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59章 不伦之爱
    解下外套,花姐里面只是穿了一件小小的内衣,胸膛上的丰满呼之欲出,而下身,则是一条白色的细带小亵裤。.

    花姐的身子虽然风韵,但是却不胖,真要说起来,她的身材跟吉泽明步老师有点相像,不过脸蛋自然是比吉泽老师要艳丽许多。

    “臭小子,我可上来了。”花姐一脸狡猾地说道,看得出来是心情极好。

    王东来连忙转过身去背对着花姐。

    虽说已经想通了,但是说一点也不尴尬,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花姐可是王东来的长辈,与长辈同睡一张床,要是传出去影响肯定不好,被美女师傅知道了,那更是要往死里打的。

    在王东来的心里,花姐可是有着姑姑一般的角色啊,和自己的姑姑那个啥,你以为你是杨过啊!

    感受到身后的花姐揭开了被子,然后钻了进来,王东来能够感觉到花姐那滑嫩的肌肤与自己的身子轻微摩擦的那种微妙的触感。

    花姐身上很香,即使背对着她,王东来也能够闻到一股泌人的香味。

    本来王东来感觉到非常的尴尬,但是感受着花姐的大腿在自己的身上轻微触碰摩擦的感觉,王东来竟是感觉到了些许的快感。

    “这也太大逆不道了吧?”王东来心中暗道,整个人显得有些拘束了起来。

    “臭小子,你说说有多少年没有跟花姐一起睡了?”花姐嗔怒道。

    “呃……8年了吧。”王东来尴尬道。

    “对啊,8年了,你这白眼狼,花姐以前对你那么好,还比不上你那个黑心师傅?”花姐的语气里面明显有些吃醋的味道,“在这8年的时间里,你是不是跟你那黑心师傅一起睡的?”

    “怎么会。”王东来大惊失色,“我看到师傅躲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跟她一起睡,如果真的敢跟她一起睡,还不被打死啊?”

    “真的没有睡?那黑心女人怎么可能放着这么清秀的一个小子不顾?要知道山上可是只有你一个男人。”花姐用手抱住王东来的胸膛,不信道。

    “真的。”王东来汗颜,美女师傅的床,自己想都不敢想,除了那一次因为用2000伏的电压导致晕了过去,从而在师傅的床上睡过一次之外,根本就连她床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那这么说,你的第一次还在?”花姐问了一个比较大胆的问题。

    不过如她这般年纪,说出这番羞耻的话倒也一点都没有遮遮掩掩的意思,都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好害羞的。

    只不过花姐不介意,王东来却是老脸一红,只得牵强地说道:“还在,还在。”

    “嘻嘻,怪不得这么害羞,要不要花姐帮你破了?”花姐巧笑嫣然道。

    “啊?”王东来彻底懵了,心说:花姐,我可是把你当成姑姑看待的,你怎么能这样呢?

    只不过心里虽然反抗,但是王东来的身体却很诚实,毕竟已经是18岁的成年人了,对于女人的身子非常的好奇,尤其是花姐这种成熟的身体,以及e罩杯的坚挺。

    感受到背上紧贴着的那两团柔软的事物,耳边听着花姐的花言巧语,再加上花姐的手非常不老实地攀上了王东来的胸膛,那青葱一般的手指甚至还在王东来的ru头上撩拨了一下,让王东来感觉到了一种触电的感觉。

    不知不觉间,王东来的下腹竟是感觉到一股热流升腾而起,那一条传宗接代的事物竟是悄悄然挺立了起来。

    “花姐,不要……”王东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被动,不知道为什么,与花姐这么亲密地睡在同一张床上,让他感觉到非常的慌张以及一丝罪恶感。

    试想,你的姑姑此刻睡在你的身后,还不停地挑逗你,你的内心会怎么样?一定是诚惶诚恐百感交集,又兴奋又饱受煎熬。

    王东来感觉到一股无法言明的快感,大脑已经快要沦陷,但是心中的那丝有关于道德的东西却是让他硬是挺了下来,没有做出禽兽一般的举动。

    “花姐,我们之间……不可以。”王东来艰难地说出这段话,然后用手握住花姐攀附在自己胸膛上的小手,将之移了开去。

    “花姐以前不也是这么对你的吗?难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花姐的语气当中有些惊讶。

    “我现在都已经18岁了,虽然依旧纯洁,但是却不再天真,你这样跟我靠得这么近,我肯定会有反应的啊。”王东来脸红道。

    “哦?有反应了?”花姐掩嘴娇笑道,而后右手顺着王东来的腰身缓缓下移,向着王东来的禁地游走过去。

    正当王东来察觉到不妙,想要起身逃走的时候,奈何身子却是不听使唤。

    两天的时间,那神速技加破军的副作用还是让王东来感觉到全身酸软无力,哪里躲得开花姐的小手?

    于是下一刻,王东来下身的坚挺便被花姐给掌握了。

    “好大!”花姐不由惊叹。

    “花姐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姑姑看待的。”王东来急道,虽然他一生风流不羁,但是起码的道德观念还是有的。

    “我可不是你的姑姑,其实我……”花姐正要说什么,不过最后却是欲言又止了。

    “真是个愣小子,榆木脑袋,顽固不化。”花姐不悦道,当下紧紧地捏住了王东来的那根东西。

    不是轻轻地握住,而是紧紧地捏住。

    王东来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花姐的手居然这么的娇弱纤柔,只是被她这么捏着,就感觉到一股无与伦比的舒爽冲击,当下下身抖动了几下,竟是精关不守,一个没忍住射了出来。

    以前的他,可是能够随随便便坚持半个小时的啊,可是现在,只是被花姐的纤手握着,便已经这么不堪,可想而知这个女人对异姓的杀伤力有多么的巨大。

    仿佛是感觉到了异样,花姐“咦”了一声,轻轻把手给移了开去。

    “我要去洗个澡。”脱困之后的王东来使出吃奶的劲从床上爬了起来,而后飞奔向浴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