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45章 哭泣的沈佳琦
    念及此处,王东来觉得很有可能,再次敲了敲门,轻声道:“佳琦开下门,我知道你在里面,如果你不开门的话,我就进来了。.”

    说完,王东来握住门把手试图开门,却是发现房门从里面反锁了。

    至于此刻的沈佳琦,确实在房间当中,坐在床上,怀里抱着一个洋娃娃的巨大抱枕,却是一脸憔悴,双颊上挂满水珠,竟是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

    眼见沈佳琦还是没有要开门的意思,王东来觉得不管她遇到了什么伤心的事情,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给她时间,等时间冲淡了她的这份悲伤,应该就会好一点了。

    本来王东来还以为沈佳琦遇到了什么不测,不过确定她在房间里面的话,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况且她锁着门,也是不想有人闯入,如果自己把门破坏闯进去,看到了她泪流满面的样子,到时候的场面肯定会非常的尴尬。

    想通了这一点,王东来只得妥协道:“佳琦你没事吧?在哭?”

    沈佳琦极力压制着哭声,但是却想不到依旧被王东来给听到了,当下心一慌,说道:“我没事,只是心情不太好而已。”

    “没事的话,那我走了。”门外传来王东来的声音。

    一听王东来要走了,沈佳琦却是生出一股不舍的感觉来,心想:“居然连问都不问我为什么哭,也不安慰我一下,就这么走了,果然是对我没有任何感觉的,也怪不得会不想跟我结婚了,我看师傅不同意只是借口而已,是你根本不想结吧。”

    沈佳琦心里抱怨道:“也不知道我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会喜欢上你……”

    沈佳琦哭着哭着就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有点累了,累了就不知不觉间睡着了,睡着睡着就做了个噩梦被吓醒了,醒来之后就怎么也睡不着了。

    打开房间的电灯,沈佳琦才发现自己昨天晚上没有脱衣服。

    穿着拖鞋,沈佳琦打开房间的门,想要下楼去冰箱里拿点牛奶喝。

    可是下楼之后,却是发现王东来正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当中,以坐着的姿势闭着眼睛,好像是睡着了,而楚桑榆那个女人,则是侧身躺在3人沙发上,身上盖着一张毛毯,开着小嘴呼呼大睡。

    沈佳琦非常奇怪,楚桑榆现在是人质,居然能够睡得这么的香,要知道她旁边可是坐着一个无赖啊,就没有一点危机意识?而且更让沈佳琦惊讶的不是这个,而是王东来,居然坐着也能睡着。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所关心的,想起这个男人假借师傅的名义拒绝了与自己的结婚,沈佳琦看向他的眼神就充满无限怨念。

    当下白了一眼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王东来,向厨房走去。

    打开冰箱,拿来一个杯子,将里面的灌装牛奶倒入杯子当中,沈佳琦似乎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向这里靠近,而且还传出王东来的自言自语声。

    不用想,肯定是那个男人走了过来。

    察觉到王东来的靠近,沈佳琦的身子绷得紧紧的,就像是做贼心虚被抓个正着一般,一脸慌张。

    王东来是故意发出声音的,他刚才早就听到了沈佳琦走下楼来的声音,只不过现在才睁开眼睛,还发出声音,只是不想大半夜的吓着沈佳琦。

    试想,要是有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在大半夜出现在你的面前,你会不会吓一跳?王东来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才在走路的时候发出了声音。

    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沈佳琦心里有些慌张,而后理智告诉她:“我又没做什么坏事,而且这里是我家,我干嘛要紧张?”

    想到这里,沈佳琦整个人终于显得有些放松了起来,她感觉到紧张,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王东来。

    假装不知道跟他谈婚论嫁的事情?继续和以前一样友好的相处下去吗?这样沈佳琦感觉到一丝不甘心,本来明明跟王东来在一起已经近在咫尺了,最后却是不了了之。

    去讨好他?向他暗示自己心里的意思博得他的欢心?这种事情沈佳琦显然做不出来。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男孩子追自己,而且自己还始终不动如山,现在居然要自己倒追男的?莫非是因果报应?沈佳琦想想都觉得脸红。

    保持冷漠的关系,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让时间来冲淡这份不美好的记忆以及心灵的疮伤?别逗了,这样感觉怪怪的,就仿佛他没有跟自己结婚,自己在生他的气一般,而且真的不理睬他,自己做的到吗?

