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堂归燕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不服
    惊蛰能感受的到秦宜宁的紧张和担忧。

    他的心里热乎乎的。

    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是做的卖命的生意,从前在大燕朝,皇帝用他们做事也不会考虑到他们的生死安危,只看他们是否能够完成任务。

    如今遇到了秦宜宁,他们才知道原来也会有主子会考虑到他们的生死。没瞧见秦宜宁为了他的安全,提出主动入宫了吗?

    他们这些人做惯了暗探,如今即便转行成了侍卫,可也时常会不自禁的关注一些朝堂的动静。他们是知道秦槐远如今的处境有多艰难的。

    秦宜宁却能够为了保护他们挺身而出,若是他惊蛰不出来认了这罪过,难道还要他们家小姐出来顶着?到时候她在外的名声岂不是更无法挽回了么!

    思及此,惊蛰坚定了心念,心里一股子豪情激荡,即便是要被杀头,他也不后悔今日做了护主之事。

    惊蛰想了许多,其实不过呼吸之间。

    秦宜宁见他只是沉默,不免越发的焦急,坚持的道:“厉大总管,今日之事是非曲折自有定论,惊蛰是我用银子请来的护卫,危突生,他忠心护主又有什么错?何况他并未伤人,打死的是一匹马。若是圣上吩咐让涉及此事的人入宫,入宫陈情的也该是我才是。”

    厉观虽然被秦宜宁说的有一些为难。但心对她的仗义却是敬佩的,也暗暗羡慕惊蛰能有这么个肯护着下人的主子。

    不光是厉观,跟随在秦宜宁身边的人都是这般感受。

    就连对面叫嚣半晌的二世祖们,这会子也都安静下来。

    厉观清了清嗓子,道:“对不住了秦小姐,这是圣上的意思,奴婢不能违背。”转而就吩咐了人带上惊蛰,又与郑大人道别,便同程尚书一并离开了。

    秦宜宁直将人送出了门口,才担心的皱眉回来。

    郑大人见事略有缓和,心里也着实松了一口气,“秦小姐,今日之事解决的也差不多了,你也可以回去了。”

    话音方落,还不等秦宜宁回答,那几个二世祖就叫嚷起来:“凭什么叫她先走?我们才是受害者,要走也该是我们先走才对!”

    此时兵部尚书带来的兵马已经退去,五城兵马司又恢复了安全,且圣上已经插了此事,郑大人便知道自己今后只能跟着前一次的选择,往后坚定的站在圣上的这边就没错了。

    秦槐远是圣上一派的流砥柱,他自然要多护着一些秦宜宁,况且她还是个姑娘家。

    思及此,郑大人沉下脸来,道:“今日之事已经很清楚了,尔等纵马在先,目击者无数,难道此时还想抵赖?秦小姐可是自始自终都在马车不曾露面的。若说秦小姐家的下人有错,才刚厉大总管也已经将人带走了。你们这些人纵马却是跑不掉的,这会子难道还想抵赖不成?”

    见郑大人忽然强硬起来,二世祖们便有些发慌。

    秦宜宁看了一眼郑大人,自然明白他态度忽然明朗的缘由,便笑着道:“多谢郑大人。只是我的人现在被带进宫里,我哪里能够放心?我想不论结果如何,您的衙门必定是先得到消息的。还请郑大人容许我带着人在此处等候。”

    郑大人闻言,却并不觉得她的要求逾越。

    秦宜宁的态度如此诚恳,又是一心为了保护自己的下人,不论是她礼教还是她的出发点,都很叫人敬佩。

    是以郑大人并未反对,笑着道:“只是怕此处简陋,叫秦小姐不习惯。”

    “哪里的话。郑大人您太客气了。”

