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77章 对不起,谢谢
    “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破掉这个咒印?”王东来问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就是你当初那样对我的惩罚。”楚桑榆怒道。

    “那也就是说,现在我只能碰你一个女人?”王东来眯着眼睛说道,然后坏笑着拍了拍楚桑榆的肩膀。

    “你想干什么?”这句话,楚桑榆几乎是跟花姐同时说出来的,而且很快的,王东来的后脑勺就挨了一个爆栗,自然是花姐敲的了。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老实点,不然的话,我真的要打你了。”花姐气道。

    王东来无语了,心说:你之前那些还不算真的打啊?

    在花姐面前,王东来是凶不起来的。

    “花姐,有什么方法可以破掉这个东西?不然的话,我岂不是一辈子碰不得女人?”王东来问道。

    “办法倒是有一个,维系你们之间的事物就是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把小孩打掉,或许你们之间的联系就会解除。”花姐充满怨念地白了王东来一眼,语气不悦地说道。

    “或许?”王东来皱眉道。

    “我也是推测的,不过死马当作活马医吧。”花姐说道。

    王东来点了点头,心想:现在也只有这样了。

    “没用的。”楚桑榆的声音在这时候响起。

    “什么没用?”王东来问道。

    “我说打掉孩子没用的,我们的血液已经互溶,岂是打掉孩子就能解开?”楚桑榆嘲笑道。

    “也就是说,我以后一辈子都只能跟你在一起了吗?”王东来一脸苦恼。

    “谁要跟你在一起?”楚桑榆不悦道。

    “我不能跟其他女人好,你不是也不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

    “对啊?但是这样不能说明我们就得在一起啊?”楚桑榆不屑地说着。

    听完楚桑榆的话,王东来转头看了一眼花姐,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反正不管有没有用,都得把孩子打掉,我可不愿意你这么年轻就做父亲。”花姐皱眉道。

    王东来点了点头,确实如花姐所说,不管最后的结果到底有没有用,孩子是不能留的,不然的话瞒的了初一瞒不了十五,要是几年之后有个小孩跟在身后叫着自己爸爸,那不得被美女师傅给一掌劈死。

    “孩子不能打。”听说王东来要打孩子,楚桑榆急了,“如果孩子打掉,我就会死。”

    “你会死?”王东来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不过一旁的花姐倒是没有什么异样,在她想来,或许楚桑榆的死活跟她无关吧,只要能够让王东来从她身上摆脱出来便可以了。

    “算了,你肯定很希望我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就打掉吧。”楚桑榆气道,然后站起来在地上蹦了蹦。

    王东来连忙将她的娇躯一把抱住,以免她真的因为剧烈的跳动而使得孩子掉下来。

    “干什么?你放开我!”楚桑榆挣扎道。

    “别跳了,我对你做了那种事情,怎么可能还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一定还有别的方法的。”王东来说道。

    “我死了,你不就可以摆脱束缚了?难道你不想吗?”楚桑榆看着身下将自己抱在空中的那个男人,故作生气地说道。

    “当然想啊。”王东来这句话说完,楚桑榆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比较伤感,只是王东来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虽然非常想,可也不能让你死啊?如果我们两个人当中必须得死一个才能解脱,那还玩个屁!我王东来虽然在你眼中卑鄙了一点无赖了一点,但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了我去死的。”

    王东来这番话说的很平淡,确实如他所说,他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为他去死,即使是楚桑榆也一样。

    但是在楚桑榆听起来,却一点也不平淡,反而原本平静的内心就好像投入了一枚重磅炸弹一般,瞬时间炸起惊涛骇浪。

    “你真的这样想?”楚桑榆想要再次确定王东来的那番话,有可能第一次是脑子一热,脱口而出的,要是第二遍他还这么说,那么楚桑榆就相信了。

    “真的这样想。”王东来抬起头来,双眼跟楚桑榆直视在一起,一脸认真。

    说实话,楚桑榆的心已经有点软了下来,而且她刚才说了谎,如果将孩子打掉了,不单楚桑榆自己会死,连带着跟她血脉相连的王东来也会死去。

    如果王东来真的狠心让自己死的话,楚桑榆倒也不怕,反正生亦何欢死亦何哀,到时候大不了同归于尽,而现在,看到王东来居然不想自己死去,也就是说他是在乎自己的。

    想到这里,楚桑榆心一软,眼神柔和了下来,说道:“放我下来吧。”