    这一刻,沈佳琦的心中思绪万千,充满矛盾,不知所措。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王东来却是已经来到了厨房,向她露出了一个纯洁的微笑。

    “大半夜的喝冰牛奶,也不怕着凉?”王东来没好气地说道。

    虽说别墅中的中央空调一直开着,倒也不显得十分寒冷,大概恒温常在23摄氏度左右,但是现在是在晚上,而且还喝着冰牛奶,本来还感觉没什么的沈佳琦,在王东来说完这番话之后,却是不知为何一口冰牛奶下肚,身子轻轻打了个激灵,感觉到了一丝寒冷。

    看到沈佳琦刚才那轻微地颤动,王东来摇了摇头,从她羊脂玉凝般的手中夺过杯子,声音轻柔地说道:“我帮你热一热再喝吧。”

    说着,王东来拿来一个脸盆,倒上开水,而后把杯子放到了热水中间。

    看着王东来这一系列的动作,沈佳琦感觉到心头又温馨,又难受。

    她喜欢保持沉默,不管是高兴的事,还是悲伤的,都喜欢藏在心里,这样也使得别人无法猜透她内心当中的真实想法。

    王东来今天之所以如此献殷勤,不是因为发现了沈佳琦喜欢自己,而只是因为沈佳琦在傍晚的时候哭的很伤心。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哭泣,但是作为男人,而且是别墅当中唯一一个带把的,王东来觉得自己有必要安慰安慰这个柔弱的女人。

    一开始王东来没有问,而是等牛奶热的差不多了,从热水中拿出来,交到沈佳琦的手中,这才笑道:“牛奶热好了。”

    看着王东来那仿佛春风吹拂般的笑脸,以及捧着手中那丝丝温存的热牛奶,沈佳琦的双眼天真无暇,就仿佛这黑夜一般,深邃异常,也不知道她的心里在想些什么。

    “谢谢了。”良久,沈佳琦终于朱唇微启,说出了这么两个字来。

    “谢谢?这么见外干嘛?”王东来笑道。

    “当然要见外了,你又不是我老公。”沈佳琦努了努嘴,不过这番话只是她心中抱怨的,并没有说出来。

    眼见沈佳琦没有说话,王东来讪讪地笑了笑,直入主题道:“对了佳琦,晚上我好像听到你房间里面有哭声,你在哭吗?”

    “没有啊?”沈佳琦面露疑惑之色。

    王东来知道她是在强装镇定,沈佳琦这个女人,王东来一直觉得她是很坚强的,坚强在什么东西都可以独自承受,但是他现在发现,在这坚强的背后,却还藏着一丝柔弱,柔弱到不敢把心中悲伤的事情说出来。

    眼见沈佳琦不想说,王东来叹了口气:“既然你不想说,我也就不多管闲事了,如果是张勇的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看着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可是很心疼的啊。”

    “恩。”沈佳琦点了点头,“现在没事了,不是张勇的事情,是我自己的私事,突然就感觉到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种感觉来得莫名其妙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哦,没事就好,那你早点睡吧,明天早上8点,记得下楼来吃早餐,到时候我买你最爱吃的手抓饼。”王东来笑道,然后向楚桑榆点了点头,回到了沙发上,继续闭上眼睛作沉思状。

    沈佳琦的大脑里面还暂时定格在王东来一笑转身的画面,心里哀伤道:“拒绝了我爸让你跟我结婚的请求,如今又对我这么温馨,让我忘都忘不掉,你怎么能够这样不负责任?”

    这个晚上,楚桑榆手中捧着早已经凉了的牛奶,不舍得喝下,在房间里带着耳机,听了一晚上悲伤的旋律。

    “你伤害了我,还一笑而过,你爱的贪婪我爱的懦弱,眼泪流过,回忆是多余的,只怪自己爱你所有的错……”

    第二天早上8点钟,沈佳琦脸上带着一脸的倦意下楼来了。

    昨天王东来跟她说的话她还记在心里,8点钟让自己下楼来吃早餐,可是下楼之后,却是发现王东来并没有离开,而是坐在沙发上一脸为难地看着自己。

    “怎么了?早餐呢?”沈佳琦好奇地问道。

    王东来挠了挠头发,讪讪地笑道:“我忘记有这个麻烦精在了,不能离开她的身边,也不能带她出去,把她趁机溜了。”

    王东来用手指了指楚桑榆,一脸为难。

    听到这话,一旁的楚桑榆撇了撇嘴,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叫了,她们昨天晚上就没有吃晚饭,一直饿到了现在,不叫才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