    二人寒暄了几句,秦宜宁就又坐回了原处。

    二世祖们面面相觑,暗想着等程尚书入宫面圣,再看看你们秦家人是怎么死吧。

    因此一群人极为自信的说话闲聊,还自在的要茶水点心。

    郑大人见这群人没有一点自觉,就有些恼。但是因这些人的身份,他又不想开罪,就只好吩咐人预备了茶点。

    这一等,就到了下午。宫没有一点消息传来,反而是这些二世祖的家人父辈亲自登门来,拉着郑大人出去好一番的请求,希望能将人带回去。

    郑大人早被这群二世祖吵的脑仁儿疼了,便也就顺水推舟,答允了这些大人的请求,只是要求这些人不得随意离开京城,须得随叫随到。

    如此一来,郑大人也博得了感谢无数。

    秦宜宁便只瞧着一个个朝廷命官,笑着与郑大人说完了话,进屋来立马变一张脸,有性子沉稳的会沉着脸叫人走。有脾气暴的当场就将儿子揍一顿,一边骂骂咧咧的将人带走。

    有一些进门来见到了她态度十分疏远鄙夷的,也有见了她先客套一番的。

    秦宜宁暗自将这些人的表现记下,便可分析的出,这些人到底谁是保皇一派,谁又是其他的人。

    而那些陆陆续续被父亲、祖父接走的二世祖,秦宜宁已经可以猜想他们回家后必定是要吃家法的命运了。

    毕竟,如今朝堂局势紧张。

    身为朝廷命官,须得站对了位置才有好的前程。

    这些父辈们处心积虑,选择了或者保皇派,或者遗老旧臣和世家那一派,但无论怎么选择,也都是他们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没想到事情还未等成熟,他们的站队和布局竟都被自家的白家儿子给打破了。

    秦宜宁禁不住失笑,沉闷的心情总算是被这些人娱乐了。

    秦宜宁让冰糖带着连小粥先回家。

    “你们回去与老太君和母亲回明白,不必说的太细致,就说我在衙门这边有点事,不定什么时候回去,请他们不必担忧。若是我母亲问的细了,你们也注意不要都说细节来,否则我怕往后家里的侍卫们在我母亲跟前不好做事。”

    自己母亲是什么性子,秦宜宁最清楚不过了。她怕孙氏护女心切,会为难家里留守的暗探和曹雨晴。

    冰糖也知道秦宜宁现在有正事要办,带着她和连小粥不方便,便点头先离开了。

    秦宜宁身边就留下寄云和小满等人陪伴。

    等待期间,郑大人并不曾怠慢,吩咐人送吃送喝,时已过戌时,宫没有消息传出,秦宜宁也没有告辞离开之意,还特地为秦宜宁预备了客房让她暂住一夜。

    秦宜宁担心宫内的处置,哪里又睡的着?便与郑大人道过谢,却依旧等在原地。

    郑大人对这小女子的重情重义更加敬佩了。他便也不强迫,只由着秦宜宁了。

    而小满等人,此时对秦宜宁的忠诚比从前更甚。

    可以说,从前绑缚他们的,是利益关系,是金钱让他们充当侍卫。而现在,他们之间的维系不单纯是银子,而是感情。他们身为护卫,给谁卖命不是卖?能遇上一个将他们当做人看,在乎他们生命安全的主子,是他们的幸运。

    秦宜宁就在这里等了一夜。期间累极了也不过是闭眼假寐片刻罢了。

    如此到了次日日上竿之时,宫里终于来了消息。

    郑大人笑着进了门,拱道:“恭喜恭喜,圣上明断,这件事与秦小姐五官,而是下人以下犯上打伤了程尚书之子。圣上只处罚您那侍卫择日问斩,其余的该不追究,也不许程尚书再追究,秦小姐,您已经安全了。”

    郑大人的话每说一句,就让秦宜宁的心里凉一分。到最后已是如坠冰窟了。

    惊蛰要被判择日问斩!

    昏君!昏君!

    秦宜宁的内心在咆哮,可是面上却竭力的克制着不说出难听的话来。而是强迫自己冷静,问道:“郑大人,您说我那侍卫被圣上判择日问斩了?”

    “正是。不过一个下人,姑娘也不必太放在心上了。”郑大人佩服秦宜宁的仗义,就也不介意多说一句:“如今的情况,已经是各方势力平衡之后的结果,只损失一个下人就能保持这种平衡,对秦小姐的父亲来说是个好事。”

    秦宜宁当然知道郑大人的话是对的。

    可是她如何能够咽下这口气,如何能容忍自己的安稳是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之上?

    她知道人分六九等,有高低贵贱分别,可是她自小长大的经历,让她从来不会看低任何下人。下人也是人,也是人生父母养的,难道她的命就比别人的高贵?

    秦宜宁熬了一宿,这会子已经是脸色煞白眼底发黑,加之这一晴天霹雳,更是让她眼前发黑。一时间脑子浆糊一般,想救惊蛰,却一下子想不出办法。

    正当郑大人关切的询问时,外头便来人回话,“禀大人,礼部秦尚书来了。”

    “快请进来。”

    郑大人立即出去相迎。

    秦槐远还穿着昨日上朝时的官服,面色也十分疲惫,看样子也是一夜没睡好。

    秦宜宁给秦槐远行了礼。

    秦槐远便笑着道:“宜姐儿,跟为父回去吧。”

    秦宜宁的嘴唇抖了抖,刚要说话,秦槐远就道:“你也在外一面一夜了,也该回去好生休息。”转而又对郑大人道:“郑兄,真是叨扰了,劳烦郑兄照顾小女。”

    “哪里的话,都是自己人。”郑大人笑着客气了一番。

    秦宜宁觉得多留无益,就只好跟着秦槐远上了马车。

    (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