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一百一十章:难舍
    梅迪尔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领主大人突然就狂奔起来,把自己丢在身后。

    夏河进了魔法塔,奥斯汀在魔法阵旁守候着,看夏河怒气冲冲,他一把拉住血法师,慌里慌张地道:“大人,你得可给我做主!”

    夏河一看,奥斯汀的脖子上,拴着条铁链,就像是狗项圈。铁链的另外一端就在虚空悬浮着,也没多长,可是肯定固定在魔法塔的六层了。这是芙蕾雅的禁锢手段,上面的灵魂印记是错不了的。

    夏河扯了扯链子,感觉自己没法处理,心中愈怒。

    “带我去见奥维利亚,对了,棉布杰克知道这事情么?”

    “知道,他来找奥维利亚,被芙蕾雅抓了,关在魔法囚笼里。”塔灵奥斯汀添油加醋,手舞足蹈。虽然现在已经变成鬼神童子的样子,怎么看都还是个地精。

    “好,很好。奥术帝国的使臣怎么样?没有被抓吧?”

    “那倒是没有,不过芙蕾雅接管了魔法塔,封锁了暴风城,他们只能在安德烈那边待着,家门都出不来,已经三天了。”

    说话间就到了五层,奥维利亚在五层有她自己的房间,夏河推门,门在里面锁着。

    夏河指尖上弹起金光,正要破门而入,门就从里面开了。

    魔法的光辉溢出,夏河看见房间内,奥维利亚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自己做的皮甲,双目紧闭,面皮和嘴唇都是青色的。芙蕾雅就坐在地板上,靠着床出神。

    夏河一步来到床前,神识就向奥维利亚身上渗透进去。

    奥维利亚的灵魂之海外,两道气息盘旋不休,宛如神龙。夏河的神识才要往里面渗透,就被这两道气息弹了出来。

    夏河感觉脑中微微一痛,这才冷静下来。

    “芙蕾雅,你为什么这样做?”夏河忍着怒气,尽量用平缓的语调问。

    芙蕾雅抬起头,看着夏河有些坚硬的脖子。

    夏河感受到芙蕾雅的目光,就慢慢扭转面孔,看着芙蕾雅的脸。

    “我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夏河的怒气再也没法忍耐,一伸手就抓住了芙蕾雅的领子,把她提了起来。

    “你是神,你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芙蕾雅就像是一个布娃娃一样,身上无力,被夏河提在面前,手脚都软绵绵的垂着。她的双眼红彤彤的,可是没眼泪。

    “我是你制造的,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很好!”夏河怒极反笑,就拖着芙蕾雅往外走,奥斯汀在门口,被夏河撞得滚在一旁,他看夏河抓了芙蕾雅,直奔六层,心中感觉不妙。

    大人这是要杀了她吗?

    奥斯汀从地上爬起来,在后面拼命的追,金属升降梯的门轰然合拢,差点把他夹住。

    “大人,您可别……”奥斯汀抬头,听着声音一路向上,去了六层,塔灵双手扶着升降梯的金属门,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夏河上了六层,来到四座元素池的中央,脚下的魔法阵变幻不休,他停下来,把芙蕾雅在面前放下,那魔法阵已经变成了一枚巨大的红色朱印。

    这是道门秘术,魔法塔最核心的秘密。

    夏河也不废话,在芙蕾雅头顶一拍,芙蕾雅的灵魂就被他带入了自身的灵魂之海。

    看到芙蕾雅的灵魂,夏河微微一愣,这神灵的灵魂已经不是半透明状态,而是和活生生的人一样,有着血肉肌肤,身体赤条条的站在面前。

    “你灵魂出了问题,为什么不说?”夏河阴沉地问。

    “我说了,你会怎么做。”芙蕾雅看着夏河,道君大人的灵魂,羽衣星冠,脑后一轮明月高悬,真是让人心仪啊。这样的感情,还能存在多久呢?

    夏河也被问住了,自己神灵的灵魂出了问题,该怎么做?

    当然是进行修正。

    只是修正之后,就算保留了原来的记忆,那也不是她的。之前的芙蕾雅将不复存在。原本这也没什么,道士制造的神灵,只应该是战争兵器。

    可芙蕾雅一开始,就是自己修改过的,抹去了道宫留下的印记。

    太阴仙府的道术,在这方面远不如龙虎道宫,出了错也不奇怪。自己生怕道宫有控制神灵种子的手段,抹除的非常彻底。很可能那符箓中的一些道纹,有着神灵生长的轨迹,也被自己统统抹掉了。

    芙蕾雅就这样,变成了一个自由生长的神灵。

    这的确不是芙蕾雅的错,奥维利亚受伤,是因为自己没制造好一个神灵。

    夏河向前两部,双手插入芙蕾雅的胸膛,向两边慢慢分开。在芙蕾雅的胸腔之中,一颗鲜红的心脏缓缓跳动,血脉宛然。

    “道君大人,不要……”芙蕾雅的手脚还是垂着,眼眶里的泪水已经满了,可没溢出,只是模糊了双眼。

    “不要什么?”

