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218章 湿了好大一片
    怎么了?我到底是怎么了?感觉好奇怪,为什么会情不自禁地想要跟他说话?

    孙馨芯也想不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非常讨厌这个男的,但是一个月没见,却是有一种很想要跟他聊天的。.

    “他似乎并没有把那件事情放在心上,反倒是自己在一直耿耿于怀。”孙馨芯心想。

    “感觉你今天怎么这么憔悴?”王东来皱着眉头疑惑道,“难道是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

    听到王东来的问话,孙馨芯心里抱怨着:你还说,还不是因为你。

    “没事啦。”既然控制不住回答王东来的问题,孙馨芯也就彻底放弃了抵抗。

    这种感觉,真的是很奇怪,就仿佛自己想要得到他的安慰一般,只要这时候他肯承认错误,自己就恨不得马上原谅他。

    王东来拿起右手,用手背在孙馨芯洁白的额头轻轻碰了碰:“有点烫。”

    感觉到王东来的手背放在自己的额头上,孙馨芯先是身子轻轻一抖,本来应该生气的她,此刻却是什么话都没说,静静地任由王东来的手紧贴着自己白洁的额头。

    “不过也没有发烧啊?”王东来脸上布满疑云。

    “我说了没事。”孙馨芯笑了笑,心里竟是有一种不想让王东来替自己担心的想法。

    孙馨芯的表现似乎非常反常,有点说不过去,但是很多女孩就是这样,本来以为自己对他没感觉,但是等到分开之后,却是无缘无故地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他的身影,等很长一段时间后再次见面,对他的感觉却是彻底的变了。

    只有伤痛,才是促进成长的催化剂。

    被王东来伤过一次之后,孙馨芯潜意识中,却是对他已经改观了。

    “哦。”王东来应了一声,心想:既然她说没事,那就应该没事吧。

    之后,王东来也就表现的很随便,一只手撑着下巴,等待着无聊考试的来临。

    不知道为什么,王东来不跟自己说话,孙馨芯的心里却是有些失望,有心想要主动搭理他吧,但是一直找不到一个好一点的理由,当下心里有点莫名的焦急。

    现在的她,真是想王东来能够跟自己道歉,而后两人冰释前嫌,回到以前那种互相没有猜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关系。

    可是奈何,王东来却是至始至终,再也没有主动搭理她,仿佛早就已经把当初伤害自己的那件事情给淡忘了一般,这让孙馨芯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扫了一眼高一二班的教室,孙馨芯发现当初被王东来亲吻的那个女孩不在,应该是去了其它班级进行考试,而不远处,沈佳雪和王依依两个丫头则是紧张的等待着考试的来临。

    距离考试时间还有不到10分钟,孙馨芯并没有感觉到焦虑,不知道怎么的,现在的她却是只想跟王东来聊聊天。

    用手轻轻碰了碰王东来的胳膊,孙馨芯假装不经意地问道:“你……跟那个女同学现在怎么样了?”

    “哪个?”王东来脸上有些疑惑。

    “就是那个啊,上次,上次你亲她的那个。”说到这里,孙馨芯的声音却是小了起来。

    一想起那时候的画面,一个已经是自己未婚夫的男人,却是当着自己的面亲吻另一个女生,如入无人之境,老公,不是应该亲吻自己老婆的吗?

    孙馨芯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抽痛。

    是的,一下一下的抽痛,心里有一种酸酸的,痛痛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仿佛跟泪神经线联系了起来一般,只要心中突然地抽一下,眼泪就快要情不自禁地流了出来,根本控制不住。

    “没有怎么样啊,还是老样子。”王东来无所谓地说道。

    “我才不信呢,你应该是很喜欢她的吧?”孙馨芯缓缓地低下了头去,只感觉心中越来越难受。

    “问这个干什么?”王东来感觉到有些奇怪,孙馨芯无缘无故问起紫烟的事情,到底目的为何?难道……

    想到这里,王东来心里恍然大悟:难道她在吃醋?而且一吃就是一个月?很有这个可能啊,怪不得最近一脸憔悴,而且一开始看到自己的时候,还不敢靠近。

    “就是随便问问。”孙馨芯感觉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了起来,心里告诫着自己不能再问下去了,再问下去就要露馅了,会让他发觉自己好像很在乎他一样。

    对啊?自己怎么突然这么在乎他了?

    孙馨芯感觉好奇怪,只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嘴上却最终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上次是不是太刁蛮了?是不是惹你生气了?”

    我到底在说什么?不是应该我在生他气的吗?为什么现在反而是我做错了事情,我在主动承认错误一样?

    孙馨芯心里一阵苦恼,但是嘴巴却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

    “要听真话还是假话?”王东来也算是知道了孙馨芯心里在想什么,语气柔和地问道。

    “假话。”孙馨芯不假思索地说道,她喜欢把坏的结果留到最后。

    “不生气。”王东来抿嘴一笑。

    “那真话呢?”孙馨芯心里有些紧张地问道。

    “也不生气。”王东来依旧是抿嘴笑了笑。

    “你骗人!”孙馨芯马上揭穿了王东来的谎言。

    眼见孙馨芯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王东来叹了口气,终于是把实话说了出来:“我当时确实很生气,恨不得立刻摘掉这枚订婚戒指,然后到你家向你爸退婚。”

    听到王东来这番话语,孙馨芯心里猛地一紧,转过头去,终于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原来他当初这么生气……

    不过好在转过头去之后,王东来并没有看到她眼中的泪水。

    好不容易将眼泪止住,孙馨芯依旧是没有回到,尽量不要让王东来看到自己微微泛红的眼睛,说了一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如果你真的是喜欢那个女同学的话,我,我以后不说你……就是了,但是你心里不能忘记,你的左手食指上,带着和我一模一样的戒指。”

    这一刻,孙馨芯终于是妥协了,只不过当她把这番话说完之后,眼泪就仿佛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下,连忙将头趴在桌子上,用双手垫着额头,以免被王东来看到自己流泪的样子。

    “我,我有点累,先……趴会儿。”孙馨芯几乎是紧咬着嘴唇,将这几个字说了出来,而后肩膀便开始轻微地抖动了起来。

    要把自己的未婚夫分享给其他女孩,这对于以前的孙馨芯,占有欲极强的她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但是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会对身旁这个男人妥协。

    看着身旁的娇躯趴在桌子上,双肩轻轻地抖动着,王东来看了一眼地面,发现一滴滴泪水正打湿着干燥的水泥地面,而且量还很大。

    看到此处,王东来终于是叹了口气,用手轻轻拍了拍孙馨芯兀自颤动的肩膀,将嘴巴凑到了她的耳旁,轻声细语地说道:“在哭?”

    “怎么可能。”孙馨芯咬着嘴唇,倔强地说道。

    “要哭的话,就来我怀里哭个够吧,毕竟现在的我,也算是你的未婚夫啊,为你提供一个埋头痛哭的胸膛,还是可以的。”王东来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孙馨芯依旧是低着头,但是不知怎么的就一下扑进了王东来的怀里,可能是怕被同学们看到,所以她搂着王东来的腰,头部趴在王东来的大腿上。

    很快的,王东来便感觉到自己的大腿内侧湿了。

    湿了好大一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