湛,可终究是低了一个大境界,但他却及时地警觉到,当即“嗖”地一声身子倒掠,那司马勋却如草追风,身形疾如闪电追上,同时掌势一变再变,瞬息之间有数十种变化,掌掌挟风卷袭,直指萧逸要害,眼看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而司马勋的掌力范围渐渐笼罩触及到了萧逸。

    就在此时,那邓羌舌绽春雷,脱口一声断喝:“大胆匹夫,你也接我一掌!”

    他话未了,人却纵下了骏马,如电般疾掠过来,直撄其混厚的掌锋,嗡地迎上,正在司马勋的掌力将要触及到萧逸时,邓羌疾快地挥掌正击在司马勋的掌风范围边界,萧逸大吃一惊,骇呆地道:“邓羌快些退开,不可冒……”

    哪知他‘进’字未完,邓羌与司马勋的掌力陡地接在一起。

    司马勋本来见邓羌赶到,并未放在心上,反而加深掌力,准备一掌将邓羌与萧逸一举击毙,结果众人耳但闻“轰”地一声巨响,邓羌与司马勋之间象是一声惊雷,双方都不禁“登登登……”连退数步,邓羌口流下了几滴鲜血,显然是比司马勋伤得更重些。

    那司马勋心亦仓惶惊骇,他虽然没有吐血,但亦是一阵血气翻涌,真气走散,这一惊实在不小,他想不到这邓羌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深的修为。

    其实,邓羌自从服用过萧逸的丹药之后。他本来就天生神力,后来一边命人打探萧逸的消息,一面修炼内功,经多日以来的苦修,顿觉内力大增,这其实都是因为他天真纯厚,心思较静,极易入功而无偏差,再者他天生体质极好,以前还有修炼家传武功的经验,所以一经下,得益很高,进境很快,这点董闰等人无不引为异见。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