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道门入侵 > 第七十三章:魔盒
    “法王阁下,这和之前说好的不同。”暴风城领主声音低沉,充满磁性。

    贵族风度他是有的,夏河却看不上他,暴风城领主是史诗境界,也是难得的强者了。可是他的身上,缺乏一种气质。夏河看到他,感觉就像是神周帝国一些不思进取的贵族,从未上过战场,最擅长的是风花雪月。

    没有经过战场的锤炼,就算是史诗,夏河也没放在心上。

    圣雷帝国虽然没有大的战事,但是每年都投入兵力,去北部荒原扫荡半兽人。贵族轮流上阵,磨砺自家军队。暴风城领主恐怕一次都没去过,这也能成就史诗,夏河无法理解。

    “我听说圣雷帝国的战士,南下大泽,北上荒原,东入大海,无所畏惧。如果领主大人例外的话,我可以做主,分给领主大人一个份额,这擂台,也就不用比了。”

    暴风城领主的脸色顿时变得很是精彩,他的身体在椅子上僵硬起来,血气上涌,双眼之中带了怒意。

    “法王,还有别的规矩么?”阿比盖尔发声,似乎在给暴风城领主解围。

    “进了魔盒,就没退缩的余地,胜过所有挑战者才能出来。每场的休息时间三十分钟而已。”法王说完,取了一个魔法钟摆在地面上。

    暴风城领主面色铁青,又没法改变血腥玛丽的决定。

    “大人,我去吧。”领主身边,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站了起来,这大汉坐着的时候,就比别人高出一截,站起来简直是个人形怪兽。两米四左右的高度,肌肉贲起,只穿了半身甲胄,在身边拖着一把双手战斧。

    夏河神识肆无忌惮的扫去,这大汉体内气韵流淌,有了几分道门炼体战士的意思,在战场上绝对是个致命的战争兵器。

    他的战斧也是件魔法兵器,可能不是史诗装备,但是也弱不了多少。

    暴风城领主点点头,低声嘱咐了一句,那大汉昂然向前,来到利兹魔盒边上,扫了一眼法王身后的人,低头钻了进去。他这一眼,就带了战场杀意,纯粹是为了决斗之前,震慑敌人。

    这才是有过战场经验的强者,哪怕还不是史诗,也非常危险。

    利兹魔盒上方,大汉的身影出现在钢铁囚笼之中。

    法王身后,一个穿着皮甲的瘦小海盗站起来。这海盗在腰间挂了把匕首,没别的武器。他一步步走向利兹魔盒,看步伐姿态,是个老练的刺客。

    法王眉眼低垂,似乎不再关心擂台的事情。

    那瘦小的海盗脚下一个加速,投入利兹魔盒之中。两个人面对面,停滞了三秒的时间,铁笼内的空间忽然放大。

    原来先入者无法偷袭?夏河心中暗想,这是血腥玛丽改造过利兹魔盒了。

    还算公平。

    夏河心中判断着,也不敢说一定如此。忽然夏河感觉眉心一凉,他的目光闪电般的扫过去,在法王身后,一排座位后面,还有几十个站着的人。其中一个正在狠狠地盯着自己。

    是他!他怎么投靠了血腥玛丽?

    鬼眼法师,他现在戴着帽兜,半张脸藏了起来,依稀可见猩红的嘴唇,雪白的下巴。

    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夏河立刻缩了回去。说好了下次见面就弄死他的,可是这种情况除非是上了擂台,否则可是不行。法王欠自己一个人情?这种空口白话,夏河可不怎么相信。

    鬼眼以为夏河怕了,嘿嘿冷笑了几声,不再去看让他心中生恨的魔法师。

    夏河知道,谁来上擂台是法王早就定好的事情,就算自己示弱,也未必能碰上鬼眼。不过挖坑这种事情,都是随手为之。成了固然好,不成也没损失。

    利兹魔盒内,大汉手中的魔纹战斧猛然挥动,瘦小的海盗身影消失,只看到大汉一个人在铁笼内旋转起来,巨斧带起一道道芒刃,在身边飞旋。

    范围攻击,对付潜行并非最好的法子,但是这个大汉的战斧上,芒刃飞出,持续的时间特别的长,芒刃撞击在铁笼上,精确地折射,海盗瘦小的身影,悄然出现在大汉的背后,他的身高只到大汉的腰部,匕首向着大汉的屁股刺下去。

    瘦小的海盗不知道怎么,就穿越了斧刃封锁的区域,贴在大汉的身后。

    这一刀角度刁钻,自下而上,要是插进去了,就算不死,也会留下一生阴影。

    大汉身上冒起一层黑光,有如实质,瘦小海盗的匕首撞在黑光上,不能寸进。盗贼身影瞬间消失,大汉手中战斧飞起,丢向上方。战斧盘旋,瘦小海盗的身影再现,他在空中被战斧逼得一个转折落地,宛如飞鸟扑下。

    大汉转身,一个熊抱。

    夏河都感觉毛骨悚然,这一抱的姿态,封锁了瘦小海盗的所有去路,不管你有什么技术都是枉然。手中没了战斧,大汉的动作快了数倍!

