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300章 沈佳雪身体的秘密
    本来还能够忍受住尿意的楚桑榆,被这么一吓,关口却是再也把持不住了,体内温热的液体瞬间犹如洪水决堤一般泛滥,怎么止都止不住。

    尿崩,这绝对算得上是尿崩。

    楚桑榆怎么也止不住**的那股洪水,但是和恐惧比起来,羞耻已经不重要了。

    王东来也没有想到楚桑榆居然会吓得尿出来,不过事到如今也不是同情她的时候,继续说道:“刚才的问题还没有回答呢,宝图是不是在沈佳雪的身上?”

    “是,是的……”楚桑榆咬了咬牙,想要忍住倾洒的液体,但是却发现怎么也是忍不住,看着下面那恐怖的地面,感受着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最后只得闭上眼睛,不去想太多。

    虽然心里极力的想要保持冷静,但是说不害怕,那肯定是不可能的,现在的楚桑榆也只能强制保持镇定。

    液体终于倾洒完毕,楚桑榆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表面一阵温热,那是因为尿液顺着地心引力流淌下来的缘故。

    不过现在的天气很冷,只一会儿,那尿液便从温热慢慢转为发凉,再被寒风一吹,直让楚桑榆冻得瑟瑟发抖。

    “是,在沈佳雪的身上。”怕王东来没听见,楚桑榆只得咬着牙,忍受着心中的屈辱,又重复了一遍。

    被悬挂在高处也有几分钟时间,虽然心里依旧害怕,但是如今尿也尿了,怕也怕够了,楚桑榆虽然心里还是很骇然,不过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恐惧了。

    “你骗人的吧?我看过那丫头的身子,根本就没有你说的宝图。”王东来疑惑道。

    “隐纹。”楚桑榆闭着眼睛,声音哆嗦着。

    “隐纹?”王东来的眼睛眯了起来。

    隐纹,常见的有两种,一种是鸽子血加朱砂以及其它的一些材料。

    据说用鸽子的血加朱砂纹上去的一种刺青,那血液潜伏在人的皮肤表层没有沉淀下去,平时是看不出来的,而一旦人喝了酒,或者情绪变得激动的时候,血液流动加快,便会促发这种纹身的显现,还有泡温泉也有可能会显现。

    虽然不知道这种纹身到底存不存在,不过听了楚桑榆的话之后,王东来也是有些半信半疑了起来。

    另外一种则是霓红纹身,只有在特定的光线下才能看到。

    既然自己用天眼通没有看到沈佳雪身上的纹身,那么也只有隐纹这一种说法了。

    想到这里,王东来眯了眯眼睛,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找那张宝图?”王东来继续问着。

    “你能不能先把我拉上去,我什么都会说出来的,现在这样,我好怕……”楚桑榆哀求道,而且身体表面的尿液随着寒风的吹袭凉飕飕的,非常冷。

    王东来想了想,觉得差不多应该也已经够了,楚桑榆的心理防线现在完全被击溃,她不可能还会隐瞒着什么。

    想到这里,王东来终于是将她给拉了上去。

    依旧将楚桑榆放在边缘位置,王东来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待会儿你有什么隐瞒,我就真的把你推下去了。”

    看着王东来那一张冷峻的面庞,再联想到自己刚才那失态的样子,楚桑榆羞愧难当,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再也不敢去试探王东来的内心想法。

    “这个男人是魔鬼,以后绝对不要再和他接触了,绝对不!”楚桑榆如是想。

    只不过她似乎是想多了,王东来根本就没有打算把她放回去继续危害沈佳雪的意思。

    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若寒,王东来笑道:“若寒,外面冷,你先进屋吧。”

    “恩。”若寒听话地点了点头。

    这一幕却是让楚桑榆有点想不通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明明是一个恶魔一般的人,居然会心疼别人?而且还是怕那个女人着凉?从那个女人看王东来的眼神判断,摆明了就是喜欢他。

    要知道他刚才可是对自己做过一番非常过分的事情啊?就这种人,居然也有人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楚桑榆心里生出了一股不平衡,明明都是女人,而且自己也不比那个若寒差,为什么待遇却是截然不同?

