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57章 只能把她推倒
    所以很快的,抱着若寒身子的王东来马上就感觉到了怀里的这个娇躯有在轻微地抽搐,又好似极力地克制着自己。.

    “恩?”王东来发出一声疑惑,而后抬起右手,轻轻地**了一下若寒吹弹可破的脸颊,入手处只感觉到丝丝温热和点点湿润,以及那一滴滴豆大的泪水所汇聚而成的娟娟细流……

    “你在哭吗?”王东来皱眉问道。

    “没有啊?”若寒假装镇定,不过她那颤抖的语气,却是**了她。

    “还说没有?”王东来微微坐起身子,把头枕在若寒的胳膊上,然后将脑袋探过去一看,若寒哪里没哭啊,简直就是梨花带雨,满脸泪水。

    王东来最看不得女孩子哭了,尤其是若寒这种本来就非常好看,哭起来更是吾见犹怜的这种,眼见她这样,王东来的心里一慌。

    “哭什么?”

    被王东来识破,若寒却是再也憋不住了,“哇”的一声,像个小孩子一般哭了出来。

    她是在王东来面前哭得最多的,别看她曾经是冷酷的杀手,其实她的心里非常脆弱,平时的冷酷都是伪装,而现在这份伪装以及那层隔膜,早就已经被王东来给击破。

    “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若寒抽泣道。

    “怎么会,别乱想。”王东来假装淡定地说道。

    “我,我不会怪你的,我本就没有权力让你只在乎我一个人。”若寒的哭声终于小了一点,不过说话的时候依旧是有点哽咽。

    “这哪跟哪呀。”王东来有些无语了,“不要往坏的方面去想啊,有可能是我今天不方便呢?”

    王东来想要解释,但是若寒肯定不会相信就是了,女人一个月里面倒还有几天不方便,男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啊,怎么会不方便?

    不过若寒却也不是小孩子了,就算王东来有其他女人,她也不会无理取闹的发脾气,她能做的只有静静地哭泣,现在的她非常害怕会失去王东来。

    如果事情真的到了不可逆转的程度,王东来真的是非常喜欢那个女孩的话,那么若寒却也是没有办法,只要王东来能够继续让自己呆在他的身边,若寒也是可以接受的,只不过心里不是滋味那倒是真的了。

    “你很喜欢她吗?”若寒双手抱住自己的胸膛,心里空落落地问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王东来欲哭无泪,真实情况又不能说出来,不然误会只会更大,而不说出来的话,若寒又要胡思乱想。

    淡定如王东来,也是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最后眼见事情无法收拾,王东来一咬牙,心一狠,暗道:不就是一个玉观音嘛,你想看就看吧!

    想到这里,王东来也是豁出去了,为了打消若寒心中的胡思乱想,只得翻了个身,从若寒身上滚了过去,而后与她面对面,深情款款地说道:“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现在我就来好好疼爱你。”

    话落,王东来轻轻吻上若寒的脸颊,将她精致脸蛋上的泪水给舔干,而后嘴唇顺着脖子一路下移,用灵巧的舌头以及牙齿轻轻解开若寒的衣物……

    “这该死的无赖,不会是把我当成空气了吧?”躲在衣柜当中的玉观音心里一急,怒道。

    看着**的两人只一会儿便赤身果体,玉观音喘着粗气,双眼一闭。

    “该死的魂淡!不知羞耻的魂淡!”玉观音暗暗骂道。

    王东来已经管不了衣柜当中躲藏的玉观音了,如果再顾及到她,可就要被若寒给误会了。

    眼见若寒吐气如兰,容颜娇羞,王东来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压在了若寒的身上……

    听着那沉重的呼吸声,以及若寒喜悦的**,玉观音却是心里一阵烦躁,闭着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睁了开来,而后透过衣柜的缝隙,看到了那一幕让人面红耳赤的情景。

    “这个无赖,居然还不关灯!”玉观音低声咒骂着。

    一边骂,一边却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

    若寒姣好的身躯,以及王东来健硕完美的身材交织在一起,碰撞出爱的水花……

    玉观音渐渐地感觉到身体有点奇怪,一时间竟是目眩神迷,一只手忍不住地放到了自己**的胸膛上面轻轻摩擦着。

    30多分钟之后,两个赤条条的身影总算是分了开来,女的趴在**,无力再动弹一分,男的则是将她拥在怀里,一脸的温柔。

    看到王东来那堪称完美的身子,玉观音也是有些娇羞,暗地里也不知道骂了王东来无赖大混蛋多少遍。

    只是心里虽然气愤,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透过衣柜缝隙往外看,更是将两人大战的前前后后起因经过结果都给看在了眼里,印在了脑子里面,那种刺激香艳的场景,让她的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看到王东来眼中的柔情,以及联想到他刚才抱着其他女人的样子,玉观音却是感到自己心里没来由地一抽,当下暗自皱了一下眉头。

    **过后,若寒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很快便沉沉睡去,王东来帮她盖好杯子,而后穿上一条伸缩姓极强的ck牌**之后,蹑手蹑脚地爬下床,来到衣柜前,打开门,低声道:“快走。”

    当看到王东来赤身**,只穿着一条**,那事物在**的覆盖下突起一个雄壮的轮廓,玉观音瞬间俏脸通红。

    有心想要骂眼前这个男人不要脸,但是她也知道现在不好抱怨,不然的话把好不容易睡着的若寒给吵醒,那么之前一直屈身躲在衣柜里面所受的苦也就白费了。

    穿着睡衣,拖鞋也不要了,玉观音一脸嗔怒地看了王东来一眼,而后小心翼翼地爬出衣柜,像一个小偷一般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那个魂淡!”走出王东来的房间之后,玉观音就迫不及待地骂了一句。

    王东来这时候重新关上房门,心里的大石总算是放了下来。

    本来以为若寒没有发现,但是等王东来重新回到**之后,腰上却是被若寒给死死地抱住了。

    “她没睡?”王东来暗道,心说,“这下遭了。”

    “她是谁?”若寒的反应比王东来想象当中的要平静,只是紧紧地抱着王东来,而后轻轻地问了一句。

    “我跟她没什么的,是因为……”王东来想要将事情的始末道出来算了,不管若寒相不相信。

    只不过若寒却是打断了王东来的话:“如果你真的喜欢她,不用解释,我理解的,只要你在喜欢别人的同时,心里还有我一席之地,我便会很满足了。”

    “我……”王东来一时无言以对,想要解释吧,但是既然若寒都这么说了,如果自己再解释,也只会让人以为想要掩盖事实而已。

    况且就算说出事情的始末,道出“其实我也不知道玉观音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这种话,估计谁都不会相信的。

    所以王东来最终叹了口气,没有解释。

    “我心里一直有你。”王东来只得苦笑着,将若寒紧紧搂在自己的怀中。

    得到王东来的回答之后,若寒脸上洋溢起淡淡的笑容:“只要你还要我,我就对你不离不弃。”

    王东来心里非常感动,捧起若寒精致的脸颊:“若寒……”

    “恩。”若寒点了点头。

    “谢谢你……”

    一个小时之后,这次若寒是真的睡了过去,王东来穿好衣服,重新来到了走廊,负责起了安全护卫的工作。

    这几天他都不能放松警惕,正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对于叶南天那个老狐狸,必须得多加提防才行。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