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33章 女人初夜的后遗症
    确实,王东来刚才没有掌握好糖的份量,所以放了很多,才使得这碗粥喝起来非常的甜,甜的都快要腻了。.

    但是沈佳琦在碗里舔了一口,却是感觉甜到了心间一般,这是一种心里的感觉,无关味觉。

    由于天色还早,根本就还不到睡觉的时间,所以王东来只是站在了门口的位置,双手环抱在胸前目视着远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楚桑榆躺在**,盖着被子,因为有王东来的在场,所以她没有脱去衣服睡觉,就这么穿着外套。

    昨天晚上被王东来那个之后,到现在她都能感觉到下面很疼痛,估计是肿了吧,而且王东来昨天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动作非常的粗暴,还持续单调的活塞运动长达半个多小时,更是直接把精华留在了里面,导致楚桑榆现在还能感觉到下面有点粘粘的,非常难受。

    而且这还不算,现在的楚桑榆甚至能够闻到一股仿佛咸鱼一般的淡淡的腥味。

    本来万念俱灰的她感觉一切都没有什么了,那东西留着就留着吧,反正自己已经打算一死。

    不过经过一天时间的缓和,她已经稍微有点精神了,特别是刚才狼吞虎咽一般吃了王东来亲手煮的白粥,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是却让她发现,自己潜意识中好像还不想死。

    一个人就是这样,当心灵产生出巨大的疮伤之后,有可能会一味的想死,但是时间是心灵最好的良药,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份心灵上的疮伤便会渐渐地淡化,而楚桑榆此刻就是属于这种情况。

    躺在**,面无表情地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瘦弱的背影,楚桑榆内心当中非常的复杂。

    “今后的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亦或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活下去?端木一族的圣女?呵呵,真是可笑,如今都已经失去了贞**,还何来圣女之说。”楚桑榆心中情绪非常复杂,无疑王东来毁了她的生活。

    慢慢揭开被子,整个人靠在床头坐了起来,楚桑榆伸出碧藕般的双手,把双手放在衣服的下摆处,而后慢慢撩了起来。

    随着她手上的动作,一段**的小腹便逐渐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楚桑榆的腰部很细很白,上面没有一丝一毫的赘肉,虽然王东来没有摸过,但是一看就是非常的滑嫩。

    此刻,那里洁白无瑕,毫无污点,而且皮肤非常的滑嫩,就仿佛那刚出生的婴儿一般。

    本来这一切似乎都没有什么,但是楚桑榆看到之后,眼泪却是不禁再次滑落而下。

    因为原本附着在上面的那一个奇怪的纹身不见了,什么都没有了,上面没有任何东西,有的,只有**的皮肤,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这种印记,是端木一族独有的守宫砂,而今贞**已经失去的楚桑榆,早就已经没有了这么一个印记。

    也就是说,从这个印记在不在就可以判断楚桑榆到底还是不是**,如今既然印记不见了,自然就不是了。

    “我到底该何去何从?”楚桑榆一脸迷茫,喃喃自语,“没有了守宫砂,宁家还会要自己吗?嫁不进宁家,端木一族还可以复兴吗?算了,我累了,今后就让我浑浑噩噩地度过余生吧。”