    武器大师+体术大师!

    瘦小海盗被大汉一把抱住,就看他的身体向后一仰,仿佛腰肢被折断了一样。大汉抱着瘦小海盗,自己的身体向后弯曲,把海盗的身体向身后的地面一送。这个过程快如闪电,瘦小海盗的头就撞在地面上,双眼口鼻都在往外渗血。

    大汉灵巧地扭动身体,翻转过来,抓着瘦小海盗的双腿,从地面拎起,过肩一摔。

    “好疼……”阿比盖尔轻轻地道,她声音很低,可这甲板上,大部分人都有二十级的水准,法王手下的海盗们,脸色就很难看了。

    暴风城领主的脸上,笑意盎然。

    大汉是他最亲信的战士,也是他手下骑士团的首领。

    夏河看的明白,大汉身上的气机封锁了瘦小海盗的一切反抗能力,什么技能都使不出。过肩摔之后,大汉左脚在地面一震,瘦小海盗弹起的时候,他顺便在海盗的腰上踢了一脚。海盗的身体飞上半空,和还在旋转的战斧碰在一处。

    大汉狂笑起来,海盗的尸体被切得七零八落,纷纷坠下,鲜血淋了他满脸。

    大汉轻松搞定敌人,伸手接住落下的战斧,立刻席地而坐,恢复损失的战气。他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法王放在地面的魔法钟开始计时。

    法王面无表情,望向阿比盖尔。

    按照擂台的规矩,下一场,应该是财富神殿的人挑战了。

    奥维利亚摇摇头,七场擂台,她才不想替血腥玛丽的人打头阵。这大汉分明是暴风城领主手下最强的大师。

    夏河也不想上,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银发魔法师走到法王身边,取了一件东西,呈在法王手里。

    夏河看得清楚,那是个暗金色的手镯。

    龙虎道箓!

    夏河感觉整个人都要炸开了一样,阿比盖尔侧过头,她敏锐的察觉出,身边的温度在升高。夏河慢慢站起来,看着法王,举起了他的左手。

    袖子滑下,在他的左手上,一模一样的龙虎道箓亮给对方。

    芙蕾雅被血腥玛丽的人抓了,还故意给自己看龙虎道箓。夏河很想冷静,却做不到。他离开座位,走向法王。

    法王饶有兴趣的看着年轻的魔法师,只是十级,有些特殊,还造不成威胁。他要做什么呢?法王也是有些好奇。

    夏河停下脚步,取出五张塔罗牌,在面前一字摆开。

    魔法塔罗牌浮空,夏河深深的吸了口气,带动气流,塔罗牌开始绕着他的身体慢慢旋转,就像是日月星辰在宇宙之中运行。

    法王笑了,这是要动手么?

    “法王大人。”

    “法师阁下。”法王的声音之中不带半点感情,像极了地精的构装战偶。

    “你说过,欠我一个人情。”

    “那又怎样?”法王面对年轻的法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自己如果想赖账,这小法师会去财富神殿哭诉么?

    阿比盖尔也不过刚刚晋升史诗,还不是自己的对手。除非财富女神亲自出手,否则神殿的力量,也仅此而已了。

    “你抓的人,是我的魔法守护者,希望我可以用来换掉这个人情。”

    “我要是拒绝呢?”法王用他古井一样的双眼看着夏河。

    “那这个人情……你就不用还了。”夏河冷然道。

    法王吃惊,他没想到阿斯拉会这样不理智,如此冷硬的回答,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他看着环绕夏河旋转的塔罗牌,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隐约让他感觉危险。

    这危险说不出理由,只是史诗强者的直觉。

    “你想要我还这个人情……那就跟我来吧。”法王起身,黑袍飘动,就像是弥漫的夜色。夏河五张魔法塔罗牌环绕身体漂浮,一步步跟在法王身后,随时准备释放安度西亚斯。如果芙蕾雅死了,自己的一切计划都要推倒重来,那又何必顾忌血腥玛丽。

    把这些人都杀了,所有财富劫掠一空,自己干脆去奥术帝国算了。

    可是,自己的情绪,似乎不止是因为计划被打乱,还有着愤怒!

    芙蕾雅不止是工具,还是自己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