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一百五十四章:青春正好(为什么票变少了我要休息)
    鹿车的前面都有着风罩,驯鹿只用魔法哨子控制,这种天气里,没有车夫能坐在外面驾车。

    学生的四辆车都有着警戒,叶琳娜隔着风罩看着前面的路,忽然她戴上风镜,站起身来。她的身体立刻高于风罩,冰冷刺骨的风吹来,脸上刀割般的疼。

    她是精英魔法师,才是这种感受,如果是普通人,不是职业者的话,这风吹一下脸就会麻木了,用不了多久皮肤就会坏死。

    在冰原上,最可怕的事情,是你感觉不到冷,感觉不到温度。

    因为那个时候,死神已经降临。

    冷风扑面,叶琳娜给自己加持了一个风羽术,柔和的风元素在她面前形成一道屏障,带着细雪的风就从她的皮肤表面绕过。

    车上的同伴,看到叶琳娜的脑后拉起两条白线,一尺多长。却是那带着雪的风在她脑后黏着在两根看不见的羽毛上。

    就像是夏河那天施展虚空之羽,叶琳娜的风羽术还没那么强悍,只能变化两根翎毛。很快,这两根翎毛就被雪依附,显出形态。

    车辆飞驰,叶琳娜的脑后,两根白色的羽毛拖着,足有两尺多长。

    其他的学生看到这一幕,也生出玩闹的心思,一个个试着站在车前面,用风羽术给自己加持。

    夏河感应到了,只是一笑。

    伊娃问他:“你说,如果这些学生,经历了帝都繁华之后,还会不会有心情在这冷风里玩?本来这也是没什么意思的事情。”

    夏河不以为然,道:“不是所有人,都会被人间繁华所改变。”

    “你这么相信他们?”

    “我只是不愿意去设想还没发生过的事情,这北方的冰雪,真是容易打造一个人的性格。等他们定型了,再去任何地方,身上都会有今天这种气质。你看梅迪尔丽,会因为帝都繁华而改变么?”

    伊娃无语,梅迪尔丽是例外好不好?

    “你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就期望所有人都做不到,然后你的懦弱就顺理成章。伊娃,我说的对不对?”

    伊娃咬牙,这次她来北地,是最后一次试图摆脱家族的影响。

    然而她经常感觉有心无力,帝都的政治权利中心,影响着整个帝国,她感觉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还在家族的控制之下。

    她说过,在帝都,呼吸都困难。

    一群年轻的魔法师,在驯鹿拉着的大车上嘻嘻哈哈,身后拖着各种各样的空气羽毛。还有的人,干脆变化风羽术,不用羽毛的形态,而是在身后拉起一面大旗,这旗帜开始只是一片洁白,很快上面就有了图案。

    夏河还看到冯的身后,幻化出一头白雪凝聚的雄鹰,只有一尺多长,不太清晰,但是张着翅膀,正在努力地挥舞、拍打。

    没错,这就是夏河说的控制。

    掌握一个魔法,不仅仅是能够彻底的释放出来,还包括对这个魔法的局部更改,强弱变化,形态控制。

    这些学生的风羽术,已经修行的不错,很快就能接触虚空之羽了。

    马特和布鲁斯在车里听到外面大呼小叫,心中愈发愤恨。这些学生,如果继续成长下去,很快就会超越他们。

    他们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却比不得一群小屁孩。

    只因为学校重点培养他们,给他们各种好的机会,各种优待。如果自己当年有这样的待遇,又何至于这么大的年纪,才只有二十五级,庸碌一生,一事无成。只能教导低年级的学员一些常识。

    是的,他们作为讲师,课程非常简单,就是很多常识。

    用不了二十五级,只是一个五级的魔法师就能胜任的工作。

    “布鲁斯,我要休息一会儿。”马特双眼之中红彤彤的,给自己戴上耳塞和眼罩,在座椅上躺下来。

    这驯鹿拉的车,会跟着前面的车走,也认识冰原的道路。可是车上还得有个人,拿着魔法哨子,避免出现意外。

    马特强行睡了,布鲁斯只好拿着魔法哨子,看着窗外。

    学员们越是青春洋溢,越是光明上进,他的心就越疼,因为嫉妒。他的青春永远回不来了,没有重新再来的机会。这一生注定了结局。

    然而荒芜的冰原之上,并没有什么魔兽来袭击,驯鹿高速飞奔着,它们有着自己的记忆,绕过一道道危险的冰原裂缝,向着北方深入。

    叶琳娜这些学生,玩了一会儿就重新回到车里。大家也知道要节约魔力,哪怕风羽术的消耗不大,也不能得意忘形。

    中午时分,叶琳娜也不停车,让学生们分别在车厢内进食,吃点干粮喝些水。

    她一丝不苟,按照夏河教导的,让学员分批进食。

    总有一部分人,要保持警戒,哪怕这个地方,只是冰原的边缘。

    一直跑到天色渐晚,叶琳娜吹响魔法哨子,驯鹿们放慢脚步,很快就停了下来。

    “准备扎营!”叶琳娜的声音传遍车队。

    夏河也不管他们,就在车上躺着,任由学生自己发挥。伊娃走下车去,看那些学生下了车,就有人组成队伍,向着四面探寻。这一带一望无际都是平地,地形没有任何起伏,可是学生们很快发现一道雪下的裂缝。