    “王东来,如果让我活着离开这里,一定让宁家的人不放过你!”楚桑榆咬牙切齿地想着。

    眼见若寒走进了里屋,王东来来到楚桑榆的面前,蹲**子,笑**地说道:“那宝图有什么用?藏着什么东西,说吧,说完之后我就不杀你。”

    “你说话算数吗?”楚桑榆心惊肉跳地说道,而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空无一物的高空,顿时感觉到心中猛地一紧。

    此刻她虽然被王东来拉了上来,但是椅子的一条腿坐落在楼顶边缘的位置,只要再向后移动哪怕一公分,就有可能掉下去。

    楚桑榆还从来没有被人家这么吓过,今天如此失态,也是让她懊恼不已,但是也不知道怎么的,失禁的时候却是怎么都无法止住了,这能怪她?

    只能说王东来审问的手段非常老道,谁叫他以前就是被美女师傅这么折腾过来的呢?

    “那张宝图当中记载着一个地方,而那个地方有一把钥匙,只要找到了那把钥匙……”

    随着楚桑榆将事情一一道来,王东来的眉头也是深深地皱了起来。

    钥匙?这和自己所搜寻的戒指不同啊?难道两者是同一物?又或者是……

    静静地听完楚桑榆的话语,将她的话消化在脑中,王东来点了点头,而后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接下来我要怎么处置你呢?”

    “你,你不是说过不杀我的吗?”看着王东来脸上那恶魔般的微笑,楚桑榆急了,“你这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

    “我又没说要杀你,你再不闭嘴我就推你下去。”王东来喝道。

    这一招非常管用,楚桑榆连忙闭上了嘴巴,一脸害怕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楚楚动人,一股委屈瞬间充斥心间。

    我楚桑榆是端木一族的圣女,虽然家族已经家道中落,也回不去家乡了,但是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待遇?如果是以前,别说是这王东来了,就是宁家的人也对自己恭敬有加,可是谁曾想现在虎落平阳被犬欺,我竟是被这种无赖给欺负,甚至于……

    想到刚才情不自禁尿崩的事情,楚桑榆心中感觉满满的都是委屈,当下鼻子一酸,泪水无声地滑落了下来。

    “再哭也推你下去。”王东来绝对是恶魔一般的存在,说也不让人说,哭也不让人哭,楚桑榆只得紧咬着嘴唇,将泪水止住了。

    其实王东来并不是想要剥夺楚桑榆哭的权力,只因为他最怕的就是看到有女人在自己面前哭泣。

    一看到女孩哭,他的心就会乱,所以这也是无奈之举。

    “这么说,你跟沈家是没有仇的,只是因为想要得到那张宝图是吗?”王东来问道。

    “恩……”楚桑榆一边咬着嘴唇,一边猛地点了点头。

    虽然王东来不让她哭,但是泪水怎么可能说止住就止住的?所以楚桑榆只得尽量在哭的时候,咬着嘴唇,不发出声音。

    看着楚桑榆绝美的脸上被泪水所浸染,王东来的心也是有点软了下来。

    这就是他不让楚桑榆哭的原因了,只要美女一哭,那吾见犹怜的样子,王东来很难招架得住。

    这可以说是王东来身上唯一的弱点了吧。

    而且王东来也深知这是自己的弱点。

    看着楚桑榆在那里无声地啜泣着,王东来把椅子抬了起来。

    楚桑榆一慌,以为王东来要扔自己下去了,连忙大声哀求,身体剧烈地挣扎。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可能是一番挣扎之下把绑着双手的绳子给弄松了吧,楚桑榆的双手得以脱困,连忙一把狠狠地抱住了王东来的脖子,说什么也不肯撒手,深怕王东来将自己给扔了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