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98章 把30岁熟女姐姐吓哭
    其实不管楚桑榆答不答应,王东来都是要绑架她的,只不过她要是不打沈佳雪的麻烦,那么王东来就会温柔的绑架她,而现在嘛……

    简单粗暴!

    被王东来一击击晕,楚桑榆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便软倒了下去。

    在经过沈家别墅的时候,王东来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选择进去,而是带着楚桑榆来到了若寒住着的酒店当中。

    当第一眼看到王东来拦腰抱着昏迷不醒的楚桑榆的时候,若寒有点吃醋。

    自己的男人抱着一个容貌不下于自己,而且比自己还要更加成熟妩媚的女人,若寒怎么可能不吃醋?只不过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东来,她……是谁啊?”若寒通过旁敲侧击的方法问道。

    王东来走进里屋,将楚桑榆给扔到了沙发上,说道:“白玫瑰。”

    说着王东来轻轻揭开了楚桑榆身上的衣服,将她衣服的下摆撩了起来,露出她**腰部上的一个巴掌大小的纹身。

    看到这个纹身,若寒微微一惊,想不到东来居然真的把白玫瑰抓到了。

    想到这里,若寒的心中也是一喜,既然白玫瑰被抓了,那么岂不是不用再保护那个任姓的沈家二小姐了?自己跟东来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更不用担心那个沈佳琦会把王东来勾走了。

    “你打算怎么处置她?”若寒问道。

    “问出她为什么要杀死沈佳雪,以及沈佳雪身上有什么秘密。”王东来说道。

    若寒现在是自己人,而且跟自己的关系非常亲密,王东来也就不想隐瞒。

    自己在找一枚神秘的戒指,虽然不知道那戒指是干什么用的,但是既然美女师傅让自己找寻,应该不是没有道理的。

    而沈佳雪身上的所谓宝图可能与戒指的下落有关,自己上次用天眼通看过沈佳雪的身子了,发现根本就洁白无瑕,别说宝图了,连一块胎记都没有,唯一得到的有用的情报,便是那妮子**其实不小。

    所以王东来才把主意打到了白玫瑰的身上,既然这个女人在找宝图,那么她应该是知道一些情况的。

    将昏迷中的楚桑榆娇弱的身子绑在了总统套房内的椅子上面,王东来拿来一杯水喂她喝下。

    很快的,楚桑榆便慢慢醒了过来。

    王东来刚才下手的力道非常有分寸,正好将其击晕,而且不是深度昏迷,所以此刻给她喝了一口清水,便让她清醒了过来。

    悠悠地睁开眼睛,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奢华的房间,楚桑榆皱了皱眉,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而后,当她感觉到自己没法行动,双手双脚和身子都被牢牢地绑在椅子上的时候,马上就预感到了不妙。

    “王东来,干嘛把我绑起来?你要对我做什么?”楚桑榆挣扎了一下,急道,看了一眼眯着眼睛一脸不善地王东来,以及站在他身边的一名漂亮的女人。

    这个女人上次在白金汉爵的时候碰到过,是和王东来在一起的几个女人当中的其中一个。

    “说吧。”王东来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楚桑榆的面前,问道:“你雇佣杀手对付沈佳雪,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当听到王东来的问话之后,楚桑榆心里不由地一惊,不过脸上依旧是强自镇定。

    “不要装了吧?白玫瑰。”王东来嘴角微微一撇。

    “什么白玫瑰,我不是说了吗?我不认识白玫瑰,你为什么老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楚桑榆死不认罪。

    在她以为,自己隐藏的这么好,王东来到底是怎么发现的?他一定是在虚张声势,只要自己死不承认自己就是白玫瑰,他肯定没有证据,也一定拿自己没办法。

    只是楚桑榆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上次因为王东来不是十分肯定,又被一个自称是“白玫瑰”本人的女人电话搔扰了一下,导致判断失误,但是现在却是不同了,他已经能够百分之百的确定楚桑榆就是白玫瑰无误。

    都已经知道了,所以纵然楚桑榆怎么装无辜,也无济于事。

    “不用再装了,白玫瑰的身上有一个奇特的纹身,在腰上,而你身上正好也有,这还有错吗?”说着,王东来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走到楚桑榆的身旁,“是不是在找什么宝图?”

