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56章 怀中哭泣的少女
    看着王东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美腿,若寒俏脸微微一红,嗔道:“你看什么?”

    虽然若寒表面上在责怪王东来眼睛不老实,但心里其实是非常渴望王东来不光只是看着。.

    这种欲拒还迎欲娇还羞的方式,有点类似于王东来经常使用的欲擒故纵,只不过女孩子嘛,矜持是应该的。

    “咳咳。”王东来咳嗽了一声,她当然知道若寒在暗示自己。

    “你看什么”这句话其实有两个意思在里面,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一种可以理解为:你看什么看啊?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有种愤怒的意思;还有一种就是:你看什么,还不过来?

    所以说,中华文字勃大茎深,就看你怎么理解了。

    而此刻若寒这种娇羞嗔怪的语气,显然是属于第二种了。

    王东来也想过去啊,但是他知道衣柜里面还躲着个玉观音呢,怎么好意思当着别人的面圈圈叉叉?

    王东来这个人虽然无赖,但是也没有那种自己办事供人欣赏的古怪癖好。

    “怎么了?”眼见王东来一副犹豫的样子,若寒秀眉微微颦起,一脸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王东来只得假装淡定地回答了一句。

    此时的若寒已经将一条腿上的长筒绒袜脱到了脚踝上,一黑一白两条腿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光洁无暇的****根部,一条粉红色的紧身小内内在衣服下摆若隐若现,极尽**之能事,看得王东来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小王东来不出预料地慢慢抗争了起来。

    再看下去怕自己会忍不住了,王东来马上把头转到了一边。

    “你……要不洗个澡?”王东来脑中灵光一闪,心想:如果让若寒洗澡的话,说不定可以趁机把玉观音给弄出去。

    “我来之前就已经洗过了。”若寒幽怨地看了王东来一眼,她也是察觉到了王东来今天似乎有点异样。

    王东来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心想:来之前都已经洗好了,准备工作都已经做齐了啊,这怎么办?

    难道要把玉观音关在衣柜里面一夜?而且就算把她关一夜,但是若寒好不容易来一趟,要是什么事情都不发生,也太让人怀疑了吧?若寒这个女孩对于感情这方面,是非常小心眼的啊!

    经历过上次若寒跟胜男之间的事情,王东来深刻的知晓若寒对于自己到底有多么的执着。

    这时候,若寒已经脱掉了一边的袜子,正在脱另一只,看了王东来一眼,发现他背对着自己躺在**,居然没有看自己,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也有一点埋怨。

    心想:既然王东来没有看自己,那么自己还把袜子脱得这么慢干嘛。

    想到这里,若寒幽怨地看了王东来一眼,一把就扯掉了另一条腿上的袜子,而后向**爬去。

    既然**不成,那就只得主动出击了。

    “喂。”若寒在王东来的身后躺下,假装漫不经心地叫了一声。

    “怎么啦?”王东来象征姓地发出一声疑惑。

    “这几天……你还好吧?”若寒试图主动寻找话题,其实潜在的意思很明显了。

    这几天王东来都是独自一个人,身边没有女人作陪,难道不**吗?这就是若寒的潜在意思了。

    王东来哪里不知道若寒话里的意图,他也想马上扑上去啊,当然前提要是玉观音不在才行。

    “恩,还行,但是有点累,我们睡觉吧。”王东来转过身来,一只手将若寒抱在怀里,而后替她盖上被子。

    “现在才……9点半啊?”若寒把头埋在王东来的怀里,又是给出了一记暗示,不过不知道怎么的,语气却是有点低落了起来。

    “恩,早点睡吧,确实有点累了。”王东来尽量用非常温柔的语气说道,同时也有一点愧疚在里面。

    但是王东来越是用这种怀着愧疚的语气说话,越让若寒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了一般,自己大老远的从h市跑到c市,想要给王东来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是没想到他的表情却是如此的冷淡,而且现在都已经一起睡在同一张**,他都没有要碰自己的意思,这难道还不奇怪吗?

    如果换做以前的话,即使自己不愿意,这个男人也会非常主动,继而挑起自己的欲念,可是现在呢?居然只是说了一句很累,就想蒙混过去,自己怎么可能相信啊?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自己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跟他共度**了,他居然不想?

    女人都是多疑的,王东来今天晚上对若寒的冷淡,以及话语当中隐含的愧疚的语气,让若寒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危机,不由得心里就是一痛,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一个念头:东来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了,他对自己没有兴趣了……

    想到这里,若寒鼻子一酸,轻轻地“哦”了一声,而后缓缓地将王东来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开,整个人转过了身去,背对着王东来,娇弱的身子蜷缩了起来。

    王东来心里叹了口气,心想:过了今晚,再补偿你吧……

    想到这里,王东来转过了身来,从后面抱住了若寒的娇躯。

    玉观音所在的衣柜是面对着若寒的,而且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透过衣柜的缝隙看着外面**的两人,脸上又羞又怒,心想:今天晚上,难道要在衣柜里面度过?我玉观音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尴尬的事情?而且待会儿还要看到一些非常肮脏的东西……算了,如果他们真的那样做了,大不了我闭上眼睛。

    玉观音躲在衣柜当中,如是想。

    只是渐渐地,她发现有点不对劲了,王东来似乎在极力避开这个女人的**,难道是因为自己在场?他不好意思?本来还以为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无赖,没想到现在居然会害羞?

    玉观音正兀自想着,然后就看到若寒似乎有点失望地转过了身来,将头对着自己。

    起先,这个女孩只是表情有些难过,睁着眼睛,而后,让玉观音惊讶的是,那个女孩居然毫无预兆地哭了。

    一行清泪从她的眼角缓缓落下,之后更是犹如一串串珍珠一般,止都止不住,很快便打湿了**洁白的枕头。

    通过换位思考的方式,玉观音马上就猜到了若寒为什么会哭泣,心里不由地有些快意恩仇:哈哈哈,哭吧,误会他吧,那个无赖真是罪有应得,最好过了今晚,你们就给我分手。

    玉观音心里怨愤地想着,不知道为什么,眼见王东来和那个叫若寒的女孩子闹别扭,她感觉非常的开心,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知今天晚上,王东来不敢在自己面前和这个女孩发生关系,她的心里居然松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用看到那肮脏的场面,还是因为王东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若寒在哭,而且是背对着王东来在哭,她只是默默地流泪,但是身子却没有动。

    王东来起先并没有发现若寒的异样,只是觉得她应该是心情有些失落而已,等过了今晚,自己再好好补偿她。

    王东来是这么想的,但是若寒却是越哭越伤心,根本无法止住不哭泣,有几次差点都要发出声音来,不过她却是死死地咬住嘴唇,说什么都不要发出一丁点声音。

    今晚,她只想静静地哭一次。

    可是哭得这么伤心欲绝,哪里能够安静?而且王东来的感官又这么敏锐,怎么可能骗得了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