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天帝凶兵
    夏河回了魔法塔,有些茫然。芙蕾雅被他禁闭在顶层,其他的人,也不能给他任何实质性的意见。

    一时之间,千头万绪。

    夏河就招呼奥斯汀,让塔灵重新布置魔法塔,为自己离开做准备。他很想去找阿比盖尔再喝点酒,可还是忍了下来。他让梅迪尔丽去兵营,给她布置了最近的任务,自己一个人独自回了房间。

    夏河才坐下,灵魂中就传来隐隐约约的疼痛。

    芙蕾雅!

    夏河给了芙蕾雅机会,可是没想到芙蕾雅会用如此激烈的手法,直接从灵魂中抽取那些负面情绪,各种黑暗的种子。要知道芙蕾雅不是人类,神灵的情绪比人类浓烈千万倍,痛苦也就会更加深刻。

    夏河和芙蕾雅并无灵魂连接,只是道士和神灵之间的感应,就已经让夏河产生疼痛,芙蕾雅那边,夏河已经不敢想象。

    这事情开始了,就没法阻止,夏河想了想,放开神识,主动接纳这些痛苦。

    类似的痛苦,他尝试过一次。

    为了投入龙虎道宫,师傅把他的灵魂分离出一线,那短暂的一刻,让夏河永生难忘。而芙蕾雅此时,正在做着更加恐怖的事情。

    夏河的感知,进入了芙蕾雅的世界。

    周围是一片的黑暗,死寂,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失去了对比感,自我就变得如此突兀难训。心脏的跳动声,血液的流淌声,肺叶的呼吸声,这一切越来越响亮,直到震耳欲聋,让人发疯。

    这是最残忍的问询,因为没有答案。

    过去,现在,未来。

    我从哪里来,我是谁,我要去往何方。

    夏河修成过阳神,如今阳神本体还藏在太阴镜中,灵魂不过是原来阳神的一缕分化。重新承受拷问,夏河只觉得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自己本是遗腹子,父亲被杀的时候,昆仑道宫还不清楚母亲的存在。

    师傅早一步找到自己,带自己离开了神周世界。昆仑道宫对太阴仙府斩尽杀绝,自己是太阴仙府最后一个道士。

    呃……

    灵魂之中,一缕情绪被抽离出去,夏河的心事中断,黑暗之中,多了一丝的光明。那光明是如此微弱、遥远,遥不可及。

    疼啊!

    芙蕾雅不知道又抽了一丝设么情绪,夏河感觉双眼像是被人挖了去。失去双眼的位置,有着幻肢一样的感受,仿佛那东西还在眼眶里动啊动啊。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看到了很多。

    他看到了芙蕾雅的绝望,还有这个世界法则的压迫。

    如是反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光明越来越强,那光明并非想象中的温暖,而是冰冷残酷,在光明之后,隐藏着一双眼睛。

    夏河猛然从梦魇里惊醒,发现自己浑身汗透重衣,那汗水之中,还带着血色。

    多久了?

    夏河的目光落在魔法钟上,发现已经过去了四天三夜。

    夏河挥手,释放了一个水镜在面前。水镜之中,年轻的魔法师脸色苍白,宛如大病一场的样子,唯有一双眼睛,灿如星辰。

    那是芙蕾雅的灵魂世界中,唯一的温暖。

    夏河从床上下了地,推开房门,直奔元素池。四座元素池的中央,芙蕾雅盘膝而坐,身上只系了一条裙子。夏河的目光落在她的手臂上,芙蕾雅的左边手臂,套了一层臂甲。这臂甲像是丝绸一样柔滑,色彩明快。

    那臂甲之上,纹缕清晰,四头凶兽的图案仿佛天生而成。

    混沌、穷奇、梼杌、饕餮。

    就连夏河看了一眼,都觉得自己心中忽然激发出了无比残暴丑恶的念头。

    芙蕾雅看到夏河出现,就伏在地上,额头贴着地面。

    她黑色的长发散开,遮挡住了那诡异的臂甲,夏河的心跳这才恢复正常。

    太荒之甲,天帝凶兵!

    “芙蕾雅,你……怎么样了?”夏河向芙蕾雅伸出手,心中情绪复杂到了极点。他知道芙蕾雅没事了,现在很好,可是之前的经历,又是一场极为漫长的噩梦。这噩梦有尽头,只要芙蕾雅的修行,达到了相当于道士阳神的境界就行了。

    可噩梦不会遗忘,会成为灵魂的一部分。

    芙蕾雅直起身子,笑得妩媚妖娆,她左臂上的臂甲有些模糊,只看到华丽的色彩缭绕如烟,在她的左手前方,尖锐的长角,弯曲的利爪,柔软的兽尾,雷电、云雾、火焰、寒霜在不断的变幻着。

    “大人,我很好,只是可惜了你给的资源,原本能打造一支百人神兵的。”

    夏河也是有些惋惜,可是他不再想是否值得,芙蕾雅没事就好,自己不用抹杀她从前的记忆,不用把她变成冷冰冰的战争机器。

    “大人,我感觉到了,你的胸中有不平之气。”芙蕾雅没有站起来,而是抬着头,看着夏河。她身体向后,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夏河挠了挠头,自上而下看去,芙蕾雅还是没长大啊……

    “也没什么,就是花了三十万金币,买了个教训。”

    “可恨呢,是帝国使臣吧?”

