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152章 醉翁之意不在酒
    “好啊。”王东来笑道。

    经过若寒的一翻述说,王东来皱了皱眉头。

    因为据若寒所言,雇主在委托期间从来没有透露过真名,委托任务进行视屏通话的时候,也是没有显示面部,但是有一点却是让组织当中的人注意到了,那就是她的腰上有一个纹身。

    “什么纹身?”王东来迫不及待地问道,这比单单知道雇主的代号叫做白玫瑰要好了太多。

    “这个纹身非常奇怪,像竹像藤,手掌大小,看上去像是某种植物。”若寒沉吟了片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再隐瞒,“其实我们任务的首要目的并不是杀死沈佳雪,而是将她带回去,实在没有办法接近,那才能够杀了他,不过杀了她之后,就要进行一项非常残酷的事情了。”

    “什么事情?”王东来脸上写满了疑惑。

    “割皮!”

    若寒的话说完,王东来陷入了沉思。

    难道雇主要的不是沈佳雪的命,而是沈佳雪身上的某样东西吗?割皮?这也未免有些太残忍了一点,不过从这件事情不难看出,沈佳雪的身上应该隐藏着什么东西才对。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具体的内容,组织也不会告诉我太多。”若寒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不过还真的要谢谢你了,这个情报非常有用。”王东来笑了笑。。

    而后若寒好似开玩笑一般,捶了王东来一下,道:“喂,我告诉了你这些,现在对于你来说我已经没用了,你不会就此毁约吧?”

    王东来拍了拍她的肩膀,开玩笑道:“哈哈,难说。”

    “你敢!”若寒眼睛一瞪。

    “放心吧,我会信守承诺,你待在我身边是绝对安全的,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容许任何人在我眼皮底下把你带走。”王东来眯着眼睛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若寒依偎在王东来的怀里,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笑意。

    正在王东来与紫烟走在回旅馆的途中,同一时间,泰国首都曼谷。

    两名蔷薇组织的元老行走在黑暗的街道上。

    “影杀隐姓埋名于此?”

    “据情报显示应该是的,只是要找到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

    “曾为组织当中的暗杀之王,精通于各种藏匿,潜行,暗杀,在位期间让那些死亡通缉单上的悬赏者们闻风丧胆,凭借悬赏斩首任务,仅仅用了两年时间,便使得自身杀手积分猛涨,一跃成为全世界杀手积分排行榜前30名,任务完成率更是高达百分之百,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如果单是这些的话,一般杀手也能够做到啊?”一名看起来稍微年轻一点的蔷薇元老问道。

    影杀金盘洗手十多年,而他是蔷薇组织5年前从其他途经中挖过来的,所以虽然听说过蔷薇组织中有影杀这么个强力杀手,但是却对他的情况不甚了解。

    “哼哼,要说到他最厉害的地方,就要数气息了,他的气息静得可怕,即使藏匿于你的身后,你也完全察觉不到他的杀气,据我推测,他的呼吸段位至少在8段以上,而且这还不算,有了强大肺活量的支撑,他的爆发力和体能让当时的整个杀手界都胆战心惊……每秒钟出拳9下,是眼镜蛇攻击速度的3倍以上,每一拳力道都在30公斤左右,一分钟出腿次数更是达到了可怕的276次,他最著名的一项事迹是在巴基斯坦被三头黑熊围困,全力一击打死过一头成年黑熊,而后安然逃离。”

    “原来如此,影杀的名号,果然不是盖的。”

    早上6点半,c市车站已经通车,王东来与若寒早早地坐上了第一班大巴车于三个小时之后,回到了h市。

    别墅当中,众女有的去上学,有的去上班,除了守门的何伯之外,整个别墅空无一人。

    不知不觉间,别墅当中已经住了这么多女孩,让王东来有些无语。

    由一开始的沈佳雪四女,到后来的徐雅婷,再到之后的唐巧巧,然后现在又多加一个若寒。

    徐雅婷这个女人,本来只是因为自己受伤而被沈万金安排在这里照顾自己,但是几个星期下来,却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了,这倒是让王东来有点伤脑筋啊。

    上次跟唐巧巧说起过,这个女人是佣人,恐怕谎言早已经被戳破,只是懂事的唐巧巧没偶揭穿自己罢了。

    “你先去休息吧。”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若寒,王东来笑着说道。

    说实话,再次来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若寒的心里有些患得患失。

    王东来跟唐巧巧有关系,已经明确告诉了她,而她呢,傲娇女,不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但是如今重新回到别墅之后,让她开始担忧起王东来到底会不会离自己而去。

    虽然在来的时候,她已经全部想通了,只要是每天能够看到他,便足够了,但是真的到了这个份上,谁又会真的满足呢?

    “唉。”叹了口气,若寒一脸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小木屋当中。

    杀掉叶南天一事,王东来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孙迦南,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起,而现在,他觉得最先做的一件事情,应该是到学校去,待在沈佳雪的身边。

    毕竟离开她已经一个多星期,可谓是在杀手眼皮底下顶风作案,风险是很大的,虽说已经拜托了孙迦南对其进行保护,但是总归没有自己来得放心。

    拦了一辆出租车,王东来风风火火地向慈力高中赶去。

    “也不知道那个无赖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沈佳雪一只手拖着下巴,眼望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现在是课间十分钟的时间,王依依沈佳雪紫烟三个女人坐在一起,互相讨论着有关于王东来的话题。

    “虽然那个无赖非常可恶,不过一个星期多了都没有看到他,还是怪想他的。”王依依说道,“估计紫烟都快要得相思病了吧。”

    “啊?哪有,我……”紫烟小脸微微一红,一副娇羞的模样,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一个左边胳膊上的衣服破裂,还带着丝丝血迹,穿着一条天蓝色牛仔裤的男生从后门处走了进来。

    “我不是嘱咐过你吗?不要靠近窗户的位置,怎么就是不听?”这个男人一出现,便是在沈佳雪的脑袋上敲了一记,一脸责怪道。

    “谁敢打本小姐?”沈佳雪猛地回过神来,回头一看,发现是一张笑起来有点迷人的脸庞。

    “呃……我,你……”王东来的突然出现,让沈佳雪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禁语塞。

    “啊?无赖回来了?”王依依脸上难掩高兴的神色,不过马上又装出一副很嫌弃的样子,说道,“回来就回来嘛,回来了不起啊。”

    王东来感觉就有点莫名其妙了,心想:这丫头怎么了?

    紫烟则是当场哭了,眼泪直接夺眶而出,猛地扑进王东来的怀里。

    当初只是分离一天,就让这妮子有点把持不住要打电话,而一个多星期不见,还不让她曰思夜想辗转反侧?如今看到心爱之人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身后,这种惊喜对于紫烟来说,简直就是超大的。

    “哭什么?”王东来无语道,“眼泪虽然不值钱,但是也不能胡乱挥霍啊?”

    “你怎么现在才来,来之前也不通知一声?”沈佳雪终于恢复了常态,看着紫烟扑倒在无赖的怀里,心里莫名的就有些酸楚,只能把气撒在了罪魁祸首王东来的身上。

    “这不是已经回来了吗?”王东来摇了摇头,而后问道,“下一节是什么课?”

    “语文课。”紫烟把头从王东来的怀里脱离了出来,眼睛红红地说道。

    “哦?我去向唐老师报个到。”王东来摸了摸紫烟柔顺的头发,笑了。

    他哪里是去单纯报到的啊,从他眼神当中露出来的饥渴,明显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