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99章 她尿失禁了
    一个人身在高处不可怕,可怕的是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面,身不能动,而且四周还没有保护措施,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这个时候,心里是非常惊慌的。

    早在刚才,楚桑榆心里就已经非常紧张加恐惧了,此刻被王东来轻轻一推,感受到椅子慢慢倾斜向后倒去,楚桑榆直接被吓哭了。

    她哪里想得到王东来居然真的会把自己推下去,如果真的掉下去了,自己就是有9条命也是不够死的。

    “啊——”一声惨叫从楚桑榆的喉咙里爆发了出来,声音中充满害怕、绝望,后悔等等诸多情绪。

    如果手脚没有被绑住,倒还可以拼命挣扎,甚至有可能用手抓住顶楼的边沿,但是此刻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面,就是有心也无力啊。

    “哇”的一声,都不需要酝酿一番,楚桑榆的泪水就狂飙了出来。

    “要死了,这下真的要死了……”楚桑榆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随着身子慢慢倾斜,楚桑榆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已经和地平线处于平行的状态,再倒下去,椅子就要真正的离开水泥地面而掉下去了。

    当一个人即将要面临死亡的时候,偶尔会发生一种奇怪的情景,就是时间会过得特别缓慢,楚桑榆此刻就处于这种状态。

    短短的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里,她仿佛回忆起了许多的往事,重新走了一遍人生。

    而后,她心中所有的情绪都**成了恐惧,泪水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飘洒在空气当中:“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楚桑榆绝望地喊道,整个人已经处于泪崩的状态。

    只不过当头朝下,准备要掉下去的时候,楚桑榆却是突然感觉到身子一顿,整个人就悬挂在了顶楼的边缘。

    原来是王东来一把抓住了椅子的一条腿,迫使楚桑榆没有再往下掉。

    王东来也算是比较疯狂了,本来就是想要吓楚桑榆,不过这么惊险的吓人方式,也只有他敢这么做。

    早在整个人往下掉的时候,楚桑榆就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而此刻感觉到下坠的势头停了下来,于是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一看。

    这一看不要紧,只感觉三魂七魄都要被吓散了。

    有什么事情比倒挂在楼顶上更加的让人害怕?下面是十多层的地面,足有数十米,此刻头朝下悬着,楚桑榆只感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拉我上去,快拉我上去,求求你啊……”楚桑榆开始痛苦哀求了起来,深怕自己真的会掉下去。

    这种悬浮在高处欲坠不坠的场面,简直比直接掉下去更加的恐怖。

    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折磨,是最最煎熬的。

    “要我拉你上来也可以,但我问什么,你就要回答我。”王东来此刻抓着椅子的一条腿,对楚桑榆说道。

    有过这么惊心动魄的一次经历,楚桑榆哪里还敢说不啊,只求王东来快点拉自己上来,看着下面那反转过来的恐怖的景象,楚桑榆只感觉到**一股尿意猛地袭来。

    “求你快拉我上去,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楚桑榆带着哭腔喊道,声音当中充满了委屈。

    “或者就这么问吧。”王东来嘴角挑了挑,露出一个恶魔般的微笑,使得一旁的若寒也是看得一阵胆战心惊。

    这要是一个不小心手滑了,那楚桑榆也就死定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种方法非常的有效,楚桑榆的心理防线瞬间被击垮,要问出接下来的事情显然已经不是非常困难了。

    这就是王东来的高明之处,别人或许不太敢用这种方法审问,但是他却敢,因为他有绝对的把握能够不让对方掉下去。

    至于这个方法是从哪里学来的,想想,王东来就觉得一阵苦逼。

    因为以前美女师傅也是这么逼问自己的,而且用在自己身上的手法比起现在可是要残忍n倍啊。

    试想,王东来所住的地方是高逾数百米的山顶,后院之外便是悬崖,王东来小的时候就是被美女师傅抓着一条腿倒挂在外面,问他有没有偷看师姐洗澡。

    王东来哪里敢说不啊,不光说出偷看了师姐们洗澡,还把偷了她们**的事情也给招了出来。

    那悬崖可是数百米啊,比起这里30米左右的高度,可是要惊心动魄的多了。

    不过长大之后,美女师傅倒是没有这么吓过自己了,由此可见,童年时候的王东来,生活的有多么艰辛外加提心吊胆了,可以说无时无刻都是在生死边缘徘徊。

    不过也正因为有美女师傅的这种非人般的方式磨练,才有王东来现在的成就。

    而且这种审问的方式非常的有效,一个人很难战胜自己内心的恐惧,王东来尚且如此,更别说是楚桑榆了。

    “先拉我上去,我什么都说了,求求你了,呜呜……”楚桑榆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王东来却是没有理她,拉着椅子的一条腿,将楚桑榆倒挂在十几层楼之外,语气凌厉地问道:“你是不是在寻找一张宝图?”

    “是,快拉我上去吧。”楚桑榆哭喊着,看着底下那天旋地转的场景,以及心里想着随时随地都会掉下去的恐怖画面,泪水却是怎么也止不住的夺眶而出。

    而且她此刻还在想着王东来一定会杀了自己的,不管自己说还是不说,如果不说的话死的就快,说了的话,等把一切问完了之后,这个男人也一定会把自己扔下去。

    虽然知道左右都是一死,但是楚桑榆心里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毕竟她还并不想死。

    “那张宝图是不是在沈佳雪的身上?”王东来不顾楚桑榆的哭闹,继续问着。

    “我说完之后,求你不要杀我好不好?我全都听你的……”楚桑榆的心里已经完全被恐惧所代替了。

    “看你表现。”现在王东来掌握着主动权,所以不想跟楚桑榆谈条件。

    但是楚桑榆却是不同了,得到了王东来那模棱两可的回答之后,她的心里更加的慌乱了起来。

    “说出来之后他一定会放手的,一定会的……”心里一直被这种恐惧给充斥着,而且本来就因为害怕而使得尿意袭来,当下坚持了不到半分钟,一股热流便顺着尿道激射了出来。

    这一刻,楚桑榆被吓得失禁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