    “打不过,不想打。”夏河的目光,有着警告的意味。他和芙蕾雅联手,利用魔法塔的话,的确可以给隆以重创,但是他没信心将其杀死。

    而且为什么要杀他,以后在帝国,隆会是自己的一个靠山。

    三十万金币,花的还是值得的。

    芙蕾雅弯腰,在地上拾起两个人的龙虎道箓,她先给自己套在左手上,大荒之甲上逸散出的恐怖气息顿时被遮掩住了。

    夏河伸手,让芙蕾雅把龙虎道箓给自己重新戴好。

    “神而有灵,你做到了?”夏河感应着龙虎道箓的变化,芙蕾雅的手段变得强大而又精巧,处理了内部空间,融合了更多的空间装备。道箓本身的功能,也进一步强化。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两个人之间,有了全新的感应。

    “大人没有成就阴神?”芙蕾雅吃惊地反问。

    “还有些麻烦,在我神府之中,有着原本的阳神。我的灵魂不止要和这个世界的法则相契合,还得兼顾原来的东西。不过也用不了多久了,一两年就能搞定。”

    “大人,我的问题虽然消失了……”

    “然后呢?”夏河有些紧张地追问。

    “我现在依然会有嫉妒。”芙蕾雅用目光缠绕着夏河,那目光轻柔,却无法斩断。

    夏河松了口气,这不算什么,神周世界的道门,修行方向上从没有绝情断义的说法。以斩断情感为手段,让内心不受外界影响,这种修行是邪路。

    长生不死,难道只是为了变成一块石头?

    “你穿上衣服吧。”夏河目光没有移开。

    “得试验一下这兵器,手头的衣服,都承受不住它的力量。”

    夏河四下看看,元素池环绕的位置,是魔法塔最为坚固的地方,脚下的魔法阵,也随时可转化成道门的阵法。

    “不要搞的太激烈。”

    “好!”芙蕾雅的手在地上一拍,那魔法阵瞬间化为一个四四方方的道门朱印,她凌空弹起,扑向夏河的怀中。在她的左手前,出现了一口锋利的牙齿。

    周围空间变幻,群山环绕,积雪万里,脚下是厚厚的坚冰。坚冰之下,魔纹蔓延,没有尽头,编织着诸神世界的法则,天空之上,四四方方的道门朱印高悬,替代了太阳。

    芙蕾雅的天帝凶兵发动攻击的瞬间,身上的裙子也支撑不住,砰的一声散成了漫天的蝴蝶。

    夏河感受到的,是那副利齿的后面,仿佛有一个喉咙在吞咽天地。

    他右手握成拳头,向下就是一砸。

    一个比他拳头只大了一圈的莲花战锤浮现,魔法瞬发。没有咒语,没有引导,也没有什么装备辅助。这是成就阴神的特征,可夏河还不是真的四品道士。这个模拟出来的魔法,威力也没有达到二十级。

    咔嚓!

    莲花战锤被那利齿一口咬碎,夏河的身影向后一缩,一米多长的湛蓝色冰锥刺下。

    芙蕾雅手掌前的利齿消失,一条长长的尾巴横扫,巨大的冰锥向上激射。

    那尾巴随即做了个勾动的动作,芙蕾雅身影在空中向前疾扑,手掌前的尾巴变成一支尖锐的独角。

    夏河指尖弹出金光,那金光上纹路清晰,瞬间凝结,向尖锐的独角斩落。

    锵的一声,分金符崩碎,夏河借着这力量,羽毛般的向后飘去,与此同时,九颗火球陡然出现在夏河面前,宛如星辰运转,挡在了芙蕾雅进攻的路线上。无论她怎样变幻角度,那九颗火球就像是有着引力,自动封锁着所有的方向。

    芙蕾雅手掌前的尖角,化为一个模模糊糊的巨口,只是一张,就把九颗火球吞了下去。她进攻的速度反而更快了,眼见就要扑在夏河身上。

    莫比乌斯火环!

    红色的火环瞬间膨胀开来,在每个角度上看去,都像是在撞向芙蕾雅。

    模模糊糊的巨口一张一吞,夏河身子向后弹射,借力飞起,莫比乌斯火环被强硬的吞掉了一截,芙蕾雅又追了上来。

    她的肢体扭曲成奇异的角度,就像是个妖精,冰原大地,也没有她的肌肤白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