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八十二章:梅迪尔森
    再次进入密室,周围是一片燃烧的大地,就仿佛重回了破碎深渊。

    老地精不等夏河召唤,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妖魔……你是来杀我的吧。”

    “前辈何出此言?”夏河诧异地道。

    “这次幻境不是我来控制,你有什么样的心情,就会出现什么样的幻境。这里看上去是深渊炼狱一样的地方,你的心中有杀戮的欲望。”老地精平淡地陈述着。

    “我只是来请前辈移步,去我的魔法塔里,做个塔灵。如果前辈不肯的话……我也只能请前辈重回混沌。”夏河也不掩饰来意。

    “是我瞎了眼,竟然想要利用妖魔。”老地精苦笑。

    “本来我是可以和前辈慢慢培养感情,然后哄骗你出去的。”夏河也不无遗憾地道。

    “没有时间了吗?”

    “嗯,没时间了,很快暴风角就会来更多的强者,也许还有传奇人物。他们都是为了神格碎片,迟早会发现你的存在。”

    “做塔灵,会是什么感觉?”老地精迷惘地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会为前辈准备一具身体,能在魔法塔附近几十里的范围活动,应该比在这里好吧。”

    “那这里怎么办?”老地精痛苦地道。

    “不能保留的东西,就尽早舍弃,否则都是祸患。”

    “不!我还是能带走一些东西的!”老地精手舞足蹈,他的身高只到夏河腰部,看起来滑稽可笑。

    “你可以自己保留,不过不能拖延了,今天晚上,就得去魔法塔。”夏河也不强要,反正老地精有什么财富,都和是自己的没区别。塔灵注定没有自由,生死都操控在魔法师的手中。

    夏河就在密室等待,到了晚上的时候,等老地精处理好了密室中的事情,这才用了一颗魂珠,将老地精携带出了遗迹。魂珠是芙蕾雅用道门神术炼制的,这个世界所无,既然老地精要做塔灵,夏河也不再隐瞒自己身上的一些秘密。

    回了魔法塔,夏河叫了芙蕾雅,一起来到魔法塔顶层。

    魂珠被放在正中央,周围四个元素池,地上是芙蕾雅布置的魔法阵。

    “大人,我来处理?”芙蕾雅有些紧张地问。她的等级达到了二十级,可是操控大型魔法阵还是有些吃力。

    “一起吧,你帮我守护着。”夏河说着,坐在魔法阵中央,用手向下虚虚一按,那魂珠顿时被拍得粉碎,老地精惨叫一声,夏河脑后已经飞起一轮明月般的镜子。

    “速速投来!”夏河用道门的语句一声断喝,每个字都是天生符箓。

    老地精一缕精魂飘飘荡荡,飞入明镜之中。夏河强行迫出太阴镜投影,有些吃力,只能吞了半盒红玉膏,勉强维持。老地精精魂来投,太阴镜中,一缕六道神烬缠绕上去,在老地精的精魂内部,画了个无形无色的符箓。

    “去!”

    夏河的手一指,老地精滚地葫芦一样,飞出太阴镜,被夏河送入魔法阵中,消失不见。

    四座元素池疯狂运转,魔法的光辉冲天而起,穿透魔法塔的塔顶,破了浓郁的云层,直上九天。

    短暂的功夫,夏河已经耗尽了半盒红玉膏,体内感觉空空荡荡,丹海之中的六命元符都停下运转。灵魂之海内,还没成就阴神的灵魂虚弱不堪,灵魂之中隐约浮现出道纹。芙蕾雅匆忙取出一个玉瓶,玉瓶上六龙盘绕,瓶口处一个四四方方细小的朱印。

    芙蕾雅把朱印按在夏河额头,玉瓶上六条神龙慢慢的收缩鳞甲,扭动身躯。

    夏河的灵魂之海中,一道青气渗透进来,他的灵魂张口一吸,就将青气吸入灵魂深处,那灵魂之中浮现的道纹慢慢消失不见。

    芙蕾雅看夏河张开眼,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出口。

    她不想让夏河冒险,可是她这个道门神灵还没成长起来,现在局势又难以控制,她有什么资格要求道君大人求稳?

    她只好抓了夏河的手,紧紧的握住。

    自己不该去想太多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能和道君大人相互扶持、相依为命的,只有自己了。

    呼……

    夏河吐出一口浊气,感觉身子沉重了许多,这一次冒险,借助魔法塔的元素池动用六道神烬,肉身的确有所损伤,但是灵魂再进一步,对于成就阴神来说,至少节约了一年以上的时间。

    夏河暼见芙蕾雅眼角有泪,就笑道:“你担心什么,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等离开暴风角之后,我们又要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了。”

    “道君大人……”芙蕾雅说了四个字之后,干脆伏在夏河身上抽噎起来。

    “别哭了,相比别的战争道士,我的运气算是不错的。师兄师弟他们……哎!”夏河也是叹气。他和龙虎道宫并无仇恨,那些同来的战争道士,道宫的安排,都是相互之间关系极好的。

