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三百八十九章:屠夫
    莱昂男爵无话可说,他要是对付相同兵力的敌人,还能有些小聪明。然而亡灵强大,要是没有城墙,他的确早就被消灭了。

    现在夏河反问,他才发现,自己对战争真的是无能为力。

    从小学习的东西,现在也用不上多少。

    亡灵没有冲击地堡大厅,甚至没出现在士兵的瞄准范围里。夏河忽然觉得不对,他回头看了一眼,阿比盖尔的眼睛里,有了一点惊慌的神色。

    “发生什么了?”

    “异界的神灵!”

    “怎么可能?冥界不是没有神灵吗?”夏河说完,也觉得自己白痴。冥界有没有神灵,那是帝国高层才知道的事情,根本不会通报给自己。

    冥界通道没封锁好,也许就是和神灵有关。

    想这么多都没有用,现在逃还来得及吗?命运水滴给了梅迪尔丽,空间之刃给了珍妮花,现在夏河的逃跑方式,就是在地下潜行。

    “校长?”拉斐尔看夏河脸色第一次显得很难看,就叫了一声。

    “我现在没什么想法,突围的话,应该能逃掉一些人,我只能保证自己安全。进入地堡的话,可能全都死在里面。大家说怎么办?”

    “我下地堡。”阿比盖尔立刻道。她在外面的话,那异界神灵肯定能发现她的气息,绝对会针对她下死。

    夏河无奈,他也不想丢下阿比盖尔,可是进入地下,在他的感觉里,是最危险不过的事情了。如果早有这样的感应,他根本不会来白烟城。

    仿佛这是个拙劣的陷阱,只是他踩上来才发现。

    莱昂男爵想了想,杀出去的话,他没把握活下来。而地堡里还有很多空间没开发,是天然洞穴,能多熬一段时间,等到援军也好。

    “我也会下去。”

    “那好,既然如此,你呢?”夏河看着拉斐尔教授。

    教授苦笑,他又不会飞,只能跟着去地下了。一个人杀出去,他才没那么自信呢。

    夏河看着大家做选择,想要阻拦,也没有意义。因为他真的没本事带那么多人出去。

    哪怕他是传奇境界了,也不可能带这么多人去半位面。

    战争不是赌博,他方才还用这样的话来教育莱昂男爵,转眼之间,他就得做类似的选择了。

    “我们快走。”阿比盖尔催促,她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脸色惨白。

    “好。”夏河都没理会别人,一拉阿比盖尔的,示意拉斐尔教授跟上,转身就直奔地堡的地下入口。

    认识阿比盖尔这么久,他就没见这个家伙害怕过。

    要知道,阿比盖尔可是试验了神术,在这里也能获得女神的支援。那异界的神灵力量,怕是要超过现在的财富女神了。

    夏河还没进入地下,天空之,就有数以百计的黑色物体落下,环绕地堡大厅。那物体坠地的时候,化为一朵朵的花,花瓣纤细,颜色漆黑,瞬息绽放,还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夏河的神识感应到这东西,浑身一冷,脚下的脚步都有些僵硬了。

    冥河之花!

    这东西,能隔空引来冥河,好几百朵的话,会迅速形成规模。冥河倒灌进地下,六万多人都要成为冥河之的冤魂,这又会壮大冥河的这个细小支流,引来冥界之神的力量。

    对方选择白烟城,就是看好了这六万多的平民百姓。

    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趁着冥河还没倒灌下来,先一步进入地下,把那六万多人都杀了,灵魂收起,那冥河就没有这么多灵魂的滋养,冥神的分身就无法降临,更别提本体了。

    糟糕的是,安度西亚斯也没法阻止冥河的出现,他的实力被限制在六十五级左右,面对冥河,只能和自己一样不受污染而已。

    杀人固然不好,可是这些人死后进入冥河,那是要被长久折磨灵魂的。

    该死,夏河从来没想过,要做这样的选择。而且他多迟疑一秒钟,就有可能多出上百的人坠入冥河。

    思索之间,夏河拉着阿比盖尔进入了地下,台阶深入下面足有上百米,进入之后就是个巨大的大厅,天然洞穴修建而成,周围有着支路。路径开辟的宽度,足以容纳马车通行。

    地面现在是铺设了砖头,早年间这里还有铁轨。

    夏河的神识迅速扫过,同时放出了十几张鬼神卷轴,让小鬼们普通人聚集的地方等待命令,如果真是冥河倒灌,那自己怎么也要解救一些灵魂超脱才行。

    几万人啊,夏河心里滴血。

    是谁召唤了冥神,是谁布置了这个局?如果说是针对自己,那也不可能,自己都是临时起意,才走了这条路线。正常情况下,自己都不会进入白烟城,而是会绕道而行。

    夏河想起那个头怪物,传奇生物,难道是冥神座下的大将?

