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440章 你的生死与我何干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当中,王东来每曰都会挥10万次拳头,并没有刻意地去追求速度。.

    第一天,他从早上开始,挥完10万次拳,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过不了没多久,沈佳琦便回来了。

    也就是说,这10万次拳,他用了整整10个小时。

    之后的每天,王东来坚持不懈,每天都会挥完10万次拳方才休息,休息完之后,便开始电击训练。

    时间就在这枯燥无味当中缓慢地度过。

    一个星期之后。

    正当王东来还在琢磨着如何使出二段破军时,让他不知道的是,宁家大少宁天冲,却是已经找了过来。

    和第一次宁别篱一样,拿着王东来的肖像画,通过一番询问,经过二十几天的半游半找,他终于来到了沈家别墅外面。

    而之前的几天,他已经去过楚桑榆那边,并且发生了让王东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事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宁天冲是知道楚桑榆的住处的,所以从第二重境界出来之后,他在这个世界游历了一番,而后来到了楚桑榆的家中。

    此时的楚桑榆正在家中,专心的孕育着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怀孕之后3、4个月,肚子便会慢慢鼓起来,之后就会越来也大。

    从楚桑榆怀孕到现在,也已经差不多有5个月左右的时间了,楚桑榆的肚子已经能够看出来微微鼓起,连楚桑榆自己都能够感受到自己走路时候会有些不方便了起来。

    这一天,她正在客厅当中的沙发上看着书,然后,她用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大门口。

    起身,抬头看去,楚桑榆的大脑瞬间“轰”得一声炸了开来。

    “宁天冲!”楚桑榆不禁失声喊道。

    只见门口站着一位身穿西装,眼神阴翳的男人。

    这个人,楚桑榆以前就看到过,不是那歼诈卑鄙的宁家大少宁天冲,又会是谁?

    “桑榆。”宁天冲鹰钩鼻,眼窝深邃,薄薄的嘴唇煽动间,发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我们有多久没见过面了。”宁天冲脸上露出一丝yin邪的笑容,看着楚桑榆那姣好的容颜以及身上那种人妻般的慵懒气质。

    只不过当他的眼神落在楚桑榆微鼓的肚子上时,却是发现,楚桑榆居然怀孕了!

    “谁的?这咋种!”宁天冲脸上一改刚才虚伪的笑容,冲着楚桑榆大吼道。

    “是谁的,也不关你的事,我现在已经不是圣女之身,你又何必千里迢迢来找我?”楚桑榆的眉头皱了起来,脸上露出警惕的表情。

    “混账!你是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我自然要来找你!”宁天冲一脸怒不可遏,走上前来,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楚桑榆的肚子。

    看到宁天冲那过激的反应,楚桑榆向后退了好几步。

    “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已经怀孕,你来找我又有什么用?”楚桑榆不无慌张地说道。

    “哼!是不是这个人的孽种?”说着,宁天冲将手中王东来的画像拿了出来,呈现在王东来的眼前。

    “不是!”楚桑榆想要袒护王东来,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袒护那个夺了自己贞c使自己人生一片惨淡的那个男人。

    “哼!看来你是很在意他了,好啊,我先废了他的孽种,再去杀了他!”说完,宁天冲脸上露出一丝恶毒阴险之色,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开始脱起衣服来。

    很明显,他接下来要对楚桑榆做出某种不轨的举动。

    看着这宁天冲居然要强来,甚至于根本不顾自己已经怀孕的身躯,楚桑榆绝望般闭上眼睛,一滴清泪从她的眼角滑落,朱唇微启,说出了一番决绝的话语:“但愿我下次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印入眼帘的是你的脸。”

    说完这番话,不等宁天冲胡来,楚桑榆的皮肤开始发黑发干发硬,最后竟是在宁天冲的眼皮底下,变成了一块人形的木头。

    “端木一族的禁术,木化吗?”宁天冲喘着粗气,恶狠狠地说道,脸上写满了不甘心。

    木化,是端木一族特有的招数,在遇到非常危险的情况下,将自己的身体木化,只有用火才能将身体焚毁,不然便将永世留存。

    只不过这个木化虽然可以让端木一族多过许多浩劫,但是想要再次被唤醒,机会却是非常的渺小,短则几年,多则数十年,甚至成百上千年。

    因为木化之后,他们的思想已经处于休眠的状态,是没有自主意识的,只有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将他们唤醒。

