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30章 只是捅破了一层膜而已
    但是一旦接单,底价1亿起,不管你是杀人还是放火,底价1亿,视任务难度再重新估价。.

    开出这种高价,只要接到一单生意,便可以赚个盆满钵丰,简直就是暴利中的暴利。

    都说古董行业利润高,什么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跟这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人家这是接一笔单就能吃喝玩乐几辈子了。

    而且接受委托只是个幌子而已,这里真正在做的事情其实是收集各种重要的情报。

    至于这个旅馆为何存在,无人得知,只知道这里一直由一名美艳的老板娘掌舵,至今无人敢惹事。

    要说沈万金是怎么得知这里的,也是用金钱铺出来的道路,不然的话,他是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个地方存在,更别说找到王东来了。

    “哦?那这人到底是谁?”王国栋饶有兴致地问道。

    “他叫王东来。”沈万金叹了口气。

    “他有什么背景?又或者是家里富可敌国?敢不把张德的孙子不放眼里,眼看这整个z国,也不超过500之数。”王国栋啧啧称奇道。

    “有什么背景倒是不清楚,家里是不是富可敌国也是不知啊。”沈万金一脸尴尬地说道,关于王东来的一切,连公安机关都搜不到任何底细,只知道她是z国h市某某村人士,沈万金哪里可能知道?

    “连底细都不知道,那他是干什么的?”王国栋一阵疑惑。

    “他是我请来保护佳雪的保镖。”沈万金叹了口气说道。

    “保镖?”王国栋整个人一颤,差点没站稳,冷汗瞬间从额头流了下来。

    本来他还以为,沈万金的男朋友,而且还是一个敢打张勇的男朋友,必定是权财滔天之辈,所以才不把人家张勇放在眼里,可是没想到却是区区一名保镖?

    只不过是一名保镖,竟敢教训前司令的孙子?这是作死的节奏啊!

    “现在好了,你让我怎么跟那张德去交代?”王东来无语道。

    “你就说对方底细很神秘,你也调查不出来。”沈万金一脸心虚地说道。

    “哎,也只能这样了,不过只要那张德还没有得老年痴呆症,基本上是不会相信的。”王国栋耸了耸肩,只得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

    “走,带我去看看那位所谓的保镖,我得给他先做一番思想教育,以后可不能让他这么乱来了。”王国栋拍了拍沈万金的肩旁,说道。

    “不急,先去吃个晚饭。”沈万金也是拍了拍王国栋的后背,两个人并排向电梯口走去。

    再看王东来这边,给楚桑榆吃了退烧药,又拿了一张毛毯盖在她的身上以免她着凉,而自己则是跟沈佳琦两人坐在一边有一聊没一聊地说着。

    “那辆车是你的吗?”沈佳琦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辆法拉利f430,好奇地问道。

    “是啊。”王东来笑着点了点头。

    “这次去燕京专程买的?”

    “那倒不是,别人送的。”王东来微眯着眼睛回答。

    “别人送的?别人没事送你跑车干嘛?而且这还是一辆价值数百万的跑车。”沈佳琦脸上明显写着不相信。

    王东来耸了耸肩,说自己买的,那显然有点不切实际,自己一个月只在沈万金那里拿5万块钱生活费,哪里有钱去买轿车?

    有关于王东来在外面的所作所为,以前的沈佳琦根本就不知道,现在虽然和他关系稍微密切了一点,达到了无聊的时候不介意促膝而坐聊聊天的程度,但是有关于王东来在外面的事情,比如地下格斗场,从叶南天那里强占的酒吧等等,她却是一概不知。

    这些东西,王东来不想让她知道,也不愿和别墅当中的众女们说起,所以也就没有说是自己买的,而是别人送的,虽然这个“别人”的来头有点大,但是只要当下能够解释的过去就行了。

    “男的……谁送的?”沈佳琦条件反射一般想要问男的女的,不过话到嘴边,却是硬生生改成了谁送的。

    “你不认识的。”王东来只得继续掩饰。

    “我不认识?你说说看。”表面上,沈佳琦好像是想跟王东来较劲,所以死问到底,其实却是还没能够对王东来完全的释怀,而且送王东来法拉利这种跑车的,女孩子应该居多吧?

    眼见沈佳琦有一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趋势,王东来只得说道:“可能你认识也说不定,就是s市的玉观音。”

    国家送自己车子这种事情,也算是属于保密的事件,所以王东来不能说,把人给扯到了玉观音的身上,如果玉观音此刻在旁边,听到王东来的话一定会没好气地白他一眼。

    “她?”沈佳琦眉头不禁皱了皱,心想:王东来怎么跟她也有关系?

