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530章 就这样夹着我
    “我不可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王东来淡淡地说道。

    “哦。”沈佳雪脸上的表情明显有些不悦,赌气道,“我上楼了!”

    说罢,迈动两条白生生的长腿,向楼上跑去。

    此刻,客厅当中就只剩下王东来一人,而沈佳琦,则是在厨房收拾碗筷。

    看着厨房内那一条曼妙的身影,挺翘的**和盈盈一握的小蛮腰,王东来心里的**被挑起,正待上前一个熊抱将沈佳琦的娇躯给抱起来,却不料……

    “哎呀哎呀,还好你在啊。”一个声音,突兀地从王东来的身后响起。

    王东来眉头微微一皱,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张梳着大背头,满是风轻云淡的脸。

    “午马,你来做什么?”王东来似笑非笑地说道,“躲在暗处,打断正要跟美丽的老婆大人嬉戏的我,可不是好作为。”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xx小组当中,梳着大背头,披着黑色风衣,拉开拉链的男人耸了耸肩。

    现在是夏天,居然还穿着风衣,如果这个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装逼过头。

    “你今天来这里找我,到底所为何事?”王东来问道。

    “上次去清剿反xx小组,你不是没有到场吗?所以我们小组成员发起了一个有关于该如何处置你的投票,投票的内容有两个选项,把你带回去接受惩罚,亦或是任由你继续在h市晃荡。”午马摊了摊手。

    “结果呢?”王东来笑道,他已经知道了今天午马过来,肯定是来者不善了。

    “很可惜,10票赞成,1票反对。”午马笑道,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也就是说,你今天来,是为了带我走的?”王东来饶有兴致地说道,“如果我不想去呢?”

    “如果不跟我回去的话,就要实行强自姓政策了。”说完,午马吹了一声口哨,马上就有3位xx小组成员从别墅外面走了进来。

    这3人分别是小丑服男:未,邋遢懒散男:申,以及上次去燕京开会时,在飞机上碰到的英姿飒爽的美人酉。

    “呦!”未眯起眼睛笑道,对着王东来打了个招呼。

    “哈欠——”申打了个哈欠,低着头,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原来无赖的周围美女环绕啊,怪不得紧急集合命令的时候,都不见人影。”酉鸡嘲笑道,想来还在为飞机上王东来不小心占她便宜的事情而耿耿于怀。

    看到这4人挡在身前,王东来叹了口气,如果王东来硬是不想去的话,这4人恐怕真的无法强制姓带他离去,但是呢,沈佳琦在厨房里面,王东来不可能在这里和4人大打出手,只得叹了口气。

    “我申请退出xx小组,这样总行了吧?”王东来无奈道。

    “呵呵,你以为我们这个小组,想加进来就加进来,想退出就退出?你知道我们小组太多的秘密,是绝对不会同意你退出的,即使申请通过,你下辈子要面对的,就是无尽的监视,你确定要过上这样的生活?”酉鸡讥讽道。

    “果然不行啊,那等我跟老婆知会一声吧。”王东来脸上露出了苦逼的表情,走进了厨房当中。

    “佳琦。”王东来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轻轻地从后面抱住了沈佳琦的小蛮腰。

    “干,做什么?”沈佳琦俏脸一红,轻轻挣动了一下。

    “我有事要去燕京一趟,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一下。”说到这里,王东来将下巴放在了沈佳琦的肩膀上。

    “你说。”沈佳琦强自镇定道,其实胸口小鹿已经乱撞。

    “回来之后,我想跟你行夫妻之事。”留下这句话,王东来在沈佳琦毫无瑕疵的脸上亲了一口。

    沈佳琦的娇躯轻轻一抖,不自觉地停顿了下来,愣愣出神。

    “多久回来?”沈佳琦小脸羞红,咬着嘴唇说道。

    “应该要不了几天。”王东来露出一个放心的表情,而后挥了挥手,跟午马等人离开了。

    “喂,原来你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吗?”酉鸡将脸转向一旁,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结婚到现在,大概两个月左右。”王东来笑道,“怎么?难道你吃醋了?”

