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四百零九章:洞窟
    卡波拉斯挥挥,所有精灵头退了下去,下面起舞的妖精也离开了大殿。

    他从身上取了六件东西,放在夏河人面前的空地上。

    一套铠甲,一支长矛,一柄长剑,一件斗篷,一面镜子,还有一盏灯。

    “我要那镜子!”夏河道。

    “我要斗篷。”阿比盖尔也立刻做了选择。

    秋玄左看右看,还在迟疑,夏河笑道:“那我先取了,你慢慢选。”

    他和阿比盖尔两个绕过桌子,上前拿了各自想要的东西,夏河把按在镜子上,放出魔力,那镜子光华一闪,夏河就消失不见了。圆圆的镜子跌落在地,发出叮当的声音。

    阿比盖尔的斗篷,这个时候也披在身上,然后就化作一张赤红色的网,把她捆得结结实实。

    秋玄大怒,一摸腰间的长剑,就拔了出来,指着卡波拉斯喝道:“妖孽,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卡波拉斯大笑,道:“这里面,你最弱小,就算看出来了,又能怎样?”

    “你快放了他们。”

    “抱歉,既然被我抓了,就只有一个下场啊。”

    秋玄提剑越过桌案,向卡波拉斯刺了过去,就听到整个大殿轰隆一声,彻底的黑暗下去。秋玄一剑刺空,卡波拉斯消失不见。周围传来放肆的笑声,不知道多少精灵在看着这里。

    “愚蠢的人类啊,你们自投罗网,只能怪你们太蠢。也是,人类都是蠢货,只知道拼命的生孩子,就像是猪马牛羊一样的下贱。”

    “大人,干嘛不直接杀了?”

    “留着当宠物养,还能吸引更多的人过来。再说现在就杀了多可惜啊,好好玩玩他们才是正经。”

    “是啊,我好久没看到这样水灵的人类了。”

    “上次那个被她跑了,这次他们可是难逃落网。”

    “上次是个女的,没什么意思,这次好。”

    “你们真是恶心,我可不喜欢男人。”

    哈哈哈哈……

    秋玄一阵眩晕,这不是错觉,他的长剑当的一声掉在地上。体内的真气断断续续,怎么也提不起来。

    他下意识地打开镯,取了个瓶子出来,吞下一颗丹药,驱除毒素。

    腹内一阵疼痛,秋玄张口吐出一个黑色的肉球来,在地上乱滚。

    什么时候的招他不清楚,不过镯意外的恢复了,让秋玄底气提了上来。

    “阿斯拉,阿比盖尔!”秋玄掌心亮起一道火焰,往天上一丢,周围十尺被火焰照亮起来。

    六件神器消失无踪,只剩下两个人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身上一道道的符缠绕,被捆得死死的。

    秋玄从镯里取了张纸符,向上喷了一口气,那纸符化为一个黄巾力士,威风凛凛,持铁杵,守护在旁边。秋玄赶紧又拿了两颗丹药,给夏河和阿比盖尔塞在嘴里。可是两个人身上的符他看不懂,也不敢乱来。

    看两个人不醒,秋玄也不忍心就抛下他们,头顶的火焰照不亮大殿,他又取了一叠纸符,塞在口袋里,免得镯出了什么问题,战斗的武器都拿不出。

    嗖!

    一支羽箭飞来,黄巾力士铁杵一挥,把羽箭轻飘飘地砸在地上。

    “还挺厉害,不用射了,反正他们也逃不出来,先饿他们几天再说。”

    “大人,他们有空间装备的。”

    “废话,他们之前不是还要吃的东西么,肯定是身上没了补给。”

    “守着他们。”秋玄命令黄巾力士,自己从镯里又取了法剑出来。夏河给他的长剑虽好,可是炼制的时间不长,不如自己从小用惯了的顺。

    秋玄运转真气,在镯上绕了一圈,重新回到体内,长久以来被压制住的力量逐渐恢复,他在自己的脑门上一拍,头顶窜起一盏明灯,照亮了周围。

    普通的火焰没法看破黑暗,他这明灯一出,整个大殿内的情景尽收眼底。

    秋玄面色阴沉,这哪里还是方才的大殿,分明是个阴森的洞窟。洞窟的面积不小,方圆有上百米,在角落里有着累累白骨,散发出恶臭的味道。

    秋玄喷出一口青气,恶心的味道被压制。他再看周围,也没有任何出口。只是在头顶上方,有个细小的孔洞,幽暗深邃,精灵的声音,都是从这里传递下来,然后在洞窟内散开的。

    这下逃不掉了?秋玄舍不得自己的剑,就又取了夏河送他的长剑,走到石壁前,用力斩了下去。就听到当的一声,石壁上被切出一道一尺多深的痕迹。

    可是在他的神识感知之,石壁的厚度怕是有上百米了,想要挖出一个供人出入的洞来,不知道要挖多久。就算挖出来了,外面肯定有人守着呢。自己累个半死,还是要束就擒。

    “我说,你就不能装作晕过去么?唉……”