    眼见楚桑榆居然木化了,宁天冲无可奈何,只得一拳狠狠地砸在墙壁之上,把别墅的墙壁都直接击穿了。

    不过很快的,宁天冲就找到了发泄的对象,手中画卷当中的男子,那个敢抢自己未婚妻的男人。

    这是3天之前发生的事情,通过3天时间的寻找,此刻的宁天冲已经站在了别墅大门前。

    院子当中,王东来正在挥舞着10万次直拳,突然的,就听到待在一旁的黄姑娘说了这么一番话。

    “外面有人造访,似乎来者不善。”

    随着她的话音刚刚落下,门卫处便传来何伯的一声惨叫。

    王东来收拳,气沉丹田,继而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姑娘。

    外面的动静,直到何伯发出惨叫之前,王东来都没有注意到,显然外面那个人实力不同寻常。

    “到底会是什么人呢?”王东来暗暗心惊。

    很快的,一个身穿西装一脸刻薄的男子从大门口显露出身形。

    看到此人,黄姑娘的眉头不易察觉地皱了起来。

    “怎么?你认识他?”王东来看到来人一脸愤怒的神色,就知道这个人肯定不好惹。

    而且何伯刚才那一声惨叫也让王东来有些担忧,看来何伯是遭遇了什么不测了。

    “认识。”黄姑娘语气冰冷地说出了这两个字。

    待宁天冲走到距离王东来还有不到10米左右的距离时,他摊开手中的画卷,然后进行了一番对比,继而深陷的鹰眼中爆射出一道寒芒,一脸歼险地问道:“前些天,我妹妹来找过你,方便告诉我她现在去哪里了吗?”

    宁天冲虽然再向王东来问话,但是语气当中明显夹带着一丝命令和威胁。

    “你妹妹?”王东来的眉头深深皱起,暗道:现在的高手怎么这么多?这个人又是谁?他妹妹来找过我……他妹妹?

    他妹妹!

    王东来整个人一惊,脸上表情非常地骇然,显然已经想到了什么。

    “宁别篱的哥哥,那个和楚桑榆指腹为婚,第二重境界4大家族之一的宁家大少?”

    想到这里,王东来眯了眯眼睛,笑道:“敢问你妹妹是……”他想要和这个宁家大少打太极,继而找机会脱身,但是……

    宁天冲根本就没有给王东来任何有可能脱身的机会,甚至于说话都没有让他说完,直接冲上前来,一个上勾拳击向王东来的腹部。

    面对宁天冲,王东来丝毫不敢小觑,连忙将神速技打开,堪堪地躲开了他的一拳,继而身子一转,跑到了黄姑娘的身后。

    此刻王东来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眼前这名身材姣好,脾气暴躁,胸部很大,智商不高的黄姑娘了。

    “他如果要杀我,你不会置之不理吧?”王东来压低声音,把嘴巴凑到黄姑娘的耳旁,一脸哀求地说道。

    虽然这宁天冲的实力很强,但是王东来却觉得,他并不可能是黄姑娘这个传说中炼气境强者的对手。

    王东来想的没错,宁天冲的实力也只是练精洗髓顶峰而已,与炼气境还差两个级别。

    如今王东来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练精洗髓的初期,要是用上神速技,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落败,但是如果在黄姑娘的眼前暴露了实力,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被带进第二重境界,所以王东来不敢随便显露实力。

    “这是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我只负责盯着你而已,没有义务出手帮你赶走苍蝇。”黄姑娘不屑地笑道。

    王东来顿感头疼,他最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

    “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一起住了这么久,你难道一点感情都没有?”王东来气道。

    “哼,你上次袭击我胸口的事情,我还没有早你算账呢!”黄姑娘气道。

    “都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要耍大小姐脾气了好吗?”王东来无语道。

    “你的生死,与我何干?”黄姑娘却是一点都不买账。

    再看宁天冲那边,看到王东来居然躲开了自己的攻击,阴翳的眼睛眯了起来。

    “再问你一遍,我妹妹去哪里了。”

    “想必你就是宁家大少了吧?”王东来继续站在那黄姑娘的身后,笑道。

    “正是!”宁天冲一脸恶毒道,“再问你一遍,这是最后一遍,我妹妹呢?”

    “死了。”王东来不屑地一笑。

    宁天冲的脸色瞬间凝固了起来,王东来甚至能感觉到四周的气氛都有些压抑了起来,下一刻,那宁天冲面目狰狞,额头青筋暴露,怒吼一声,直接向王东来冲去。

    “我要你给她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