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发飙
    夏河往下翻,下一页果然是朱诺之城的图纸,层次分明,所有魔法建筑的细节,都用魔法纹路标注得详详细细。

    这东西的价值,在于设计意图,现在的朱诺之城,怕是早就和这个图纸上的不一样了。然而夏河发现,这封信四页魔法纸,每一张魔法纸,都是相当于一个传奇卷轴。

    第一页他知道,就是变成胖子,拥有巨大无比的力量。

    第二页和第三页里是什么,他就不清楚了,夏河把第四页拿上来。

    略微发黄的魔法纸上,绘了个女人。

    夏河身边,漂亮女人太多了,可是和这个比起来,夏河不太相信,芙蕾雅她们竟然比不过一张画。这画上的女子,穿着魔法长裙,神态活泼,像是对什么都很有兴趣,仿佛那些刚毕业的学生,对世界充满向往。

    她的五官,就是世界上最精致的搭配,头发随随便便挽着,手上抓了本书,但是垂在身体旁边没看,像是在等什么人。

    夏河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她就是珍妮花。

    这是珍妮花没有修炼那种强大魔法之前的样子,修炼了之后,她就从一个倾城美女,变成了邪恶魔兽。

    这两个形象重叠在一起,夏河心中烦闷,长长的叹了口气。

    夏河把四张魔法纸珍重地收起来,看了看周围,再没什么可以收取的东西。这是留给他的馈赠,一个传承,四个卷轴。

    这卷轴对夏河的帮助太大了,因为使用了第一个卷轴,就可以让他临时获得珍妮花的力量。珍妮花的力量,可以随意把一个恶魔君王撕扯成碎片,连灵魂都一起扯碎掉。

    而拥有这种巨大力量的珍妮花,并没有失去施法能力。她相当于一个接近八十级半神的战士,和一个接近八十级半神法师的合体。

    可惜,这么强大又有什么用,还是陨落了。

    夏河催动黄泉遁地符,从地下离开。外面的世界,下起了大雪。夏河在雪中随意的走着,没有目的,没有方向。

    第十魔法学院,是修建在坠落的浮空城上,浮空城的大部分地方都荒芜着,一部分围起来,就是学院,还有一部分,是普通百姓生活的,他们依附于学院生存,这两年的数量增加了不少。

    夏河出了学院,在外面的街道上走着,前面一条街笔直,虽然下着大雪,还挺热闹。街道上方,有着烟,向上飘起,飞了很高,才被风吹散。那是饭店在起火,这边的居民,也没多少地好种,大部分要靠给学院服务生存。

    在奥术帝国,这种人有个名称,叫做学院领民。

    学院领民,通常学院需要的时候,可以强行征召。但是他们平时不用纳税。被征召了有风险,但是不纳税的话,平时的日子,会好过不一些。

    大雪的天,前面有个肉汤店,几十个学院佣兵窝在里面,喝着肉汤驱寒。夏河从门前路过,丝毫也不引人注意,别人仿佛看不到他的存在。

    忽然之间,前面的一条胡同里,传来哭喊声。

    夏河皱了皱眉,他已经听清楚了里面发生的事情。

    “求求你们,我不要回去,不要!”

    “哼,你家时代为伯爵做事,就这么跑了,话都不留一句,还真以为家法是摆设呢?只怕你们以为,伯爵这次死定了,所以如此无情。”

    “伯爵参与叛乱,帝国大军,可不会对我们留情,他跑的时候,想过我们吗!”

    说话的人声音悲愤,夏河了然。

    当初帝国的平叛军团,在北地三省征伐,很多北地贵族,都逃了,留下领地和子民。这些人怕被牵连,也只好逃了。

    学院这边,有不少类似的人口入住,学院也没理会,只要他们去登记,就可以自己找地方住下来。

    夏河一个闪烁,来到胡同里,一闪木门被打碎,小院子内,有个中年男子,握着短刀,挡住去路,十几个甲兵逼迫在面前,随时就要动手了。

    “哪个伯爵的人,在我这里闹事。”夏河声音冷淡,在那些甲兵耳中,却宛如炸雷一样。

    “校长大人,救救我!”那中年男子忽然跪下来,抱着他的刀。

    “你有登记过么?”

    “我有!去年年初我就登记了,还给学院做了四次任务。”那中年男子飞速地说着。

    听到中年男子叫夏河校长,十几个甲兵有些慌张。

    这个就是血法师?好年轻的样子……

    “你们听到没有,他已经在我这里登记了,就是我的学院领民。”

    “血法师,你……”

    夏河指尖一道金光,那说话的甲兵头颅炸裂,夏河冷然道:“这名号,也是你能叫的?”