    仿佛是听到了身后的动静,王东来转过身来,第一眼就看到了楚桑榆那洁白无瑕的腹部。

    “不冷?”王东来皱眉问道。

    “不用你管。”楚桑榆淡淡地说了一句,语气当中显示着一种不耐烦的意味。

    王东来耸了耸肩,找了个没趣。

    虽然楚桑榆的语气里面透露着一股对自己的厌恶,但是已经肯和自己说话了,不再是之前的那种万念俱灰的状态,王东来还是比较乐意看到她现在这副样子的,起码不会再寻死了。

    所以看到楚桑榆渐渐地从阴影当中走了出来,王东来努了努嘴。

    “喂,这里有没有洗澡的地方。”楚桑榆问道,语气当中并没有任何对于王东来的好感,反而是充满了讨厌。

    但是身下粘粘的感觉让她着实非常的难受,而且现在的她大脑已经重新开始思考了,更是在担忧如果任由这男人的精华留在体内,会不会导致怀孕。

    “有啊。”王东来眨了眨眼睛说道。

    “带我去。”楚桑榆的语气当中怀着一种不容拒绝的态度,不过王东来也不会万般阻挠就是了,洗个澡,对于楚桑榆来说是很简单的一个要求,王东来能满足的,自然会满足她。

    来到床边,王东来准备将她抱起来,但是很快便被楚桑榆柔弱的小手给轻轻推开了。

    “离我远点。”楚桑榆淡淡地说了一句。

    王东来摊了摊手,表示无所谓,不要自己抱,他还求之不得呢。

    穿好鞋子下床之后,楚桑榆走了几步,发现很疼,于是脚步难免就略显蹒跚。

    这是经历了第一次之后的后遗症,不过只要休养几天就会好了,不碍事。

    “真的不要我扶你?”看着楚桑榆一边走一边摇晃的身躯,显得非常吃力,王东来好心地问道。

    楚桑榆没有说话,一步一步向外走去。

    王东来也就不再发问,静静地跟在她的身后。

    跟在楚桑榆的身后,王东来看着眼前这个美人的娇躯,想入非非了起来。

    楚桑榆的身子很柔弱,而且非常的高挑,167公分的身高,此刻穿着一双马丁靴,使得她看起来足有170多公分,苗条的身材,**的**以及盈盈一握的小蛮腰使得她的背影都看起来那么的完美。

    挺翘圆润的**在走路的时候左右轻轻扭动,那包**皮革小短裙非但没有遮盖住她的风韵,反而勾勒出了她**上的**,惹人无限联想。

    看着楚桑榆那随着走动而轻轻扭送的**,王东来无来由地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

    虽然当时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直接扒下了楚桑榆的裤子就霸王硬上弓顶着她从后面进入了。

    但是脑袋发热的他身体的触觉还是有的,只觉得楚桑榆的那里非常的紧实,自己奋力之下,也只是勉强进入了三分之一而已。

    前方仿佛有什么东西阻挠着自己一般,不过最终还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多尝试了几次之后,总算是没入了其中。

    那时候的王东来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状态非常的狂暴,连他自己都顶的有些生疼了,更别说生平第一次经历,身体还非常娇嫩的楚桑榆了。

    王东来开始有些暗暗后悔了,与楚桑榆的初次,感觉和唐巧巧以及若寒的截然不同,因为当时的他整个身心都处于一种报复的**当中,并没有好好品尝楚桑榆娇嫩的花心,也没有细细感受到当时的美妙之境。

    对于王东来来说,现在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总共有3个,唐巧巧,若寒和楚桑榆,在她们3人之中,唐巧巧的初次对于王东来来说是最难忘的,也是最美好的。

    毕竟与唐巧巧的那次,王东来也正式告别了初哥的身份,两个人当时都是处于一步步摸索,共同探讨的境地,才最终修成正果,这是一个极具纪念意义的事情。

    把楚桑榆带到别墅当中一楼的卫生间里面,王东来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这样楚桑榆就不干了,虽然自己的身子已经被眼前的这个男人给掠夺一空,甚至还做了更加亲密的事情,但是在王东来面前**身躯,这种羞耻的事情她还做不出来。

    “你出去。”楚桑榆提醒道。

    “那不行,我现在没有绑着你,万一我不小心疏忽之下把你给弄丢了,我可就得不偿失了,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解开你身上的束缚,现在又让你洗澡已经是我心软的表现,其它的可不能由着你。”王东来语气当中充斥着一股毋庸置疑。

    听完王东来的话,楚桑榆沉吟了起来:“是啊,我现在是她的人质,她能够解开我手脚上的束缚,已经是非常的宽容了吧,而龙婆那里的若寒,肯定连洗澡的权力都没有吧?”

    想到这里,楚桑榆猛地摇了摇头:“我怎么会帮这个无赖说话?他可是卑鄙的拿走了我的贞**,毁了我一切的男人,如今没有束缚着我,又让我洗澡,肯定是觉得对我不起才这样的。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对我怀有愧疚?我让龙婆抓走了若寒,还当着他的面折磨了一番若寒,他惩罚我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什么合理啊?难道他昨天晚上夺走我的**是合理的吗?我呸……”

    楚桑榆的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矛盾。

    一个人就是这样,在经受过某些事情之后,思绪就会乱掉,本来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都会越想越糟,最后分不清是对还是错。

    “罢了,与其忍受着身体里面那粘乎乎的感觉,不如就让他待在这里,不然的话要是连洗澡的权力都被剥夺,就更加的不妙了,想必他应该不会再做出昨天晚上那种兽行了吧?”

    楚桑榆自我安慰着,然后看了王东来一眼,终于是想通了,说道:“那……你转过身去,我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