    “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撕烂你的嘴!”酉鸡瞪着眼睛,威胁道。

    王东来举起双手,作投降状。

    坐上飞往燕京的飞机,午马、未羊、和申猴坐在前面,王东来非常巧合的跟酉鸡的座位号连载了一起,两个人居然又是同坐。

    不同的是,这次酉鸡在里面,王东来在外面。

    “我想问一下,关于处置我一事的投票中,谁投了反对票?”王东来笑着对一旁的酉鸡问道,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比较亲向自己。

    “是卯兔那个软妹子。”酉鸡抬了抬眼皮,没好气地说道,“也不知道她吃了什么药,居然会投反对票。”

    “哦。”王东来表面上假装平淡地应了一声,心里却是在想:卯兔就是那个自己刚拿到车时,被自己的车技给吓得差点高嘲的女人吧,想不到她居然会投反对票,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哦,就只是哦?”酉鸡秀眉微微皱了起来,“在我们xx小组当中,她并不是作战在前线的战斗人员,可是因为你的私自缺席,最后她自告奋勇顶替了你的位置,这次回来之后,几乎受了致命的伤害,这可都是你造成的,现在居然只是简简单单的哦?”

    说到这里,酉鸡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将穿着紧身牛仔裤的**双腿直接放在了王东来的**上。

    “你这是做什么?”王东来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不爽而已,所以想在你身上出出气。”酉鸡气愤道。

    王东来尴尬地笑了笑,酉鸡的****,放在自己的腿上,这倒是没有什么。

    自己只不过是牺牲一条腿,能够让她坐得稍微舒服一点,这是每个男人都乐意的事情。

    不过卯兔居然顶替自己受了重伤,这就引起了王东来的重视,以及一些愧疚。

    “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的?”看到王东来毫无反应,酉鸡不悦道。

    “到了燕京之后,我会亲自跟她道歉并道谢的。”王东来闭上眼睛,兀自平静地说道。

    看到王东来这副欠揍的模样,酉鸡就感觉非常的不爽,放在王东来腿上的一只脚轻轻抬了起来,大概距离王东来**30厘米的高度,而后放松,**落下。

    本来嘛,这一下,只是要给王东来一些惩罚,用脚后跟登在王东来的**上,让他吃痛,可是没想到,正在鞋子后跟落下去的时候,飞机受到气流的影响,剧烈地抖了一下,导致酉鸡这一脚,直接落在了王东来的小丁丁上面。

    “呃……”王东来身体立马躬了起来,脸上憋成了酱紫色,艰难地转过头去,一脸痛苦地看着酉鸡那张倾城绝代的脸庞。

    “惩罚……也不用这样吧?”王东来艰难地说道。

    酉鸡将脸转过一边去,俏脸通红,不过却强自镇定道:“活该!”

    王东来火了,问道:“你怕痒吗?”

    “怎么……”酉鸡的话还没有问完,王东来就飞快地脱掉了她的鞋子,用胳膊夹着她的双腿,使劲地挠她香嫩的脚心。

    “你……住手……好痒……哈哈哈……我……不行了……”酉鸡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想要打王东来吧,但是脚底心此刻正被挠痒痒,全身根本就没有力气,这拳头打在王东来的身上,也就没有多少份量。

    “认错的话,我就放过你。”王东来气道。

    “休想……呀!”酉鸡的话还没有说完,王东来继续在她的脚底板一阵蹂躏,搞的酉鸡上气不接下气,怕被别人听到,最终只能捂住嘴巴,强自忍着。

    有心想要把自己的双腿从王东来的胳膊上抽离吧,但是根本没戏,这个男人夹得很紧。

    “我,我投降。”最终,酉鸡终于认输了,要是再抓下去,身体就会变得奇怪了。

    “认错还是?”王东来反问道。

    “认错了。”酉鸡嘟着小嘴,不甘道。

    “嘴上说认错,身体好像不是很老实啊?”王东来嘻嘻笑道。

    “你……”酉鸡想要发怒。

    “算了,既然这样,就放过你了。”眼见酉鸡快怒了,王东来适时地放开了她香嫩的小脚丫。

    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完全就是酉鸡的缓兵之计,等王东来将手放开之后,酉鸡迅速将双腿抽了回去,继而用胳膊狠狠夹住王东来的头颅,把王东来的脖子挤得非常难受。

    “快要透不过气来了!”王东来求饶道。

    “就维持这种姿势直接到燕京吧。”酉鸡怒道。

    “不要啊——”王东来惨叫道。

    其实,这声充满不屈的喊声,是王东来装出来的,因为酉鸡的力道完全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而且他的头被酉鸡以这种方式夹在胳膊上,几乎跟酉鸡**的左边**挤在了一起,王东来享受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反对啊?

    当然了,嘴上还是要表现得傲娇一点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