    他的目光扫视其余甲兵,最后落在为首一人身上,这人也就是十五级左右的一个战士,被夏河看了一眼,浑身都不自在。夏河分明什么气息都没放出来,就是随随便便的看了一下。

    “大人,他是我家伯爵治下的……”

    “现在是我的了,回去告诉你家伯爵,到我地盘上来抓人,就要承担后果。要么送十万金币去我的太阳城,给我道歉,三个月内办到。要么,我上门去取他狗命。你们这种叛徒,也敢如此嚣张,真是不知死活。”

    夏河说着,挥了挥袖子,十几个甲兵,连同尸体,都飞出了院墙。

    院墙之外,传来接二连三的惨叫声,夏河把每个人的手臂都打碎了一条。

    那中年人跪在地上,有些麻木,夏河也不和他说话,就离开了这个院子。

    皇帝宽恕了叛军,让他们还有爵位,但是当初很多人都逃了,让这些贵族手中无人,治下的领民数量锐减。所以才有方才那一幕。

    在夏河心里,这些人还真的是不知死活,敢跑到自己的地盘上抓人。

    不行,这事情绝不能忍,正好自己没理由发火。

    夏河匆忙回了学校,把尼古拉斯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尼古拉斯还没从他的阴影里走出来,看到夏河,竟然有些畏缩。

    “尼古拉斯,方才我在外面,碰到个事情。”

    “校长大人,是谁惹你生气了?”尼古拉斯看出夏河心情不好。

    夏河道:“天晓得是哪个蠢货,被陛下赦免了,竟然不知悔改,跑到咱们的地盘上,抓学院领民,说是他们地头上逃走的。就算是,现在也是我的人了。”

    尼古拉斯无语,不过这事情怪不得血法师生气,因为哪怕是对方占理,都得先和学院打过招呼之后,才能去抓人。

    这么干,就是没把学院放在心上,更不担心血法师的报复。

    “我是这么打算的,让人统计一下,谁来过我们这里抓人。抓的人,全部送回来不说,每个人赔偿我十万金币。要是人死了,就是一百万。没的商量。”

    尼古拉斯面露难色,道:“这件事情,皇室不好插手,咱们没有太强大熬到力量制约他们。虽然说占理,可是这标准定的也挺高的。”

    “我就是让他们给不起,这么穷的人,还学别人耍横?”

    尼古拉斯不知道说什么好,夏河道:“按理说,咱们不可能收留贵族领民,可是他们来的时候,这些贵族都是叛乱者,赦免也是后来的事情。所以我绝对不会有半点的退让。”

    “他们要是不给呢?”尼古拉斯试探着问。

    “你知道东岸的诺丁山伯爵吧?他在我领地上闹事,我就把他的领地炸了个稀巴烂,让他去太阳城给我看门,他的儿子被我抓去暴风角当人质。一切都照这个办理吧,我也懒得去分辨谁有钱谁没钱。”

    “好吧,我去做。”

    “你和陛下说一声,这些乱臣贼子,得想办法治治。否则的话,我这样的贵族,看了会很不舒服。造反都没惩罚,以后谁还会忠于陛下!”

    尼古拉斯心说,还不是你想要捞钱?

    不过血法师说的有道理啊,皇帝为了安抚这些人,就没赶尽杀绝。可是自己看了都不舒服。更别提血法师这种爵位靠着开疆拓土得来的人。

    人家为帝国开疆,获得爵位,你造反还能保留爵位?

    尼古拉斯是皇帝的亲信,虽然知道夏河这么做的目的,可是觉得很解气。

    夏河还真不是为了钱,对方把手伸到学院,他不能忍。他为了独霸学院,都把隆赶出了魔法塔,还在乎得罪这些贵族不成。这些人直接派兵抓人,那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面子是相互给的,对方不给的话,就别怪自己打脸上门。

    “对了,我打算请个副校长过来,从梅塔特林,或者奈瑟和朱诺学院,哪个都行,但是我要传奇法师。”

    尼古拉斯面露难色,这三大学院的传奇,没谁肯来吧?

    “然后我打算扩大炼金实验室,附带个工厂,主要是黑金提炼,远程武器的消耗材料,修复魔液的制造等。另外就是组建学院佣兵,现在的规模小,连浮空城范围都保护不住,让那些贵族的士兵乱来。”

    “校长,这些都是要钱的……”

    “把那些贵族赔礼道歉的钱收上来,不就可以了吗?”

    尼古拉斯有些发呆,血法师真的打算去要钱?

    夏河笑容有些狰狞,他看着尼古拉斯道:“他们不给钱试试?反正我罗德岛新兵不少,需要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