    车辆被牵引去了裂缝旁边,学生们挖掘积雪,建造营地。

    一座座帐篷搭建起来,驯鹿被从车上解下,牵引去营地中央,学生用雪在周围布置营墙,阻挡冰原上的风。驯鹿虽然是魔兽,跑了一天也是极度疲乏,一个个吃了东西之后,都倒在学生铺的木板上开始睡觉。

    学员们引火,建厨房,在地下铺设通道,将灶坑的热气引导在帐篷下面。

    这裂缝里才有着土,换做别的地方,也没法用这个办法取暖。

    看到周围的魔法陷阱都已经布置完毕,夏河知道没事了,就取了魔法帐篷,在距离营地不远的地方放下。

    马特和布鲁斯无奈,只能把他们的车停在夏河的车旁,在旁边支起帐篷。

    从现在开始,他们只是观察者,不能和学员交流,不能给任何学生提供帮助。

    营地就成了两个,夏河的魔法帐篷,距离学生的营地还有三百多米远的距离。苏亚雷斯带人巡逻的时候,向着老师的帐篷行注目礼。

    伊娃在外面绕了一圈,确定马特和布鲁斯都老老实实,才回到夏河的魔法帐篷里。

    学员那边的营地热闹的很,这帐篷里就冷冷清清。

    “我给你们弄点吃的吧。”伊娃忍不住道。

    夏河和梅迪尔丽都没说话,伊娃郁闷,就在夏河的炼金石板上摆放坩埚。

    “你干嘛!”夏河正在一张魔兽皮上绘制魔纹。

    “弄吃的。”

    “我不饿。”

    “我饿了!”

    夏河停下手中的工作,看着伊娃,伊娃开始生火,取食材,竟然在魔法坩埚里放下实物,开始用魔法火焰加热。

    夏河笑了,对伊娃道:“怎么了,看到小孩子热闹,心里不开心?”

    “我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他们青春正好,你已经老了啊。”

    伊娃抓了一个果子,狠狠地丢向夏河,夏河伸手接了,在口中咬了一下,无比酸涩的汁液涌出,他的嘴巴就像是被电击了一样。

    “呸!这是什么东西?”夏河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毒吻果,没听说过?”

    夏河摇头,伊娃伸手在他手中拿回被咬了一口的毒吻果,道:“这是调味的东西,虽然不贵,可十分难得,只是在某个地方出产,当地人熬制肉膏的时候会用,实际上它还有解毒的功效,能让食物保持新鲜口感。”

    “你这么会弄吃的,平时一定很寂寞吧。”梅迪尔丽忽然冒出这么一句,简直是神一样的捅刀。

    “梅迪尔丽,不许你这样说,伊娃又不是怨妇。”

    伊娃很想把坩埚砸在阿斯拉的脸上,什么词这是?怨妇!

    “说起来……那两个家伙,才是不折不扣的怨妇。”夏河指了指不远处马特和布鲁斯的帐篷。

    “是废物。”伊娃恶狠狠地道。

    “也不是特别废,二十五级的魔法师呢。”

    “在我手底下,活不过三秒。”伊娃催动火焰,同时把毒吻果丢在锅里。

    “别轻敌,二十五级的魔法师,勉强能催动史诗卷轴了。”

    “除非吃药,否则他们想要催动史诗卷轴,至少准备十秒钟。吃药的话,也要两三秒才行。”

    “这么弱?”夏河反而不理解了。

    “比你想的还弱,不说他们了……你方才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忽然想到一个配方,精神稳固药剂。”夏河说着,收起了魔兽皮,不再绘制魔纹。他开始搭设加热炉,试管、坩埚,准备药材。

    “精神稳固药剂?干嘛的?”

    “能让魔法师在短期内,精神力异常平稳,绝对不会出现失控的状态。当然,在这种状态下,也没法让精神力爆发。”

    “给他们吃的?”伊娃大感兴趣,夏河这药剂,要是那两个家伙吃了,短期内就绝对没法激发强大的史诗卷轴,甚至连一些超频施法都做不到。

    阿斯拉这个人,转眼就能想到怎么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