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七十五章:热身
    芙蕾雅爆发的莫名其妙,夏河茫然不知所措。

    芙蕾雅:你还给她做了鞋子,你说,你是不是摸过她的脚了!

    夏河更加无言以对,自己的确摸过了……

    芙蕾雅:你还给别人做了衣服,是不是连胸也摸过了!

    夏河:用的是尺子。

    芙蕾雅:我要哭了,我忍不住了!

    夏河:那就哭出来,管别人干什么?

    夏河在龙虎道箓之中说完这话,就站了起来,拉着芙蕾雅离开座位,向着船舷走去。站在船边,芙蕾雅还真的就往夏河胸前一靠,呜咽起来。

    法王皱了皱眉,这法师太骄纵女人了。

    年轻人哭哭啼啼,他不想再进行探查,就把精神力收了回去。芙蕾雅这才把她的神力偷偷放出一缕,刺入血帆战舰外面的空气里。

    利兹魔盒放出来之后,血帆战舰的虚假界域扩张了数倍,神力刺上去的一瞬间,几乎像是扎到了钢板。芙蕾雅的神力迅速软化,像是溶液一样渗透进去。她的神力数量如此轻微,血帆战舰没有任何反应。

    史诗器灵,全无智慧。

    只不过这虚假界域,也相当厉害,芙蕾雅不清楚夏河手中的底牌,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法王,终于按捺住了复仇的心思。

    自己的责任,是保护道君的,又怎么可能真的任性妄为?

    “好点没有?”夏河问芙蕾雅。

    “好多了。”芙蕾雅直起身子,回头看了一眼钢铁囚笼内,女法师已经被那大汉扯成碎片。大汉的身躯再度膨胀,脸上生出坚硬的长毛,颜色赤红。

    他的身上也是到处焦黑,心脏位置一片冰冻的结晶,这一下打击普通人早就死了,大汉却依然精神振奋,对着利兹魔盒外咆哮。

    兽化技能!这大汉怕是有点兽人血统了。

    在兽神陨落之前,最强大的战士,都是兽人之中出现的。

    法王沉默,女法师进入之后,就和那大汉激烈的对攻,手段用尽,还是死在了大汉的手中,几乎没有翻盘的可能。

    早知如此,就不派人送死去了。

    “还有挑战者吗?”暴风城领主从容地道。神殿这边早就弃权了,他看着法王,心中暗自得意。

    法王摇了摇头,道:“第一场,暴风城胜。”

    他的话音才落,利兹魔盒内的钢铁囚笼就消失了,持斧大汉被传送出来,浑身淤血,宛如战神。

    大汉回到暴风城领主面前,深施一礼。

    夏河从船舷边上走回来,站在利兹魔盒前,道:“第二场我来。”

    密室之中的训练,终究不是真实的,夏河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的隔膜越来越少,真实的战斗,对于自己了解这个世界的帮助比读书还多。

    只差那么一点点了,自己就可以完美的模拟出魔法的力量,成为真正的一个魔法师。

    哪怕面对传奇强者,也不会有半分破绽。

    至于保存实力?夏河从来都没想过。

    他要为接下来的大动作热身,战争道士,不可能任人摆布。

    夏河走入利兹魔盒之中,感觉到了穿越空间的损耗,仿佛一段时间丢失了,如果他的灵魂没有阳神属性,恐怕还察觉不到这点。

    利兹魔盒场景变幻,漆黑的空间之中,烈焰爆发。

    滚烫的地面上到处是碎石,周围的火焰黑红相间,带着浓重的硫磺味道,这里是地狱还是深渊?

    夏河的身边,四张魔法塔罗牌出现,地水风火,四张数字元素牌。

    鼻腔之中浓烈的感觉散去,夏河又放了一个冰霜之眼在头顶,温度也凉爽下来,进阶之后,这冰霜之眼能维持的时间也略有加长,在灼热的环境中,依然冷冷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夏河笑了笑,破碎深渊比这里的环境恶劣多了,敌人也更加可怕。别说是传奇了,半神生物都能蹦出几个来。

    今天来了类似的环境,夏河竟然有一种温馨的感觉。仿佛师傅还在身边,还在谆谆教诲。

    元素牌形成了无形的四面体,扩张半径足有百米大小,夏河手持魔杖阿斯拉斩魔槌,面前浮起了自己的魔法书。完整的魔法书,储存了三十三个十八级魔法。这也是这套魔法书最强悍的地方——魔法等级+1。

