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118章 想这样就算了?
    “变态!”楚桑榆怒骂一声,擦干眼泪,从地上捡起衣服穿上,头也不回地就走。

    “这下,误会大了。”王东来无语道。

    可是现在能怎么办呢?做都已经做了,泼出去的水,怎么可能收的回来?

    坐在宿舍楼旁边的草地上,王东来仰望着天空上炽热的太阳,非常不爽地说了1个字:“曰!”

    从住宿区出来之后,正准备回教室的王东来很快就碰到了满头大汗地孙迦南。

    “兄弟,怎么了?我刚才看到楚楚一脸气愤地跑了。”孙迦南疑惑道,“难道得手了?”

    对此,王东来表示很无语,叹了口气说道:“没有得手,得嘴了。”

    “什么意思?”孙迦南显然不太明白。

    “因为某些误会,我怀疑她是白玫瑰,所以爆了一下她的嘴。”王东来垂头丧气地说道,“不过是她挑逗我在先,错不在我。”

    做错事不知悔改,还能够强词夺理,也只有王东来这种狠人才能够干得出来啊。

    “呃……”孙迦南马上惊为天人,拍了拍王东来的肩膀,“厉害厉害,佩服佩服啊,不愧是处女杀手,怪不得她会这么生气,只不过兄弟,虽然你跟她刚刚认识,她对你也有好感,但也不能这么着急吧?总得有个过程对不对?”

    孙迦南劝说道:“什么一摸二脱三亲四进,这都已经过时了,现在讲究的是追、搭、上、甩,虽然只有短短四个字,但却是泡妞的精髓之所在啊,兄弟,我觉得你还是要去跟她道个歉好,她还有可能会原谅你,不然的话要是她一气之下报警了,就不好办了。”

    “只能这样了,要不你把她家的地址告诉我,我放学之后就去道个歉。”王东来叹了口气,同时心里在想:难道白玫瑰真的另有其人吗?

    送走孙迦南,王东来去学校外面买了两瓶水送给沈佳雪和王依依,而后问道:“你们知道这附近哪里有花店吗?”

    “怎么了?你买花要送给谁啊?”王依依假装心不在焉地问了一句。

    “反正不是送给你的。”王东来非常直白地说道。

    “讨厌,我恨你!”王依依气呼呼地骂道。

    一旁的沈佳雪身躯轻微地一颤,心想:难道是送给我的?

    不得不说,她是想多了。

    “我正好知道一家花店的电话号码,你要不要啊。”沈佳雪假装不耐烦地说道,明显是傲娇了。

    “当然要啊,告诉我吧。”王东来嘻嘻笑道。

    从沈佳雪那里要到了花店的号码,王东来打了过去,很快电话就被接通。

    “喂,浪漫之都花店是吗?给我准备一车白玫瑰,999朵就差不多了,我晚上就来拿。”王东来说完,得到对方的回复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哼,买一车也不送给我,小气。”王依依生气了。

    “你想要的话我也可以买给你啊。”王东来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微笑着说道。

    “要人家说出来才买,一点诚意都没有,不要了!”王依依哼得一声转过头去。

    果然是小家子气啊,虽然身材倒是不输给成年人,甚至还犹有过之,不过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胸部再大,也不顶事。

    再看沈佳雪,此刻的她居然出乎王东来意料之外的安静。

    “他怎么知道我喜欢白玫瑰?难道他这么多天来看似在偷懒,暗地里却一直在调查我的喜好吗?这家伙,现在想想,其实也没那么讨人厌嘛。”这是沈佳雪此刻的内心独白。

    在快要放学的时候,王东来造访了一下唐巧巧的办公室,告诉她这些天先不要回家,最好是和沈佳雪等人一起去别墅,至于房间的话,反正很多,只是缺少家具和床之类的,这些都会给她安排好的。

    交代完毕,又跟沈佳雪等人说明了唐巧巧的情况之后,众女也是理解,就没有出言反对。

    回到别墅。

    因为沈佳琦下班还没有回来,所以王东来只得厚着脸皮去借有点讨厌自己的楚晓晓的兰博基尼。

    死缠烂打好说歹说,总算把车子借到手,王东来向沈佳雪问明了花店所在的位置就开了出去。

    一切都还算顺利,只不过沈佳雪那满脸期待的表情,却是让王东来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来到花店付完钱,把花装进车子,在那些花店女员工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王东来绝尘而去。

    “叮咚。”来到孙迦南所说的一片富人住宅区,王东来在一栋读力别墅前停了下来,从车子上拿了一束白玫瑰放在手里,按下了门铃。

    不久之后,房门打开,已经换了一套衣服的楚桑榆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是王东来,马上就要甩手关门。

    “等等。”王东来推开大门,将花从背后拿了出来放到楚桑榆的面前,“我是来道歉的。”

    “不接受。”楚桑榆靠在门沿上,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不原谅我也可以,不过把花收下总行吧?当作是我给你赔礼道歉了。”王东来叹了口气。

    楚桑榆没有说话,被王东来用粗暴的方式强制姓爆口,如果你是女的,会原谅他吗?

    当然不会,所以王东来也不强求,将花都放在她家门口之后,便打算开车离去。

    “等等!”楚桑榆却是出乎意料地叫住了他,“你白天对我这么无礼,想这样送些花就算了?”

    已经得知楚桑榆不是白玫瑰之后,王东来也就不想再跟她过多的接触,便说道:“我已经道过歉了,这事算了不可以?冤冤相报何时了?”

    “你做了这么下流的事情,怎么可能一句道歉,然后送些花就算了,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楚桑榆气道。

    “那件事情是误会,而且做都已经做了,你还想怎么办?”王东来无语道,“就这样了,不管你原不原谅我,我都要走了,以后咱们就不要再来往了。”

    王东来的想法是,既然楚桑榆不是白玫瑰,那么再接触下去也只是徒劳。

    眼见王东来真的脚踩油门绝尘而去,楚桑榆气得在原地跺了跺脚。

    像王东来这样把人家给强制姓爆口,而且还走得如此洒脱,也算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了。

    ps:感谢书友“土豆呀乙”和“书友121125160204622”的打赏。

    一块阴阳玉,造就了一位收藏大家

    青花瓷器,宣德炉,短剑鱼肠,霸道的巨阙,神话中的鸣石,包罗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