    “我不要忘记你。”

    “不会的,一切记忆,都能保留下来。”夏河抽回右手,在脑后的太阴镜中,引出一缕六道神烬。

    “不要这样做,我没做错什么!”芙蕾雅想要挣扎,可是灵魂状态,依然无法做抵抗夏河的任何动作。

    “是我错了,所以得修正。”

    “道君大人,上次我被抓了,你还记得吗?”

    “记得,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会让他们去地狱。”

    “不是这样,你听我说,求求你……”

    夏河的手停下来,指尖上的六道神烬无形无色,有些冰凉的感觉。

    “上次我被血腥玛丽的人抓了,把龙虎道箓变成化身,想要逃走给你送信,我怕他们有什么手段,能窥视我灵魂的秘密,就把自己锁在魂狱之中。你知道魂狱里是什么样子吗?没有时间,没有空间,黑暗和绝望就是永恒。”

    夏河的心,被芙蕾雅说的很疼。

    “可能是几个月,也可能是几天,实际上在魂狱之中,每一秒都能延长成几万年。我很怕、很怕,就只能想着你,想着你的样子,想着你对我的好,纵容我,让我快点长大。我想着你就在我身边,黑暗就没那么冰冷了,也没那么绝望了。”

    “魂狱是我造的,我随时都能自己解脱出来,可是出来了,就可能被对方得到灵魂,泄露道君大人的秘密。”

    夏河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这样的痛苦,他能明白。

    “我不想死,也不想就这样活着,只好想着你,然后你来了,就好像永恒的黑暗里,你一直都没有离开过。”

    “你不该有这样的感情,你是神。”夏河心情复杂地道。

    “可是我已经有了啊,我不想回到从前,刚刚被你制造出来的时候,那一切,都是虚假的。在魂狱之中,我才真正的活了过来。”

    “芙蕾雅,在你和奥维利亚之间,如果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我肯定选你。可是……”

    “可是,我只能是个兵器,对吗?”芙蕾雅的眼泪太多,终于淌下来,落在夏河的手上。

    “是的,你只能是个兵器。”夏河说着,将右手的手指,插入芙蕾雅的心脏之中。

    芙蕾雅感觉自己的心彻骨的疼,她感觉自己比在魂狱之中还要绝望。原来感情是这样脆弱的东西,把神灵变得如此不堪。

    “道君大人,慢一点啊,让我可以多看你一会儿。”

    夏河停下来,他的手无论如何都不能寸进。自己就这样抹去芙蕾雅的存在吗?从前种种,都是虚假的?

    可是不修正的话……

    “记得把我的眼睛改成绿色,我知道你喜欢。”

    夏河缩回手指,看着芙蕾雅心脏上的伤口弥合。

    “芙蕾雅,你让我怎么信任你?”

    夏河说的信任,是指芙蕾雅作为道门神灵,不会再犯错,不能感情用事。他要征服和改变这个世界,最大的助力,就是自己的神灵。

    “我可以不要权柄,我可以不做天帝。”

    “那我怎么办,依靠谁?”

    夏河这么一问,芙蕾雅就哭了起来。自己真的太任性了,如果自己不做天帝,道君大人就只能另做选择,重新开始。

    可是,时间不多,如果道君大人这边没有动静,道宫迟早会再派战争道士过来。

    自己不做天帝,道君大人能依靠谁?

    “奥维利亚的事情,是个意外?”

    “我只是陪她对练,一时没忍住。”

    “怎样才能不再犯错?”

    芙蕾雅发呆,道君大人这是要饶了自己?可是自己怎样才能不再犯错?

    现在奥维利亚对大人还不是特别重要,可是将来呢?自己要是忍不住杀了更重要的人,坏了大人的事,可能就是万劫不复啊。

    “你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告诉我,在这之前,就不要离开魔法塔的六层了。”夏河说着,在芙蕾雅胸前一推,把她推出了自己的灵魂之海。

    四座元素池的中央,道门朱印消失,重新变成了这个世界的魔法阵。

    夏河起身,走向金属升降梯。

    芙蕾雅在身后大声叫道:“大人!”

    “什么事?”夏河没回头。

    “你去哪里?”

    “去神殿,求财富女神救回奥维利亚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