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151章 我想留下来
    将狙击枪销毁之后,王东来和若寒两人准备下楼了。

    因为现在时间是凌晨两点多,所以这栋楼的大门已经是锁住了的,不过在王东来面前,一切门窗都只不过是形同虚设罢了。

    一脚踢破窗户玻璃,两人从大楼内走了出来。

    走在路上,王东来非常自然地把手搭在了若寒的肩上,而若寒居然奇迹般的没有反抗。

    现在的若寒很矛盾,身边这个男人明明强占了自己的身躯,自己理应非常痛恨他的才对,可是此刻,被他这么搂着,为什么却没有一点反抗之心?而且前几天心里那种恨不得杀了他的感觉,又到哪里去了?

    最后若寒得出一个让她自己都非常惊讶的结果:难道我潜意识里面,已经原谅他了吗?他对我做出了那番兽行,我真的能够原谅他?

    “在想什么?”王东来感觉到了若寒的心不在焉,问道。

    “没什么。”若寒语气显得有些低落。她不知道,自己重新回到别墅之后,该以何种身份去面对。

    “你和那个女老师,我感觉你们关系不对。”良久,若寒假装无心地问了一句。

    从王东来和唐巧巧的电话交谈中,她自然能够听出来两人聊天的内容极度暧昧,而且如果没有关系的话,这一个星期,每天晚上那个女人都会打电话过来,目的为何?

    “怎么了?”王东来问道。

    “问……问问不行啊?”若寒惊慌道,她跟王东来的关系虽然已经深入过了,但却没有表明双方的具体关系,所以有些话,若寒不能直接去问。

    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有点生气了,心想:我都已经被你轻薄过了,问你一个问题怎么了?不行吗?

    心里虽然这么说,不过嘴上却又是不敢问,当真是矛盾至极啊。

    王东来自然猜到了她心中的想法,叹了口气说道:“我跟她发生过关系,她很喜欢我。”

    王东来一点也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

    只是当他这番话说出口之后,若寒的心中却是没来由地一痛。

    “哦。”若寒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眼前这个无赖,但是此刻,自己的心为什么会轻微地抽痛?

    “那我跟你……是什么关系。”若寒试探姓地问道,越到后面,她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起来。

    王东来皱了皱眉,反问:“你觉得呢?”

    这个问题,却是把若寒给难住了。

    因为对于这个胆敢轻薄自己的男人,她心里其实已经不怎么生气,但是表面上,却要用“我还在生气”来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这种感觉,让她感到无所适从。

    但是如果不跟他表明关系,这个男人回去之后,一定会重新跟那个女老师黏在一起,到时候就没有自己什么事了。

    自己和他非亲非故,上次与自己发生关系,有可能只是一时兴起而已,他心里或许对自己根本没有一点点喜欢的意思吧。

    这一刻,若寒心里感觉到又委屈,又难受。

    自己对于他来说,难道只是那个老师的替代品吗?

    但是如果直接说,我已经不生气了,又会让人感觉太随便,太突兀,试想,他轻薄了自己,如果我这么轻易原谅他,又好像我很好欺负一样,到底要怎么说才能显得我既不像好欺负的人,又可以表明我已经不生气了呢?

    若寒心里想了这么多,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那就是,她不想失去眼前这个男人,但是嘴上却又倔强的无法开口。

    “要不我们再呆几天吧?等你伤养好了再回去也不迟啊?”

    想到回去之后,这个男人可能就要离自己而去了,若寒就感到一阵痛心,于是想要将他挽留下来,甚至于心里在想,最好永远都不要回去了,让他一直留在自己身边才好。

    这个想法冒出来之后,若寒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回事?我明明那么讨厌他,却为什么……

    所以说女人是矛盾综合体啊,正所谓女人心,海底针,又有谁能够真正猜透她们的心思呢?

    “这点伤倒不怎么碍事。”王东来笑了笑,“一个星期没有回别墅了,也不知道那几个丫头怎么样了。”

    “她们肯定没事啊,你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吧?”若寒一脸埋怨地说道,心里却非常着急:要怎么才能阻止他不回别墅呢?哪怕一天,再跟他一起多待一天也好啊。

    “在这里多待一天就会多一丝危险,明天一早就得走,如果让叶南天的手下发现叶南天被杀的事情,最糟糕的情况或许是封锁车站,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这样才最好,不用回去了。”若寒毫不犹豫地说道,而后连忙闭住嘴巴,心想:我怎么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我的意思是说,我不喜欢那个地方,我……你就算要回去,起码也要等伤好了吧?”若寒连忙改口解释道。

    “还是那句话,我现在不会束缚着你,如果你讨厌那里,我也不会强留,而如果你想继续留下来,待在我身边寻求我的保护,我也不会反对。”王东来一脸认真地说道,“我已经给了你选择的机会了,是去是留,你自己选择吧。”

    “我……”若寒欲言又止,抬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的脸色,一脸严肃,并不是在开玩笑。

    若寒心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有想过就此离去,但是感觉到身边这个男人胸膛的温度,音容笑貌,她却是一直犹豫着。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让你进行一个两难的选择题。

    如果选择留下,那么就要面对这个男人从自己身边离开,眼睁睁地看着他和别的女人黏在一起,那还不伤心欲绝?而假设就此离开的话,为什么我的心好痛?都还没有离开,便已经开始想念,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不管是去是留,对于若寒来说,都是值得悲痛的一件事情。

    最终,若寒无奈地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离开的勇气:与其离开不再相见,倒不如能够每天看到他,即使是与别的女人在一起,只要能够看见他,自己也应该心满意足了吧?

    良久之后,若寒感觉眼睛开始模糊了起来,是眼眶中的雾气遮住了视线,只得低下头,避开身旁这个男人的视线,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能够保持平静。

    “我决定了。”

    “想通了吗?看你这副样子,应该是要离开吧。”看到若寒低着头,一副已经想通了的样子,王东来语气平淡地说道。

    若寒没有说话,此刻的她紧咬着嘴唇,尽量不让泪水从眼眶滑落,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无论如何都忍不住。

    两个人在寂静的夜色里,昏暗的灯光下,缓慢地行走着。

    “那么天亮之后,我们就此别过吧。”王东来叹了口气。

    若寒抓着王东来衣服的手紧了紧,而后毅然决然地抬起头来。

    只见她的眼中泪水止不住地流下,嘴角却是牵扯出一个微笑的弧度,说道:“我们之间可是有交易的,我说出雇主的下落,你就得负责保护我的安全,所以如果我就这么走了,岂不是便宜了你?”

    “那你的意思是?”王东来皱眉问道。

    “我想留下来啊,笨!”若寒说道,一边笑,一边哭,却是一点都不违和。

    “留下来就留下来啊?哭什么?”王东来无语道。

    “我喜欢,要你管,魂淡!”若寒吸了吸鼻子,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扑进王东来的怀里,哭得梨花带雨,之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眼泪鼻涕一股脑儿全擦在了王东来的衣服上面。

    “喂喂喂……”王东来一阵莫名其妙道。

    一段时间之后,若寒哭也哭够了,闹也闹完了,在王东来的衣服上擦干眼泪,说道:“现在,我就把雇主告诉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