    王东来摇了摇头:“我怕放你下来之后,你会继续乱动,到时候孩子掉了,你死了,这并不是我所期望的。”

    “你放我下来就是了。”楚桑榆小声抱怨道。

    “你不答应的话我就不放你下来了,免得你会做傻事。”王东来不悦道。

    “我答应你不会那么做了。”楚桑榆将头转向一边,故作生气地说道。

    “哦。”王东来应了一声,当下小心翼翼地将楚桑榆放了下来。

    一旁许久没说话的花姐眼见两个人在那边你一言我一语的打情骂俏,重重地哼了一声:“我有点不舒服,要去休息一下。”

    花姐说完,不等王东来回话,转身就走进了旅馆当中。

    王东来坐在椅子上,一只手痛苦地扶着额头,很显然是非常的伤脑筋了。

    “你是不是后悔了?后悔当初那么对我?”看着王东来愁眉不展的样子,楚桑榆问道。

    “有后悔,但更多的是惭愧。”王东来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不该对你那样做,当时我只是因为太过担心若寒,而龙婆也是受到你的指示,所以才折磨若寒的,我当时脑袋一热就干出了傻事,要是让我重新选择,我一定不会对你那样做了。”

    “这么说,你知道自己做错了?”楚桑榆的心已经有点松动了。

    “何止错了,简直就是大错特错。”

    “只要我死了,你就不用再受到这种枷锁的束缚,你真的不想杀我?你以前不是恨不得我死的吗?”

    “以前是因为你要杀沈佳雪,所以我才要杀你,而现在你是为了让我解开咒印,才要去死,完全不能一概而论,我再说一遍,我不会让任何女人为了我去死,所以你别想了,我不会让你死的。”

    王东来的语气非常的坚定,坚定到楚桑榆听完之后,心里泛起了点点涟漪,很长时间都无法平静。

    不知道怎么的,楚桑榆心里升起一股暖流,嘴角不受控制地笑了出来。

    似乎是深怕被王东来看到,她故意转过身去,做出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语气平静地说道:“念在你有这份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我们端木一族的咒印,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解开。”

    “什么方法?”本来已经放弃治疗的王东来心底马上燃起火花,一脸激动地问道。

    “只要……”当下,楚桑榆将嘴巴凑到王东来的耳边,说了一番非常神秘的话。

    “这么做,你会不会死?”王东来一脸警惕地问道,“如果你还是会死,这个方法我不会尝试的。”

    楚桑榆已经彻底感动了,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到了如今的关头,却是还在为自己着想。

    “我不会死,你去找那些东西吧。”楚桑榆笑道,这是自王东来夺去她的贞艹之后,第一次露出这种和煦的笑容。

    “真的?”王东来却是不放心,还要再问一遍。

    “你到底有完没完?不信任我就算了。”楚桑榆气道。

    “好的,我这就去找。”王东来说完,便要走,只是走了没几步,又退了回来。

    正当楚桑榆以为他王东来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王东来走到楚桑榆的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对不起,谢谢你。”

    说完,轻轻地对着楚桑榆光洁的额头亲了一口。

    这一次亲吻,王东来并没有要占楚桑榆便宜的意思,而是为了感谢她,以及对她表示自己的愧疚。

    这一切,楚桑榆都真切地感受到了,毕竟此刻他们两个人的心连在了一起,能够体会到对方心中的感受。

    楚桑榆愣住了,就愣在原地,连王东来已经走了好一会儿都不自知,直到听到那跑车马达的发动声,才回过神来,之后,她便看着王东来离去的方向发起了呆。

    只不过待王东来走后,花姐却是从旅馆里面再次走了出来,同时来到楚桑榆的身后,用手中的扑扇边缘抵在楚桑榆的脖子上。

    “是不是真的打掉孩子,或者杀了你就可以让东来解脱?”王东来在乎楚桑榆的死活,但是花姐却不在乎,如果用楚桑榆的死能够换回王东来的自由,她很乐意当刽子手。

    “哈哈?”楚桑榆却是并不慌乱,尽管那扑扇的边缘已经在自己粉嫩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只要我死了,那王东来也活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