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25章 掠夺她的贞操
    “你做什么!”楚桑榆怒道,“你要是敢乱来,我就让龙婆杀了你那个叫若寒的女人!”

    “杀了她?”王东来笑了,而且笑得非常可怕。.

    王东来这次是真的发了很大的火,而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就是因为楚桑榆这个女人告诉了龙婆一些不该说的事情,导致若寒吃了非常大的苦头,虽然在电话里面并不知道若寒当时受了什么样的苦,但是听那凄惨的叫声,王东来可以肯定当时她遭受了非常痛苦的折磨。

    那时的王东来心在滴血,恨不得将楚桑榆这个女人当场解决掉,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

    对方发现了自己非常的在乎若寒,绝对不会一命换一命,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被对方抓住把柄继而牵着鼻子走。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楚桑榆搞的鬼。

    如果说之前因为龙婆的电话还没有挂断,所以王东来不敢轻举妄动,那么现在挂断电话之后,王东来无疑再次占据了主导地位。

    仿佛是联想到了王东来接下来要做什么,楚桑榆急道:“你要是再敢打我,下次我就让龙婆杀了那个若寒!”

    还想要威胁,还想要用若寒来威胁王东来。

    楚桑榆以为王东来又要打她的屁股,所以再次利用若寒为由,想要遏制王东来心中的想法,但是她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本来王东来倒还有一点迟疑,到底该不该这么做,但是听到楚桑榆威胁的话语之中,王东来的眼睛眯了起来,眼神当中透露着一股不容阻挠的决绝。

    “打你?”王东来嗤笑道,“放心,我绝对不会打你的。”

    王东来的话语很平静,那是一种风雨欲来之前的宁静。

    楚桑榆此刻双手被绑在身后,双脚脚踝处也是被绑在了一起,使得她俯身趴在床上很难有所动作,再加上王东来又用手用力按着她的腰,导致她更加的无法自由活动。

    “王东来!你真的不在乎你的那个小美人了吗?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一定会让龙婆杀了她的。”楚桑榆急道,她也知道自己刚才跟龙婆说的话,以及折磨了若寒的事情让眼前这个男人非常愤怒,所以很难猜测到他之后会做什么,不免心里有些害怕。

    “杀了若寒的话,我会让你给她陪葬的。”一边说,王东来用手抓住楚桑榆的衣领,将她的娇躯从床上拉了起来,而后死死地将她顶在小木屋的墙壁上面。

    “刚才若寒受到的伤害,我会加倍从你身上讨回来的。”说完之后,王东来没有任何犹豫,将手附在了楚桑榆那挺翘、充满弹姓的屁股上面。

    仿佛是想到了王东来要对自己做什么,感觉到王东来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屁股上面,楚桑榆整个人一颤,身子绷得紧紧的,心里充满了恐惧。

    “你,你要做什么?”楚桑榆惊慌失措,然后奋力扭动着自己的身躯,试图摆脱王东来的束缚。

    但是双手被反绑,双脚又无法自由行动,整个人被王东来顶在墙壁上面,又哪里挣脱的了?

    这一下,楚桑榆是真的慌了神了,心想:“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不会是想要对自己……”

    想到这里,楚桑榆挣扎的更加剧烈,但是双手双脚被绑,人被顶在墙壁上,她唯一能够挣动地,也就是扭动着身子以及移动臀部来躲避王东来的大手而已。

    但是能躲开吗?自然不能。

    众所周知,手的机动姓可是比屁股要高出很多的,纵然楚桑榆臀部如何躲闪,都无法逃过王东来的五指山。

    “做什么?还看不出来吗?”王东来嗤笑道,眼神当中透露着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恶意。

    说起楚桑榆,王东来此刻除了恨她之外,便没有任何的情感,要不是她,若寒会受苦吗?对于王东来来说,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那是何等的耻辱。

    所以,若寒受到的苦,王东来都要从她身上夺回来,虽然不能杀她,但是惩罚她绝对是可以的。

    王东来自然是知道当时在电话里面,楚桑榆说杀了若寒是虚张声势,如果真的杀了若寒,她也不可能存活,但是因为王东来太过在乎若寒,所以那时候才不敢轻举妄动。

    而如今电话挂断,楚桑榆已经和那龙婆失去了联系,所以现在,才是王东来进行报复的时刻。

    不能杀了楚桑榆,又要给她留下一个不可磨灭的惨痛教训,这就是王东来此刻所要进行的报复!

    王东来这一举动并没有其他目的,而只是为了宣泄心中的愤怒!

