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461章 用嘴帮我吸出来
    细针没入**,自然很难再拔出来,可是任凭那毒针留在脖子里,以后势必会影响到行动。

    王东来试着转了转头,能够感觉到那针卡在脖子上非常的难受。

    “要怎么拿出来呢?”王东来感到有些伤脑筋了。

    这时候,身后响起脚步声,黄姑娘走了上来。

    “你没事吧?”黄姑娘问道。

    “没事。”王东来笑了笑。

    “我刚才看到你最后愣了一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的身子突然之间变得有些僵硬。”黄姑娘不无担心地问道。

    正所谓旁观者清,王东来没有发现暗中偷袭自己的人是谁,或许黄姑娘看到了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王东来不再隐瞒,说道:“我刚才在测试的时候,被人用毒针偷袭了。”

    “什么?怪不得身子会突然一僵,我刚才可是为你捏了一把冷汗。”黄姑娘不悦道,“到底是谁,敢偷袭你?”

    听黄姑娘说话的语气,显然是没有发现暗中偷袭自己的人是谁了。

    “我也不知道。”王东来摇了摇头。

    “那现在怎么样?没事吧?”皇姑奶奶个不无担心地问道。

    “没事倒是没事,只不过那毒针留在了我的脖子里面,转头的时候会搁到,非常难受。”王东来皱眉说道。

    “我看看。”黄姑娘柳眉紧紧地皱在一起,发现王东来的脖子上确实有一点红色的血迹。

    用细嫩的小手轻轻将血迹擦干,黄姑娘眯着眼睛看去,却是发现,脖子上除了一个非常小的刺伤之外,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细针,想来那针应该是没入的非常深了。

    “针都没入了你的脖子,要怎么拿出来?”黄姑娘急道。

    看着黄姑娘一脸焦急的模样,王东来却是没来由地笑了笑:“你不是很看我不顺眼的吗?怎么现在反而对我的安危这么在意?”

    黄姑娘俏脸微微一红,羞怒道:“废话,你都叫我师傅了,我怎么能不照看着你?”

    王东来努了努嘴,说道:“原来如此,如果有一个可以帮我取出针的方法,但是要委屈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针没的这么深,不在你脖子上开个洞,根本不可能拿出来了。”黄姑娘叹了口气,而后怒道,“到底是哪个魂淡敢偷袭你?如果让我知道了,肯定饶不了他!”

    “好了好了,我现在又没死,你帮我把针拿出来吧。”王东来笑道。

    “我帮你拿出来?怎么拿啊?我连针的半个影子都没有看到。”黄姑娘无语道。

    王东来想了想,觉得这个方法虽然可行,但是让黄姑娘帮忙,难免会连累到她,而且她到底还肯不肯帮忙都还不知道呢?像她这种高傲的女人,应该是不会委屈求全帮自己那么做的。

    想到这里,王东来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虽然有个方法可以把针给拿出来,但是你肯定不会同意的,再加上针上有毒,怕是会连累到你。”

    “到底是什么方法?”黄姑娘没好气道。

    “你不会帮我的。”王东来叹了口气。

    “你说出来就是了,力所能及的话,作为师傅的我,还是会帮你的。”黄姑娘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好吧,我先问你几个问题,我脖子上的针有毒,这点毒液,怕是能够毒死一头大象了吧,你要是帮我,有可能你也会中毒。”

    “中毒?我都已经经历过练精洗髓和脱胎换骨,什么毒液能够置我于死地?”黄姑娘不屑道。

    “那好吧,就算是你不怕中毒,恐怕我说出这个方法来,你也不会同意的。”王东来在用激将法。

    “你说出来就是了,再磨磨蹭蹭,小心我对你不客气!”黄姑娘怒道。

    王东来嘿嘿一笑,觉得计谋成功了。

    如果说王东来不想拿出脖子上的这枚针,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了,趁着现在伤口还没有愈合,将针拿出来自然是最好了,不然的话,可就难办了。

    “我这个方法很简单,只要……”当下,王东来将嘴巴凑到黄姑娘的耳边,说了一番话。

    黄姑娘带着黑色面巾的小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耳朵是一个女人非常敏感的部位,王东来此刻嘴巴几乎碰到了她的耳廓,那说话时吹出去的热气,使她的耳朵感觉到一阵瘙痒。

    当然了,致使她真正脸红的,自然不是这种亲密接触了,而是王东来刚才所说的那番话。

    至于王东来说的是什么话呢?只有区区10个字,那就是……

    “你帮我用嘴巴吸出来吧?”

    “什么!”听了王东来的话,黄姑娘俏脸羞红,马上将头转向了一边,避免被王东来看到自己那脸红羞涩的样子。

    “用嘴帮他吸出来?那也就是说,要自己把嘴巴放在他的脖子上,然后用力吸允?”

    只是想想,黄姑娘便感觉到一阵面红耳赤。

    “怎么样?”王东来问道。

    “我……”黄姑娘眼神迷离,一脸犹豫。

    “用自己柔软的小嘴,去吸附在这个男人的脖子上,然后把里面的毒针给吸出来?这,这怎么可能嘛……”黄姑娘心里想道,“这就好像我在亲吻这个男人一样,我,我根本就下不了口啊。”

    看着黄姑娘在那边一下子皱眉,一下子脸红,眼神恍惚神情迷离的样子,王东来大概能够想到她心中的此刻的想法。

    “算了,我也知道这样很难为你,就让这针留着吧,但愿以后在扭脖子的时候,不要刺穿我的咽喉才好。”说到这里,王东来叹了口气。

    这番话,王东来明显是说给黄姑娘听的,就是在用苦肉计。

    那黄姑娘眉头深深地皱着,心里肯定是充满着矛盾。

    像她这种身份高贵的黑衣执法行者,从来没有让男人碰过自己的身体,可是此刻,用小嘴去吸一个男人的脖子,光是想想都让她面红耳赤。

    眼看着黄姑娘面露为难之色,王东来耸了耸肩,然后拍了拍黄姑娘的肩膀,说道:“你不必在意,虽然你是我的黄师傅,但是咱们毕竟也没有认识多久,也可以说是非亲非故吧,让你帮我把毒针吸出来,确实难为你了。”

    说完,王东来双手背在身后,向船内走去。

    “等等!”眼见王东来要离开,黄姑娘终于松口了,声音当中满含着一丝羞涩,闭着眼睛说道,“我帮你吸就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