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两百六十章:崩坏?
    夏河现在确定,奥斯汀不是个能商量事情的东西。

    估计芙蕾雅也不会给什么好主意,自己该怎么和阿比盖尔相处啊。为什么自己碰到她,就自然而然的那么亲近,可是心里又有种抗拒。

    肯定不是奥维利亚的原因,自己对奥维利亚,还没到那种程度,只是很想在一起。

    财富女神的区域主教,在魔法师的魔法塔里睡着了。整个暴风城都很宁静,就像是想要让阿比盖尔睡的好些。

    夏河走出魔法塔,想了想,决定去看看厄运女神,她应该恢复过来了。

    厄运女神不是自己亲手造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夏河一人独行,骑着邪恶独角兽,来到厄运神殿。神殿之中的人,都已经知道了血法师是神殿贵客,就连厄运女神册封的区域主教都客客气气的。

    夏河来到神殿内,厄运女神果然已经恢复过来,看到夏河,她就从神座上走下,让夏河坐了她的位置,然后她恭恭敬敬站在旁边。

    夏河心中安慰,这才是正常的神灵,自己身边就缺这样的人呢。

    你看,连梅迪尔丽都不太正常,听说自己是异界来的,大骑士长很开心,立刻开始想着怎么帮助自己,把这个世界征服下来。

    这是个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吗?

    自己各种心里疗法都没用上呢,她根本就不用做辅导的!

    “太真,我问你,现在你能为我制造一张五鬼符么?我想拿来杀人。”

    “是要一次性的,还是永久的?”

    夏河心中满意,道:“我希望是永久的。”

    “那也容易,大概两三天就好,回头我给大人送去。”

    “很好,你在这边怎么样?”

    “回大人,还不错,这些海盗很愿意信仰我,他们畏惧生老病死,又渴望获得力量。”

    “林奇那边,你做的如何?”

    “我派遣了足够的人手,他不会脱离掌控的。”

    “他是法则之子,虽然人品不错,也要小心些。对了,我有个事情,想要问问你的意见。”

    “大人您说。”

    “阿比盖尔。”

    “大人是说,您该怎样和阿比盖尔相处,是不是?”

    “是啊!”夏河欢喜,苏太真也是女神,思路清晰,又是个旁观者,不像是芙蕾雅那样对自己有着莫名的情愫。她的方法,应该是很客观的。

    厄运女神道:“当然是鞭打她啊!”

    夏河如果不是修行者,恐怕现在就要心脏病发作了。他指着厄运女神,一口气憋住在胸膛里。

    厄运女神自然而然地道:“脱光她,鞭打她,让她感觉到痛苦,感觉到您的威严。让她匍匐在您的脚下,让她信奉您的真名。”

    夏河脸色铁青,从神座上站起身来。

    厄运女神还没说完,她对夏河道:“人们会在痛苦之中,找到心灵的归宿。如果大人想要征服她,还要让她感觉到羞耻,感觉到无助。把她捆绑起来,就像是人偶……”

    夏河捂着自己的心口,发现自己完全的错了。

    芙蕾雅制造的神灵,又怎么可能没问题呢?

    她自己就是个问题女神!

    “大人,让她感觉羞耻的方法很多,我建议您要利用上镜像分身……”

    “好了,我知道了,多谢你的意见。”夏河从高高的神座上走下去,头也不回。这个世界太可怕了,肯定不是自己的缘故,是这个世界的错,女神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然,要考虑到财富女神的感受,其实想要征服她,最大的阻碍是财富女神。财富女神很不错,大人要是能一起征服的话,在诸神之中也会树立起威严。所有的男神都会畏惧你,所有的女神都会春心荡漾……”

    夏河的背影,消失在大殿的门口,厄运女神看道君大人走了,就不继续说了,她回到神座之上,开始为夏河制造五鬼符。

    夏河走在码头上,有些怀念法王,那个老头还是有点智慧的,和他聊天应该能够得到一些指点,可惜被芙蕾雅宰了。

    在暴风角,好像活下来的都不是什么太正常的人?

    银魔不知道哪里去了,鬼眼法师肯定没死。

    夏河心里忽然很想去问问芙蕾雅,他有些好奇,芙蕾雅会说出什么疯话来。

    厄运女神说的似乎有点道理啊,一个人受虐多了,就会开始享受。

    自己的好奇心,是不是被虐出来的?