    “第二场挑战,炼狱战场。”法王的声音传遍甲板,暴风城领主的身边,一个中年魔法师站了起来。

    暴风城领主的嘴巴动了动,终究没有阻拦。

    他在神殿也有点小投资,不过这并不能让他放弃对遗迹份额的要求。一个十级魔法师也想挑战擂台?真是笑话。

    自己手下这一个战士一个法师,是必须要拿到两个份额的人。

    谁想要阻挡自己,谁就去死。

    听说阿比盖尔和这个小白脸贴的还挺近?暴风城领主心中,有着深深的嫉妒。

    钢铁囚笼之后,第二个擂台是炼狱战场,法王也无法控制利兹魔盒内的变化。这种环境最适合法师战斗,纯粹是个偶然。

    夏河在原地等待,在他前方三十多米远的位置上,地面的魔法阵光辉闪过,一个中间法师出现在那里,被类似空间壁障的东西包裹着。这个玩意在利兹魔盒外都没法发现,夏河直到面对敌人,才知道那大汉为什么不立刻攻击后进来的挑战者了。

    空间屏障消失,那魔法师直接一个闪现,从夏河的锁定中脱离。

    经验丰富的战斗法师,并没有因为夏河的弱小而轻敌。

    夏河叹气,一个世界总是蠢人占多数的,为什么自己就很少遇到?

    迷雾电链!

    夏河直接放出范围魔法,然后就接了一个风暴电链。狂风术席卷而至,和风暴电链重合在一起,暴风城魔法师的身影出现在紫色的电光之中。

    瞬息交换的魔法,让暴风城魔法师的战术失败。电链轰击在他体外的空气屏障上,让他移动的脚步慢了下来。十余道冰冻射线落下,魔法师只好开启元素盾抵挡。

    大地之牙!火狱术!

    地系魔法和土系魔法交叠在一起,那魔法师再度闪现,随手对着夏河放出了连环火球。十几个火球就像是一个星系,环绕着中间巨大的火球旋转,飞舞,冲向夏河。

    这样的火系魔法,夏河还第一次见到。

    阿斯拉斩魔槌挥舞,十二道相位玄冰盾依次放出来,暴风城魔法师脸色大变。对方的魔法释放速度太过诡异了,他自己都做不到这点。

    只是晚了,魔法书凝结的战锤成型,六个巨大的战锤闪电般的砸下,以每秒六次的攻击速度,覆盖了闪现后的魔法师。

    绝对壁障!

    魔法师的身体表面,近乎透明的壁障出现,战锤砸在这壁障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攻击持续了九秒的时间,当夏河收起魔法书的时候,暴风城的魔法师已经被活生生的震死在壁障之内。

    金系魔法,第一次在这个世界展示出独有的力量。

    暴风城领主猛然站起,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他的魔法师用了装备技能,绝对屏障,曾经抵挡住了自己史诗技能的攻击。

    为什么!

    轰!轰!轰……

    连环火球撞击在相位玄冰盾上,两种魔法相互抵消,十二面盾牌一一粉碎。夏河等魔法结束之后,从容走到魔法师的尸体旁边,伸手取了他的武器和空间装备。

    甲板上鸦雀无声,谁也不明白,为什么暴风城魔法师的魔法,没有对阿斯拉造成等级压制。年轻的魔法师在炼狱战场中的身影,瞬间变得高大起来。那半边染血的魔法袍,漂浮在身边的塔罗牌,都化为了一个符号,在所有挑战者的心底,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恐惧痕迹。

    夏河收拾了战利品之后,将魔法师的尸体推入火狱术的范围之中,烧成灰烬。

    他的手指在火狱内一引,烈焰被他的手指挑动,飞起在空中,化为一行字。

    我不需要休息,下一个。

    刚刚击杀了强大对手的年轻法师,狂妄嚣张,法王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了。他原本是想要弃权的,可身边的人并不清楚女王的意思,已经有几个人发出了愤怒的诅咒声。

    “谁去杀了他?”法王冷漠的声音,让暴风城城主冷静下来,重新坐回座位上。

    这是生死擂台,血腥玛丽定下的规矩,由不得他撒野。可是魔法师战死,他等于被砍掉了一条臂膀。控制领地,不是他一个史诗强者能做到的,必须有自己的羽翼,铁杆亲信。

    “迪夫林,如果法王的人没有赢,你去。”暴风城领主从自己的戒指中取出一物,交给了他身边一个面容惨白的男子。这男人三十出头的年纪,白色短袍,一双麻鞋,身无长物。暴风城领主交给他的,是一个三角形的符文。

    “是,大人。”白袍男子不动声色的接过符文。

    不管那年轻的魔法师有多么出众,在史诗物品的攻击之下,也是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