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53章 那个魂淡去哪了?
    “既然想我,为什么不打电话过来呢?要是我一直不打给你,你要怎么办?”王东来笑道。.

    “我会一直等你电话,你不打过来,肯定是有你的原因的,你也有你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想只是因为我对你的思念,而打扰到你,我只想做你背后的女人,默默地为你付出,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帮助,只要能够帮到你,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另外,能够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一个人可以牵挂,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唐巧巧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一记催泪弹。

    说实话,王东来是有一点被感动了,心想:原来唐巧巧的心思这么慎密,这些东西,我以前却是一直都没有想到过。

    “我现在在c市,最快后天就可以回来。”感受到唐巧巧的关心,王东来也是将自己现在的位置给说了出来。

    虽然只靠后天一天可能无法让战况落下帷幕,但是正所谓报喜不报忧嘛,王东来也是不想让唐巧巧为自己担心。

    “恩。”唐巧巧答应一声,而后善解人意地说道,“你忙吧,要注意身体哦。”

    “好的。”王东来笑着将通话挂断,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人生得一红颜知己,足矣。

    玉观音因为一直对王东来刚才所做的事情耿耿于怀,所以听到外面的声音,就从猫眼向外偷看,却是发现那个无赖还没有走,而且在跟某个女人打电话,脸上露出那种满足的笑容。

    不得不说王东来虽然很无赖,但是他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这一点,王依依就经常在众人面前说起。

    此刻看到王东来这种发自肺腑的笑容,玉观音却是也有一点点痴迷起来,不过马上想起他刚才对自己做的恶行,心里又开始升起一股无名火。

    “大概,正如他所说,只是想要帮自己擦药吧?”为了平息心中的怒火,玉观音只得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之后,连玉观音自己都想不到的是,自己的心里生出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念头。

    “明明刚才把我压在窗户上,还不由分说给我擦拭了**上的淤青,但是出门之后,却是跟其他女的相聊正欢,这个不得好死的魂淡。”

    想到这里,玉观音连忙捂住了嘴巴,虽然刚才那些话是心里想的,并没有说出口,但是她却本能地捂住了嘴巴,心说:“我怎么会有那种奇怪的想法?”

    眼见王东来打完电话之后久久没有离开,而是直接坐在了走廊上面闭目沉思,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搞什么,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男人在房门外,玉观音却是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踏实。

    “难道他在守护着我?”玉观音皱眉想道。

    打开灯,爬**,而后侧着身子躺在**,玉观音轻轻褪下自己的睡衣裤子,弯起身子看了看自己的**,发现上面油光闪闪的,刚才擦拭的云南白药还没有完全被吸收。

    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回事,玉观音只感觉这云南白药擦完之后,**也不那么的痛了,而且因为药效的作用,**上有火热的感觉,就仿佛那只作怪的大手,还在自己的**上肆意玩弄着一般。

    “那个魂淡!”玉观音恨恨地骂了一声,而后将被子蒙住头部,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过去。

    门外,王东来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走廊的道路口。

    与唐巧巧通话完毕之后,没过多久,若寒却是打来了电话。

    跟若寒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了,唐巧巧或许不知道王东来在c市干什么,但是若寒是知道的,主动打来电话确认自己现在的情况,这个可以说是在王东来的意料之中。

    “若寒。”接起电话,王东来笑道,“怎么了?”

    “听听你的声音,不可以啊?”若寒的声音在手机当中传来,语气当中还有一股小小的怨念在。

    虽然她表面上没有说,但是王东来可以看出来,她是想要确认自己现在有没有什么事。

    毕竟c市可是叶南天的地盘,是此次战争的最前线,而且若寒知道,叶南天跟王东来两人,都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所以王东来这次过来,是有很大风险的,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当然……可以。”王东来无奈地摇了摇头。

    “对了,你现在在哪里呀?”若寒在手机当中说道。

    “在c市啊,怎么了?”王东来有些疑惑。

    “我知道啊,在c市的哪里呀。”若寒的声音当中有些急迫的意思。

    “问这个干嘛?”王东来一副丈二和三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你说就是了呀,我又不会过来,只是想要查查看你现在的位置。”若寒没好气道。

    “那好吧,在顺风宾馆。”王东来只得无奈地说道。

    女人心海底针,天知道若寒现在在想什么,不过女人嘛,没有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还是顺着她们为好,不然的话,她们翻脸比翻书还快,谁知道哪里说的不对就惹她们生气了。

    “30分钟之后,你到楼下来,我寄了个礼物给你。”若寒神秘兮兮地说道,“那先不打扰你了,早点睡吧。”

    “好,你也是。”王东来摇了摇头,笑了笑,心想:女人啊,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只是半个小时之后,她会给我寄什么东西过来呢?晚上有快递?

    反正半个小时之后,一切都会见分晓,所以王东来马上便放弃了思考。

    在楼道口闭目养神着,而后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20多分钟过去了,王东来站起身来,向楼下走去。

    这个宾馆规模算是比较大的了,总共有10层楼,下面9层住着那些小弟们,还有一些人则住在了其他的宾馆,而第10层楼,则只是住着5个人,那就是孙天佑两父子,玉观音和在她隔壁的姚老,以及王东来。

    此刻的玉观音还没有熟睡,感觉到外面似乎没有了动静,便悄悄地起身下了床,怕穿上鞋子会发出脚步声,于是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光着脚丫来到门后,透过猫眼向外面看了看,发现原本坐在楼道口的那个无赖已经不见了。

    冬天的地板是非常寒冷的,虽然开着空调,但是长时间光着脚丫在地板上行走,还是让玉观音感觉到丝丝的寒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透过猫眼看不到王东来,她感觉好像缺少了什么似的。

    房间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玉观音先是把头伸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一下,发现走廊上完全不见王东来的身影。

    微微皱了皱眉,蹑手蹑脚地向楼梯口走去,想要看看那个可恶的无赖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期间途经孙天佑和孙迦南的房间,玉观音连忙跑了过去,而后在经过姚老的房间的时候,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

    “小姐,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有什么事情吩咐我就行了。”姚老打开门,弯着腰一脸恭敬地说道,而后头一低,看到了玉观音那没有穿鞋子,踩在地板上的两只粉白的小脚丫,一脸疑惑的样子。

    “姚老你去睡吧,我……随便看看,睡不着。”玉观音只得露出一脸尴尬的笑容,还编了一个非常不靠谱的谎言。

    “小姐你穿上鞋子吧,现在外面天寒地冻,一个不小心就会着凉的。”姚老恭敬地说道,而后从房间里面拿出了一双干净的毛茸茸的拖鞋。

    “恩。”玉观音笑了笑,穿上鞋子之后,假装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

    姚老的旁边,便是王东来的房间,此刻里面的门是开着的,房间里面漆黑一片,并没有看到王东来的身影。

    “那个魂淡……去哪了?”玉观音柳眉一竖,而后鬼鬼祟祟地走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