    “嗯,我去继续准备,构装战偶的材料已经凑齐了。”芙蕾雅擦了擦眼泪,从夏河的身上爬了起来。

    “不急,你先去把精灵神射手的套装搞定,可能最近一段时间,需要你镇压场面。”

    “好。”芙蕾雅乖巧地答应着,

    “去忙吧,棉布杰克也要回来了,我得做最坏的打算。”

    芙蕾雅没再纠缠,匆忙离去,夏河起身,感觉腰身酸痛。芙蕾雅好重……

    几日的光景,夏河的身体好转起来,银发法师还没消息,他正想要查看下老地精怎么样的时候,一个魔法学徒跑了上来,气喘吁吁。

    “老师,不好了,有很多人冲着魔法塔来了!”一个小女孩慌张的跑上来,夏河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斥责。

    魔法塔外,一个锦袍贵公子领着数以百计的红甲海盗,来到魔法塔外。

    “血法师,出来见我!”锦袍公子年纪还小,声音稚嫩,他身子站的笔直,腰间悬了一口剑。

    剑鞘朴素,剑柄上缠绕着的是附魔的兽筋,比起普通的剑绳能承受更加强大的力量。年少的锦袍公子浑身上下,只有这把剑是装备。

    夏河走出魔法塔,广场上空的云仿佛都压低下来,每个人身上,都感觉到了寒冷,还有一种说不出的孤独。在夏河的身体周围,五张塔罗牌漂浮着,环绕他慢慢旋转。他的手中,提着阿斯拉斩魔槌。

    “是谁允许你带人接近魔法塔的。”夏河语气冰冷,用手中的魔法杖指着那锦袍公子。

    “你要人,我带来了,只要你能赢得了我!”

    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夏河呵呵一笑,道:“你又是谁?”

    “梅迪尔森,剑王是我老师。”

    夏河收起了轻蔑的态度,梅迪尔森说她自己名字的时候,带着浓浓的傲意,提到剑王的时候,傲意全无,唯有尊敬。

    梅迪尔森狂傲,是因为自负,而不是因为她是剑王的徒弟。

    有趣,应该只有十三四岁,女扮男装。

    “我要是杀了你,剑王大人会很不高兴的。”夏河垂下魔法杖,神识扫遍前面的广场。八百红甲海盗,气息沉稳,这可是精兵!

    “我都不怕失手杀了你,你会怕我老师?”梅迪尔森的手,按在了剑柄上。

    她的手按住剑柄,整个人就像是出了鞘,锋锐之意陡然降临。夏河的神识触碰在她身体周围,几乎被剑意撕裂。她略显矮小的身躯,也瞬间显得高大起来。

    一个少年贵公子,转眼变成了绝世剑客!

    剑心、剑意、剑势,梅迪尔森竟然都齐全了!

    “那天在擂台,你就想挑战我吧?”

    “现在更好!”梅迪尔森拔剑,向前,锦袍飞扬。

    她不管对方背靠魔法塔,有财富女神的宠爱,也不管魔法师有着传奇炎魔。这一剑拔出就直刺夏河胸口。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近在咫尺,人尽敌国。

    阿斯拉斩魔槌在地上重重一顿,魔龙重击!

    梅迪尔森恍然未觉,一道剑光破开空间,来到夏河面前。阿斯拉斩魔槌立于地面,化为了一根图腾石柱。

    法师图腾!

    梅迪尔森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她脚下发力,才向上弹起,身后的阴影之中,一道灰色的箭光飞来。

    无尽影箭。

    梅迪尔森头也不回,身上剑气迸射,将无尽影箭斩断。她的剑光,距离夏河已经不足三尺。

    相位冰霜龙盾!虚空盾!天神护甲!

    夏河连放三个防御魔法,剑光将魔法一层层破开,气势无双。

    莫比乌斯火环!

    剑光及体,夏河半边染血的魔法袍上,一个巨大的火环膨胀开来,剑光诡异的扭转了方向,梅迪尔森心中一惊,这魔法完全没有常识。她的剑锋颤抖,瞬间攻击的方向超过了三十个以上,那魔法竟然全部将其扭转在一处,长剑从魔法师的身边划了过去。

    身后被他斩断的无尽影箭一分为二,在地面的阴影中一弹,重新射了过来。

    梅迪尔森毛骨悚然,她看到夏河指尖一道金光蔓延。

    梅迪尔森张口,发出龙吟般的长啸,她的剑光向着四面八方炸开,那法师图腾顿时崩解成一地的尘埃,露出里面的阿斯拉斩魔槌。两道无尽影箭被剑光彻底摧毁,梅迪尔森一个纵跃,就从夏河的头顶跳过。

    这一跳速度惊人,梅迪尔森的身上,还带出了诡异的残影。夏河的分金符向上扬起,无声划过,没有给梅迪尔森造成任何伤害。

    无敌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