    “她没事送你汽车干嘛。”沈佳琦的语气明显没有一开始那么欢快了,而是满怀着一种质疑。

    对此,王东来耸了耸肩,非常强大地说道:“这个谁知道呢,可能是喜欢我吧。”

    “哼。”看到王东来又露出一副无赖一般的表情,沈佳琦却是轻轻哼了一声。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沈佳琦虽然高贵优雅有气质,人也美的没话说,但是却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就是不会做饭,而王东来平常时候在家里,饭菜都是由师姐们做的,他顶多就是去抓抓鱼而已,所以也是不会的。

    倒也不是说真的不会,切菜下锅谁不会啊?就是在煮菜的时候,盐味精等调料品的比例以及火的火候掌握不好。

    “咕噜噜……”

    现在时间是晚上七点钟左右,两人都是还没有吃过晚饭,所以沈佳琦的肚子首先**了起来。

    “佳琦你会做菜吗?”王东来问道。

    “不太会,叫外卖吧。”沈佳琦没好气地说道,显然还在为王东来刚才轻佻的话语而生气,同时她不否认自己确实有点在吃醋。

    一个女人,无缘无故花数百万送王东来跑车干什么?这里面肯定有隐情,那王东来跟玉观音肯定也是有染。

    想到这里,沈佳琦越想越是在意:这王东来,怎么到处拈花惹草,他怎么就那么受女人欢迎?那玉观音是什么人,连我爸都怕她,可是王东来却还跟那女人勾搭上了,真是令人气愤!

    沈佳琦皱着柳眉,一脸不悦地看了王东来一眼。

    虽说昨天晚上听到王东来说出他与若寒的关系之后,沈佳琦有点释怀了,可是今天,与这个男人一番接触下来,沈佳琦却是发现,自己哪里释怀了,那根本就是自欺欺人,而且听说他身边出现一个又一个女人,心里不仅又急又气。

    本来嘛,沈佳琦确实是将对于王东来的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给封闭了,但是白天被王东来说的那句“如果我跟张勇两个人,你选谁”这句话给狠狠击中,心里的防线再次被击破了。

    “你自己喜欢吃什么,你就自己叫。”拨通外卖的电话之后,沈佳琦看了王东来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哦,跟你来份一样的好了。”王东来微笑道。

    “跟我一样?我吃的可不多,你晚上要是饿着了可不要怨我。”沈佳琦白了王东来一眼。

    “那就叫双份。”王东来嘻嘻笑道。

    “拿你没办法。”沈佳琦不悦道。

    之后,王东来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睁着双眼一脸无神的楚桑榆,皱了皱眉:“对了佳琦,你问问有没有粥,给她也带一份。”

    “知道了。”沈佳琦有些生气地说道。

    一经询问之下,才知道那家外卖不卖粥,王东来耸了耸肩:“算了,待会儿我来做帮她做吧。”

    “你会熬粥?”将通话挂断之后,沈佳琦好奇道。

    “以前看师傅为我熬过。”王东来讪讪地笑了笑。

    “哦,那随便你吧。”沈佳琦撇了撇嘴。

    她的嘴巴很小,宽度比鼻子大了一点点,而且红润**,冬天因为天气干燥,所以稍微抹了一点润唇膏,使得她的嘴唇看起来亮晶晶的,此刻做出撇嘴的样子,当真是漂亮无比。

    要不是王东来现在还没有将她拿下,也不知道她对自己是什么感觉,早就一个饿狼扑食将她压倒在身下,亲吻她那**惹火的**了。

    如果沈佳琦跟王东来的关系与他跟若寒一样的话,王东来真是恨不得跟她通宵到天明。

    这种美人胚子,就是一天10次,都嫌不够。

    等待着外卖的送来,沈佳琦无聊地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看了一眼整个人毫无神彩的楚桑榆,觉得是越看越奇怪。

    仅仅只是发烧,为什么一个中午下来了,却是一直呆滞地睁着双眼,整个人一动都没有动过?是不是得了其它什么病?

    沈佳琦想不到楚桑榆昨天晚上刚刚经历一场惨绝人寰的破处之痛,现在整个人求生欲非常的小。

    在沈佳琦以为,既然楚桑榆是白玫瑰,王东来抓她回来,昨晚与她一起在小木屋中,只是为了监视这个女人而已,不可能会发生其它严重的事情。

    是啊,确实不严重,只不过捅破了一层膜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