    秋玄猛然回头,看到夏河和阿比盖尔都从地上坐了起来,身上的符消失不见。

    看着夏河和阿比盖尔一脸埋怨的看着他,秋玄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们早就知道?”秋玄觉得自己问的很傻。

    “我只是信不过精灵而已,据我所知,在这个世界的精灵,没一个好东西。至少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个判断准没错。”

    秋玄想要反驳,却无从说起。

    夏河心说,我总不能告诉你,因为那个精灵给我的修复魔液是假的,我才确定他有问题的吧。这话一说出来,岂不是告诉你我头还有很多修复魔液,之前都是忽悠你嘛。

    “阿斯拉,你说这些精灵是怎么出去的?”阿比盖尔也开始研究这个洞窟。

    “传送卷轴呗,这里是他们的老巢,外面有固定坐标,这里的坐标在卷轴上定位,就可以进行非常简单的传送,甚至不引起什么空间波动。”

    “那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记得暴风角的密室么?我感觉丢失了一段时间,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被传送进来的。”

    阿比盖尔低头,她感觉不到丢失的时间,这说明阿斯拉比她强大得多。

    这个家伙,真是个好男人呢……

    “你们说的都不对。”秋玄看着石壁上自己用剑砍出的痕迹,正在慢慢地愈合。

    “啊?”这次阿比盖尔也学乖了,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秋玄。

    秋玄道:“这个洞窟,是活的,或者说是什么生物的胃囊炼制出来的。而且……你们两个,也别糊弄我了,这地方你们有什么看法?”

    阿比盖尔一摊道:“我可没糊弄你,我也不知道这里该怎么办,问他吧。”

    夏河道:“看法就是,咱们吃顿饭,休息一下,然后杀出去。”

    “怎么出去?”

    夏河看秋玄脸色不好,也不调侃了,就道:“玄,你一时半会儿是无法离开这个世界了,对吧?”

    “没错,我的力量,没法靠自己离开。”

    “那就在这个世界修行喽,跟着我,还是有可能赚到钱的,凑齐你想要的东西,修理好你的飞船,就能走了。”

    “这个可以,我给你做事,你给我钱。”秋玄也不坚持,他发现这个世界挺危险的,靠自己的话,没准再也无法离开了。

    “唉……”夏河叹气。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秋玄疑惑。

    “你真以为,我收留你是件简单的事情?你的身份是隐瞒不住的,我能看到你,也是一位精通命运魔法的前辈有意为之,我对他不可能进行隐瞒。”

    “你是说,我死定了?”

    “那也未必,只是说我要承担风险而已。”

    秋玄皱着眉头,想了许久,才道:“我明白了,这事情是我自私。如果能活着离开的话,我在这个世界的所有时间,都愿意追随你。”

    “一言为定。”

    “决不食言。”

    夏河欢喜,总算有个会,近距离观察一个道士在这个世界的变化,自己太有特殊性了,因为曾经修行到阳神境界,重新来过,和任何一个道士都没可能相同。

    夏河就招呼两个人坐下,取出食物来,先把肚子填饱。

    吃完东西,夏河道:“我现在是十级魔法师,她是史诗战士,也有十级出头。她可以当作重盾战士来看,我是全系法师。玄,你告诉我们你擅长什么?”

    秋玄指了指还在洞穴之站着的黄巾力士,道:“我擅长符箓,剑术,还擅长五行法术。师傅让我什么都学一点,所以我还会炼器,阵法之类的东西。”

    夏河心说,这就不是旁门的做派了。旁门左道,通常都会让弟子专精一种东西,因为资源本来就不够丰厚,要尽量的在某一点上突出。

    夏河道:“阿比盖尔和我,都是能长时间战斗的类型。”

    秋玄道:“我也不清楚自己算不算是长时间战斗的类型,这样……”

    说着,秋玄的指尖上,燃气一丝道火,向着地面一指,道火如电,没入地下,深达数米。这一下攻击力之强,让夏河也是另眼相看了。

    “这种攻击,我能打出上千发来。”秋玄这样说着,有些自得。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