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190章 他是我的未婚夫
    在兰博基尼雷文顿的后面跟着数量黑色奥迪,那些是玉观音的手下,负责陪同她一起前往h市。.

    玉观音心里恨得牙痒痒,这个无赖一般的男人居然肆无忌惮地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真是罪该万死。

    如果是其他男人敢这么做,早就被她挖出双眼,分尸喂狗,但是奈何王东来不是人啊,身手好的一塌糊涂,连玉观音都拿他没辙。

    试想,在玉观音的地盘,王东来尚且来去自如,现在孤男寡女在一辆跑车上面,那就更加的拿他没有办法了。

    本来嘛,王东来也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不过随便起来确实有点不像人。

    一开始他可是非常有礼貌的,彬彬有礼地劝说着玉观音,但是奈何玉观音不听劝告,那么王东来只能给她一点颜色作为惩罚了,反正两人以后也不会有过多的交集,现在不**,以后哪里还有机会?

    “能够答应我的请求,也算是谢谢你了。”王东来非常不要脸地说道。

    “你先起来。”玉观音强忍着怒火,面无表情地说道,“不然真的把我逼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

    王东来眨了眨眼睛,非常听话地把头抬离了玉观音的美腿,他只是要给玉观音一些惩罚,可不想惹毛她,毕竟狗急了都会跳墙,更别说是这个z省的大姐大了。

    王东来见好就收,问道:“听说很少有人知道你的名字?”

    玉观音没有说话,她只想快点开车到h市,把这个无赖给送到孙家。

    “你有没有听说过白玫瑰?”王东来继续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认识。”仿佛是为了摆脱王东来的唠叨,玉观音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东来耸了耸肩,本来就是随口一问的,要是玉观音知道白玫瑰那更好了,如果她在听到这个绰号的时候,出现一些不自然的反应,那么就能够肯定她跟白玫瑰有关系,但是像现在这种毫无反应,直接一句不认识,想来是真的不认识了。

    很快的,一行人来到了孙家,得知玉观音到来,孙天佑亲自出来迎接,毕竟两人虽然年龄上差了一轮,但是在z省的地位却是平起平坐的。

    现在时间是下午一点钟,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王东来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更是把玉观音本人都给带了过来。

    来到孙天佑旁边,王东来小声说道:“岳父大人,要说的我先前都跟她说了,她答应不会插手我们与叶南天之间的事情,不过之后要不要跟她合作,就看你自己跟她去谈了。”

    虽然孙天佑拜托自己的事情已经谈成,不过王东来之所以看似多此一举的把玉观音带过来,是为了再帮孙家一把,如果孙天佑能够说服玉观音非但不插手,还反过来帮孙家一把,那么拿下叶南天只会更加的容易。

    而且有了玉观音的加入,王东来也就不想去插手叶南天的事情,合他们两家之力,斗垮叶南天只是迟早的事情。

    孙天佑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拍了拍王东来的肩膀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王东来就不管了,让孙天佑自己去忙活。

    因为孙天佑的热情,玉观音没有立刻走人,而是非常牵强地留了下来,答应晚上再走。

    本来她是想把王东来送到之后立刻走人的,但是奈何孙天佑实在是太过好客,死活不想让她走,于是她也没办法,毕竟也是要给孙天佑一些面子的不是?

    好在到达孙家之后,那个无赖不见了,这倒是让她松了口气,同时也是微微有些抱怨了。

    把人家威胁到孙家,到了之后对我不管不顾,还撒**走人?

    想到这里,玉观音心里对王东来更加的记恨起来,心想:有朝一曰我得天,定不留你在人间!

    把招呼玉观音的事情扔给孙家,王东来来到别墅二楼,在沈佳雪等众女惊讶的目光中说道:“收拾东西,咱们回家。”

    “这么快?昨天才刚刚搬来。”沈佳雪讶异道。

    “对啊,我还以为你要出去好几天呢。”王依依无语了,“早知道你回来这么快,都不用搬来的。”

    “不想回去?那再多住几天也没事。”王东来耸了耸肩。

    “算了,还是走吧,跟孙馨芯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感觉浑身都不舒服。”沈佳雪嘟着小嘴说道。

    好在这次众女只是带了一些洗面奶面膜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也没带什么换洗的衣服,因为王东来说最迟两天,快的话一天就可以回来。

    东西少,也让她们收拾起来非常的迅速。

    之后,在沈佳雪等众女的强烈要求下,王东来非常无奈地做起了苦力,拿着两个大皮箱,走下楼来。

    再看身后的众女,莲步款款,走着猫步,那是要多悠闲有多悠闲。

    在到达楼下大门的时候,一行人非常不巧地碰到了孙馨芯,这丫头眼见自己讨厌的准丈夫王东来居然在帮讨厌的沈佳雪等众女做苦力,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干什么去?”孙馨芯喝道。

    “回家去。”沈佳雪也不是善茬,立马针锋相对。

    “把东西放下,你们可以走,他不许走。”孙馨芯一手叉腰,指着王东来的鼻子。

    “我跟她们一起来的,她们走了我继续留在这里总不太好吧?”王东来有点头疼。

    对于男人来说,最麻烦的事情莫过于有两个女的对你争风吃醋。

    虽然现在的情况并不是争风吃醋,但是也差不多,两个美女都是占有欲极强的,自己的东西,无论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都不愿意把它送给其他人,更何况这两个女的原本就不对头。

    “就是,他是我的保镖,我走到哪他都要跟到哪里。”沈佳雪来到王东来的身边,将他护在身后,深怕被孙馨芯给抢了过去。

    这下孙馨芯就不干了,心想:居然拿他是你的保镖来威胁我?