    地堡大厅之外,数以百计的冥河之花绽放,在根系之下,黑色的纹路蔓延,迅速地将整个地堡大厅上下包裹,缠绕。地堡大厅的颜色变得愈发深沉,就像是生铁铸就一般。

    石板下的泥土,也飞速地硬化,这张大网向下蔓延,深入地穴。

    冥河之花开始呈现出晶体的结构,姿态依然妖娆,看上去多出了一种脆弱的错觉。

    花瓣上滑落下露水一样的东西,寒气逼人,颜色发灰。

    数百朵冥河之花同时滴落,一滴、两滴、滴……

    很快这些露水就变成涓涓细流,向着地堡大厅流去。夏河还是通过在顶层隐藏的小鬼看到这一幕,就知道这地堡完了。

    地堡的入口不是密封的,是也没有用处。

    变得坚硬的大地,那些纹路就是冥河渗透的关键,你封锁了入口,封锁不住大地。冥河之水无孔不入,如果自己是阳神境界,还能用纯阳道火焚烧掉一些,保护住几百个人的安全,可惜现在自己阴神都没大成,要不是有着阳神道纹在阴神表面,面对这东西,自己早就逃了。

    阿比盖尔哼了一声,撤回所有观察的甲虫,甲虫里的神性虽然微弱,但是一旦触碰了那诡异的东西,就立刻要被发现。

    这冥河形成的速度,比夏河预料的快了十倍以上。

    现在想要干掉六万多百姓,只剩下用五蕴神火葫芦焚烧一途了。然而这个过程不仅痛苦,还得把灵魂炼化了才行。否则被烧死的百姓,还是会困入冥河,永世不得超生。

    冥神要借助冥河分支降临的话,这些灵魂的下场可想而知,根本不会让他们解脱出去。

    夏河杀过很多人,甚至有无辜者,可是现在他面对的是普通的百姓。

    哪怕他的心比铁还硬,终究觉得这是屠夫行径。

    为了救人,就得将其永远毁灭。否则的话,每个冥河之的灵魂,都会被拼凑起来,制造出巨大的冥河战士,供冥神驱策。冥河战士被击溃,还会回归于冥河之,痛苦归于自身。

    这几乎是所有冥界都通行的法则,难道要赌这个冥神格外不同?

    夏河取了五蕴神火葫芦在袖子里,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丢在岔路里。那葫芦在空急速飞行,向着地堡深处,人员最密集的地方飞去。

    这地下不是城市,只是避难所,数以万计的百姓聚居,还没来得及分配地方,大多数人都集在下面第层的区域,临时安置在广场一样的地方。只有不到一百个孩子,才被安排在二层的兵营附近。

    五蕴神火无形无色,向着下面倾泻而出,透明的火焰席卷过去,还在整理随身物品,寻找盆碗,等待食物的人们忽然之间就感觉无法呼吸。

    然后就是这一生之,最痛苦的事情浮现出来,在灵魂深处,痛不欲生。

    有人发现回到了十几年前,还是风华正茂的少年,正在努力培训,想要成为一个普通的士兵。就连长官都说,他有成为职业者的资质,只要再努力一点点就好。

    然而,仅仅是一次意外,他得罪了个佣兵,就被人打断了脊骨。虽然获得了赔偿,也治疗好了伤势,可是和职业者彻底无缘了。

    还有人发现自己回到新婚,然而洞房之,妻子倒在别人的怀抱,被人迷坚。

    有人一生不得志,父母都看不起他。有人屡次助人,屡次破财,好好的家产被败得一干二净,那是他的父亲毕生冒险得来的积蓄。还有人只是愤恨,一切都不如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这些情绪,被无限放大,仿佛毒虫,在啃噬这些人的心灵。

    夏河五蕴神火席卷,这些人的灵魂就在火焰之痛苦地哀嚎起来。夏河心默念道门超度的咒,让那些灵魂在五蕴神火之获得解脱。

    没有人觉得不对,层平民聚集的地方,因为一个葫芦,已经再无半个活人。

    夏河感受不到他们的痛苦,可是能用神识看到无数灵魂的扭曲,挣扎。

    然而这些人的命运,早就已经注定,当冥神决定在这里洒下冥河之花的时候,白烟城已经要灭亡了。

    自己是拯救者,也是屠夫,让数以万计的人死得痛苦。

    这不是为了胜利,只是为了活下去,别让那可怕的东西降临人间。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