    王东来这番话,让楚桑榆瞬间惊为天人,脸上的表情也是无法掩饰地露出一丝震惊。

    “他怎么知道的?这个男人怎么知道我在寻找一张宝图?这件事情应该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才对。”

    看着楚桑榆脸上无法掩饰的骇然,王东来更加的胸有成竹了起来。

    “告诉我吧,沈佳雪身上的宝图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我上次已经确认过了,那丫头的身体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此刻楚桑榆在自己的手中,而且王东来也并不打算再放了她,所以不再拐弯抹角,而是直入主题地发问。

    听到王东来的话,楚桑榆一开始有些慌乱,心想:“知道我的守宫砂?他看过我的身体了?他什么时候看的,难道趁着我昏迷的时候……他会不会对我做了什么?”

    只不过很快的,楚桑榆就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发现此刻距离吃饭之后也就不过20多分钟的时间,不可能有时间对我乱来。

    想到这里,楚桑榆将心中的那份慌乱给压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丝狡猾的笑容。

    她不是傻瓜,既然被识破自己是白玫瑰了,那么再装下去也是没有用了。

    而现在,王东来之所以还没有杀自己,应该是想从自己的口中得到什么,我不说的话,他肯定不会把我怎么样,反而是说了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你怎么确定我就是白玫瑰的?”反正被对方发现了自己的身份,又想通了王东来现在不可能把自己怎么样,楚桑榆的胆子也是大了起来。

    “我觉得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现在可是被绑在这里,居然还这么有恃无恐地发问?”王东来挑了挑眉毛,一脸似笑非笑地说道。

    “那你杀了我啊。”楚桑榆嗤笑一声。

    王东来皱了皱眉,心说:这个女人都被自己识破了,哪里来的这股自信?

    “你以为我不敢?”王东来有无数种方法能够让楚桑榆屈服,而且现在自己掌握着局面,岂能容忍楚桑榆挑衅?

    将椅子连带着楚桑榆抬了起来,打开落地窗户,走到总统套房外面的平台上面。

    总统套房在这家酒店的最顶楼,走出去便是平台,王东来将椅子放在了顶楼平台的最边缘,再外面便是什么都没有。

    这家酒店总共有差不多20层楼,要是从上面掉下去,无疑会摔得只剩下一团肉酱,绝无幸免的可能。

    将楚桑榆连带着凳子放到最边缘的位置,下面是犹如蝼蚁一般细小的行人以及那马路上呼啸而过的汽车。

    “你以为我不敢?跟我接触了这么长时间,我想你也是知道我的为人的吧?沈佳雪身上的宝图我一点都不关心,只是因为好奇你为什么这么想得到而已,另外你要知道,我只要将你杀了,我的任务就可以圆满收工,所以我现在留着你的小命,让你多活了这么久,只是因为我突发善心而已。”

    说到这里,王东来语气顿了顿,看了一眼楚桑榆脸上的反应,发现她脸上也是充满了恐惧,毕竟再出去一点,可就是万丈深渊。

    “说吧,有关沈佳雪身上的秘密,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王东来将手搭在了椅子靠背上,随时准备将楚桑榆推下去。

    看着王东来脸上严肃的表情,自己手脚被制,下面便是万丈深渊,楚桑榆如果说不害怕,那肯定是骗人的,而且现在的她不只是害怕,而是无比的恐惧!

    这种手脚被绑在椅子上,生死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感觉让楚桑榆感觉呼吸都快要窒息,心脏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了一般。

    只要这个男人用手轻轻一推,自己就会随着这把椅子一起掉下这酒店大楼,而且这个王东来有可能也是说得出做的到的。

    而且楚桑榆也知道王东来所言不虚,有关于沈佳雪身上的秘密,王东来可能也只是处于好奇而已,如果自己不配合,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想到这里,楚桑榆心里非常不甘心,有关于沈佳雪身上的秘密,自己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打听到的,甚至于不惜花费了重金请杀手过来,如果将实情告诉王东来,要是这个王东来产生了觊觎的心思,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不就白费了吗?

    想到这里,楚桑榆觉得非常的不甘心,于是她想要赌一把,赌王东来不会杀自己,他只是在吓唬自己。

    “你不敢杀我!”楚桑榆强自镇定地笑道。

    只不过她脸上的笑容刚刚浮现出来,就马上看到了王东来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下一刻,王东来放在椅子靠背上的手轻轻一推,楚桑榆感觉到椅子的前脚跟翘了起来,整个人一晃,就开始向后倒去。

    后面是十几层楼高的万丈深渊!

    楚桑榆瞬间被吓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