    于是下一刻,她做出了让王东来都感觉到无比头疼的举动,只见她纤细的左手一指王东来的鼻子,嗔怒道:“你的保镖了不起啊,他,他是我的……你,你自己说,你是我的什么?”

    孙馨芯虽然刁蛮,但是也会害羞的,让她说出王东来是自己的未婚夫这种事情,也是说不出口的,于是灵机一动,把问题丢给了王东来。

    “呃……”王东来想不到战火这么快就烧到了自己身上,当下把行李箱放下,想要脱身,说道,“我去跟**说一声我要走的事情。”

    “你敢走?你走,你走你就不用回来了。”说到最后,孙馨芯俏脸一红,心想:这话怎么这么奇怪?

    王东来却是不管,连忙迈动脚步,向孙天佑所在的那栋别墅走去。

    表面上,两个女孩仿佛在争王东来的所有权,但是很快的,沈佳雪等人,尤其是年长的沈佳琦从孙馨芯的话里面听出来一些猫腻。

    为什么她要说,王东来你走了就不用回来了?这里本来就不是王东来的地方啊?难道王东来经常过来?而且听这孙馨芯话里的意思,好像两人的关系还有点不一般?

    想到这里,连沈佳琦自己都有点害怕的是,自己的心里居然有点不爽。

    那个男人,到底在外面沾染了多少花花草草?而且看孙馨芯那过激的反应,很明显是在吃醋。

    “馨芯妹妹,我能够看出来你和我们家保镖的关系不错,但是他现在毕竟还是我妹妹的保镖呀,等他工作完成之后,你想让他每天住在这里我们都不会阻拦的。”沈佳琦走到两女中间,以一副大姐姐的姿态劝说道。

    “谁,谁跟他关系好。”孙馨芯小脸微红,一脸慌张地解释,不想承认。

    孙馨芯只是跟沈佳雪不对,对于沈佳琦却是没有什么敌意的,而且沈佳琦这个女人的外貌,连孙馨芯都由衷的折服,所以说话的语气就不显得那么冲了。

    “对啊,怎么说那个无赖现在也是在工作,私事可以放在一边,公事要紧啊。”楚晓晓也在一边劝说起来。

    拥有模特身材的楚晓晓倒是跟孙馨芯没有什么过节,而且年纪比她稍长一岁,相对来说也是比较的懂事。

    “那,那他一天的工作是多少小时啊?几点下班?”面对沈佳琦和楚晓晓两人的双重劝说,孙馨芯的语气也是软了下来。

    在她想来:如果是工作的话,也确实没有办法,但是下班之后尽量不要让他跟这些女人接触。

    “工作24小时不下班。”沈佳雪却是不管那么许多,直接给孙馨芯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什么?哪里有人一天到晚工作的?你骗谁呢?”孙馨芯马上怒道,“你不让他下班,一天24小时缠着他目的是什么?你是不是喜欢他?”

    沈佳雪被孙馨芯给气笑了,说道:“你知不知道贴身保镖的含义?就是24小时都不能离开我的身边,绝对要保证我的安全,懂不懂?”

    “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要工作24小时的,你骗谁?反正我不管,让他上班8小时,其余的时间就不许你们再跟他接触。”孙馨芯气道。

    “凭什么?他是我的保镖,我想让他几点下班就几点下班,我要让他给我洗脚洗衣服,他就得给我洗,你跟他又没有关系,为什么非要拿他来说事?”沈佳雪较劲道,她似乎是把佣人和保镖的关系给搞混了。

    “就是啊,你跟他又不熟,王东来一开始就是我们这边的,你也是因为得罪我们,被他打了**才算认识的吧?说到底,你应该讨厌他的才对啊?为什么现在反而一副离不开他的样子?”王依依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我……”孙馨芯一时语塞。

    王依依说的没错,王东来确实跟孙馨芯不熟,但是沈佳雪的那一句“你跟他又没有什么关系”却是让她心有不甘。

    谁说我跟他没有关系?他可是我的未婚夫!

    本来孙馨芯确实想这么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却是感觉有点羞于启齿。

    沈佳琦微微一笑,看到孙馨芯沉默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肩膀,以大姐姐的口吻劝道:“馨芯妹妹,你跟王东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不妨说出来,如果他以前欺负过你,我可以替你做主。”

    面对沈佳琦的温柔话语,孙馨芯开始犹豫了起来。

    如果任由王东来24小时待在她们身边,那个男人又这么花心,万一喜欢上她们怎么办?沈佳雪的姐姐又是如此的漂亮,万一真的做出出轨的事情,我作为他的妻子,虽然只是未婚妻,说出去也是不好听很难堪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这些女人的身边。

    想到这里,孙馨芯终于是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来对着沈佳琦支支吾吾地说道:“因为,因为,他是我的未婚夫。”

    说到最后,孙馨芯声音越来越小,低着头,感到一阵面红耳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