    夏河又有些担心,自己和奥维利亚相处的时间太少,奥维利亚看起来才那么正常。万一相处久了,发现也不正常,那自己身边到底还有什么是没崩坏的。

    “喂,你的马不错,卖给我怎么样?”前面忽然有人拦路。

    夏河看到两个醉醺醺的家伙,眼睛都眯缝在一起。两个大男人,就在夏河的坐骑前。

    “不卖。”

    “真是可惜啊,你要是想卖的话,去大营找我,我叫伊万!”长胡子的男人拖着他的男友走了,并没有想象中的要动粗强买。

    夏河看着两个男人的背影,心中只能祝他们幸福了。

    夏河骑在邪恶独角兽上,一遍遍的检查自己的阴神。没有在幻境中,天劫肯定结束了。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方才那两个男人只是喝多了。

    回到暴风城,夏河问守门的士兵:“安德烈呢?让他去魔法塔见我。”

    “领主大人,安德烈死了。”

    “死了?我没让他参加战争啊!”夏河吃惊。

    “安德烈是意外死掉的,我听说,他在训练的时候,吃错了药剂。”

    夏河郁闷,安德烈绝对是个正常的普通人,资质普通,命运普通,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然后他死了,自己想找个这样的人都没了。

    夏河点点头,走进暴风城,他没回魔法塔,而是去了兵营,发现当初自己熟悉的士兵基本也不在了。

    物是人非,这才多久的功夫?

    夏河又回到领主府,叫来苏烈,询问安德烈的事情。

    苏烈就道:“回大人,安德烈死的事情,我没参与调查,我只在负责练兵。”

    “那事情是谁处理的?”

    “帝都来的那些人,他们虽然不在领主府,不过日常治安,我都交给了他们。”

    “为什么?”夏河有些不高兴。

    “他们免费在做,我所有的钱,都要花在战士身上。”

    “厄运神殿那边,没给你们钱么?”

    “大人,有多少钱都不够开销的,如果您想要真正的骑士。”

    夏河明白了,神将虽然有指挥才能,可未必能治理地方,自己需要一个城隍样的人物来管理暴风城。

    “魔法塔一点都没参与么?”

    “死亡事件的调查卷宗,送给了魔法塔一份,有留存的。”苏烈倒是都能记得。

    “安德烈你熟悉么?”

    “不熟悉,只能说上一些特征。”

    “你给我说说。”

    “安德烈这个人,战斗天赋很一般,他也不追求这个,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训练他的人上。他很尽忠职守,巡逻从来都是一丝不苟,在他死之前,已经有连续一个多月的时间,从魔法塔借书看,估计是要走政治的路子。”

    夏河想了想,如果安德烈求自己,把他带去奥术帝国,跟着奥维利亚,做个政务官的话,自己应该不会拒绝。

    安德烈发现在暴风角没前途的话,是有可能做选择的。

    不过安德烈是个谨小慎微的人,怎么可能吃错了药?

    再说就算是吃错药,自己手下发放的药剂,也相对温和,怎么可能吃死人呢?

    这事情就有疑问了,不过自己宴请完贵族之后,就得离开,没时间处理。交给厄运女神的话……

    夏河心里没谱,只好去魔法塔,叫了棉布杰克。

    杰克还穿着他的棉布长袍,实际上夏河给他的钱不少,他完全可以弄件像样的。

    棉布杰克看到夏河,也是开心,道:“大人,您留下来的孩子,有五个突破十级的,我又选择了一批,现在一共有五十个学徒在给您工作。”

    “这很好,不过我来不是问学徒的事情,安德烈你记得吧?”

    “当然记得呢,当时大人和我躲避血腥玛丽的追捕,他到了咱们藏身的地方搜查。后来进入遗迹的事情,他还要了六个金币。”

    “他死了。”

    “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夏河看着棉布杰克的表情,心说自己到底能不能找到正常人了?

    “调查卷宗都送到魔法塔了,你不知道?”

    “事情太多,忙不过来啊!”

    “你找人调查下,看看他的死有没有问题,还有,当初我留下的那批人,基本都看不到了,是怎么回事?”

    “军队的事情,我不过问的。”

    “以后要问。”

    “是。”棉布杰克莫名其妙。

    “这事情不急,我过两天就要走,现在就留在魔法塔里,你有什么修行上的疑惑,尽快的问。下次回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呢。”

    棉布杰克大喜,立刻开口提出一系列的问题,他的语速快得和雨点一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夏河离开,他积攒了太多疑惑,现在一口气问出来,说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夏河瞥见奥斯汀在门口晃荡,就招手让他过来,道:“我和杰克的事情,你也要偷听?”

    奥斯汀道:“我这不是闲着没事么,想要帮主人排忧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