    把手放在楚桑榆的包臀小短裙下面,王东来稍一用力,便将短裙翻了上去,露出裙下的风光,那被灰色紧身绒裤袜紧紧包裹着的臀部。

    而后,只见他一只手握住楚桑榆绒裤袜的上头,准备将她的裤子扒下来。

    楚桑榆彻底慌了,哀求道:“不要这么做,求求你了,我错了,我不该激怒你,不该雇佣杀手去刺杀沈佳雪,不该抓走若寒,我这就让龙婆放了若寒,求你不要这么做,求求你……”

    楚桑榆一边哀求,一边扭动着她那挺翘的臀部。

    王东来自然不会相信这个女人的鬼话,不能杀了她,又要给她一个惨痛的教训,无疑,将她骑在胯下肆意玩弄是最好的选择。

    让她深刻认识到得罪自己的下场,以及敢拿若寒威胁自己的后果。

    这,对于楚桑榆来说无疑是一个无法磨灭的伤痛……

    不见棺材不落泪,就让这个女人深刻认识到自己的报复吧!

    想到这里,王东来拽住楚桑榆的裤头,一把就将她的裤子扒了下来,露出里面雪白挺翘的臀部。

    裤子褪去,臀部感觉到丝丝凉意,楚桑榆一边绝望般的哀求,一边试图继续挣扎,但是一切都注定是徒劳无果的。

    下一刻,王东来挺枪进入!

    “呀——”感觉到身下那撕心裂肺的痛楚,楚桑榆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呼,大声哀嚎,眼泪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泛滥。

    半个小时之后,小木屋中充斥着男女之间的那种特殊的味道,楚桑榆脸上泪水未干,无力地躺在床上。

    她的上身穿戴完整,而下身则是裤子被褪到了膝盖,露出白花花的一截大腿。

    除了这些,整个房间中唯一留下的有关于她跟王东来之间的证据,便是一丝殷红的血水顺着她修长的大腿根部,流入裤子当中,也稍稍浸染了洁白的床单。

    “不会原谅你的,不会原谅你的……”楚桑榆侧身躺在床上,喃喃自语。

    她的腿上血迹未干,眼角含着泪水,紧紧地抿着嘴巴,不让自己再哭出来,而且从刚才开始,她一直这么委屈地看着坐在床边,抽着事后烟的那个可恶的男人的背影。

    楚桑榆的眼中包含着一种绝望。

    刚才身下那仿佛要撕开皮肉捅破身子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发出阵阵惨叫。

    膜,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而楚桑榆苦守了30年的这张膜,今天却是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无情掠夺,楚桑榆有一种想要死的冲动。

    什么复兴端木一族,自己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宁家还会要自己吗?绝对不可能了吧?没有宁家的帮助,更是拿不到沈佳雪身上的宝图,谈什么复兴?还谈什么让端木一族重现当年的辉煌?

    再看王东来,坐在床边,抽着香艳,一脸的深沉。

    为了报复若寒,所以他刚才根本就没有怜香惜玉,而是直接用最粗暴的方式做完了事情,所以可以想象楚桑榆那时候到底忍受着多么巨大的撞击所带来的痛楚。

    王东来平时是不抽烟的,但是此刻,他的心里也是生出了一丝愧疚。

    老实说,他不知道楚桑榆还是雏女,像这样一个交际手段强悍,一颦一笑都勾人夺魄的女人,而且还是个30岁的极品美女。

    就这么一个女人,怎么可能还是处女?恐怕论谁都不会想到吧?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王东来本来只是想要惩罚这个歹毒的女人,但是却无意间摘走了她的贞艹,这种结果,王东来始料未及。

    拿走一个女人的贞艹,那是何等的罪过,纵然是以无赖自居的王东来,用这种粗暴的方法摘走了属于别人的东西,也是感到了一丝愧疚。

    “杀了我吧。”良久,楚桑榆终于开口了,语气非常平静。

    “杀了你,若寒也就回不来了,我怎么会做这种蠢事。”王东来笑道,虽然心里是愧疚的,但是脸上,王东来却是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会了,你给我手机,我让龙婆放了她,然后请你杀了我,好吗?”楚桑榆此刻心如死灰,只想一死。

    但是王东来不敢相信她,更别说将手机交给楚桑榆,如果她把自己对她做的事情告诉龙婆,那么若寒肯定要遭殃,所以从现在开始直到交易,王东来都不会再让她接触到通讯设备。

    站起身来,王东来将小木屋中的电话线路切断,而后看着床上颓废不振无力再挪动一分,脸上更是充斥着一股绝望之情的楚桑榆,语气平静地说道:“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你还是处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