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40章 我就动她怎么了?
    “她叫叶倾城。.”玉观音皱着眉头轻声道,话里有话。

    “我知道啊?”王东来眼睛眯了起来,有点疑惑。

    说话的时候,玉观音的两片鲜红欲滴的薄薄的嘴唇距离王东来的耳朵非常近,有几次甚至还碰到了王东来的耳朵,弄得王东来痒痒的,但是她却不自知。

    之后玉观音的一句话,让王东来脸上满是震惊。

    “是叶南天的女儿。”玉观音看了玉观音一眼,压低声音在王东来的耳边说着

    “什么?”这下王东来是真的愕然了。

    虽然叶南天和叶倾城都姓叶,但是天下之大,姓叶的人多了去了,王东来确实没有往这方面去想。但是谁料到,这个叶倾城居然会是叶南天的女儿,他叶南天侏儒一样的人,怎么可能生得出如此漂亮的女儿?

    根本就不像啊?

    想到这里,王东来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叶倾城,感觉她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比较像叶南天的。

    “怎么了?”眼见王东来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叶倾城笑了笑,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想不到你们两人认识。”王东来心态调整地很快,马上就恢复了常态,同时以一句毫无破绽的话很好的化解了自己的尴尬。

    “也不算很熟。”玉观音在王东来的旁边坐了下来,语气非常的平淡,既没有敌意,也没有善意。

    两人论容貌,一个恬静庄严,一个古典优雅,各有特色,一个雪白无暇,一个眉心一颗调皮的美人痣凭添一丝媚态。

    有关于她们之间是怎么认识的,王东来细细一想,便得出了结论。

    既然叶倾城是叶南天的女儿,那么在玉观音和叶南天还没有交恶之前,肯定是经常碰面的,所以叶倾城认识玉观音,也就好说了。

    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而且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既然现在玉观音已经和叶南天成为了敌人,那么作为他女儿的叶倾城,会不会发现自己的身份?自己跟玉观音走得那么近,不会让她产生怀疑吗?自己当初告诉她的名字是王天来,虽然是假名,但是与王东来只有一字之差而已。

    想到这里,王东来开始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叶倾城脸上的表情。

    只不过让王东来感觉奇怪的是,叶倾城的脸上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她不知道玉观音正在和自己家开战,二,她的演技非常逼真,几乎达到了喜怒不形于色,好恶不言于表,宠辱不惊于身的地步。

    作为叶南天的女儿,绝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家现在面临着怎么样的困境,那也就是第二种情况了。

    只是长得这么神圣庄严的一个女人,心机真的会如此之深?王东来却是看不出来。

    “先坐下一起吃饭吧,饭菜已经都上来了。”王东来笑了笑,打算静观其变。

    “恩,好的,这顿饭真是谢谢你了。”叶倾城眯起眼睛笑道,笑容当中除了感谢之外,确实没有参杂任何的东西。

    王东来越来越猜不透叶倾城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了。

    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两个女孩的饭量都不大,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玉观音借口把王东来拉了出去。

    “稍等一下,我跟她谈一些事情。”王东来对着叶倾城露出歉意的笑容。

    叶倾城也通情达理,微微颔首。

    为了防止隔墙有耳,玉观音把王东来拉到了厕所,而后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问道:“你怎么跟叶南天的女儿也有染?”

    “我不知道她是叶南天的女儿啊?”王东来耸了耸肩,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不过这样也好,既然她今天阴差阳错的被你请来吃饭,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趁机控制住叶倾城这个丫头,然后逼叶南天乖乖就范。”

    原来这就是玉观音心里的如意算盘。

    果然是一个心思缜密的女人,不过王东来听了她的提议,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叶倾城是他约出来的,是以朋友的身份约出来的,而一顿饭吃完,却是把她要挟了,这种卑鄙的举动,王东来是做不出来的。

    而且就算知道叶倾城是叶南天的女儿,这种要挟他人达到自己目的的举动,本来就是可耻的,王东来根本不屑于这么做。

    他虽然是无赖,但却是一个有原则的无赖,要挟人家一个女人这种事情,谁爱做谁做,反正王东来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所以在玉观音话音落下之后,王东来马上就拒绝了她的提议:“别打她的注意,我跟叶南天虽然有仇,但是和他女儿根本没有关系,祸不及家人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

    王东来的眼睛眯了起来,玉观音这个女人被称之为佛口蛇心,那么她的心里自然是歹毒狠辣的,甚至说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不为过,王东来虽然与她差不多,但是唯一不同的却是,王东来是一个做事有原则的人。

    “如果我非要打她的注意呢?”玉观音也不是一个善茬,虽然知道自己拿王东来没有办法,但也不会轻易示弱。

    “你敢动她一根寒毛,我就不放过你。”王东来的表情非常认真,绝对不像是在开玩笑。

    “哼!能够轻轻松松就击垮叶南天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你却无动于衷,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玉观音冷哼一声,怒道。

    “我已经帮你们杀了他的11个堂主,接下来你们要对付他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别再打叶倾城的注意,她是无辜的。”

    “无辜的?一开始我也是无辜的,是你逼我牵扯到你们跟叶南天之间的战争,你当时为什么不这么对我说?”眼见王东来这么包庇叶倾城,玉观音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面却是生出了一丝不悦来,语气里面不知不觉的居然有一种吃醋的意思。

    “总之不要动她,她现在是我的朋友。”王东来叹了口气,语气终于是软了下来,而后拍了拍玉观音的香肩,“算我求你了,好吗?”

    “哼!”玉观音不悦地拍掉了王东来的手,把脸转向一边。

    虽然嘴上没有说什么,不过王东来却是能够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不甘心,很显然,待会儿她肯定会带人去找叶倾城的麻烦。

    “你是不是喜欢她?”眼见王东来的语气软了下来,还居然破天荒地哀求自己,玉观音马上联想到王东来可能对叶倾城这个女人有意思。

    “是。”为了彻底打消玉观音想要动叶倾城的那颗心思,王东来撒了个慌。

    “如果我不小心把她给挟持了,你会怎么办?”玉观音眯起眼睛,打算试探一下王东来的反应。

    “呵呵。”王东来嘴角勾起一丝妖异地弧度,“我已经低声下四地求过你了,如果你还是不听,可以,你要是敢对她怎么样,你伤害她多少,我就双倍奉还给你!”

    说到最后,王东来狭长的眼睛中射出一道寒芒,看得玉观音也不禁心里一颤。

    这个男人刚才那番话,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不顾玉观音愣在原地,王东来转身走出了厕所。

    看着王东来消失在拐角处的背影,玉观音回过神来,生气地用高跟鞋狠狠跺了跺花岗岩的地板,以发泄心中的不快。

    同时她的心里也是在想:论容貌,我丝毫不逊色于那个叶倾城,他居然会为了那个女人而威胁我,这个男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哼!我就不信了,我玉观音姿色出众,自问不输给天底下任何女人,她一个叶倾城,算什么东西?我就动她怎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