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调教女神 > 《调教女神》正文 第87章 你们太年轻了
    对此,王东来很无语:“我怎么可能非礼你,我是正人君子。”

    “呸!那你的手在干什么!”若寒愤愤地问道,心想: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明明手都已经伸进了我的衣领,还非说自己是什么正人君子。

    “既然你不肯说出雇主的名字,那我只有自己寻找了,那本名册在你身上吧?或许上面就有雇主的相关信息呢。”王东来露出邪恶的笑容,然后手指已经触碰到了若寒饱满的双峰上沿。

    若寒整个人猛地一抖,王东来嘻嘻笑道:“反应不错,身体很敏感嘛。”

    “我发誓等我有朝一曰脱困,一定亲手杀了你!”若寒把银牙咬得咯咯作响,恨恨地盯着王东来那张可恶的嘴脸。

    王东来却不管她的威胁,继续用手在她的身上肆意游走,胡乱揩油。

    最后若寒终于忍受不了了,大骂道:“名册不在我身上,你再搜也没用,你个无耻的败类!”

    “没搜过怎么知道?”王东来嘻嘻笑道,最后将若寒全身上下都搜了一遍,最后发现,确实如这个女人所说,名册不在她身上。

    若寒整个人被气得瑟瑟发抖,只得咬着牙,用恶毒的眼神看着王东来,心里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确实没有。”王东来脸上露出失望的表情。

    “现在可以滚了吧?”若寒怒道。

    王东来沉吟了片刻,说道:“还有两个地方没搜,一些职业间谍为了躲避安检,好把机密资料带回国内,于是把东藏省在直肠以及**里面的也绝对不占少数。”

    王东来这番话说话,若寒整个人彻底慌了。

    “怎么样?说出雇主的名字,或者让我搜查最后的两个地方,你自己选择吧。”王东来威胁道。

    这不能说他无赖,只能证明王东来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同时,也说明他善于攻心,如果真的让他搜查那两个地方,在明知没有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做这么无耻的事情的。

    所以这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吓唬若寒。

    果然,若寒终于在王东来的“银威”之下妥协了:“我最多只能说出雇主的代号。”

    “恩,够了。”达到目的之后,王东来也就不再纠缠,顺便在紫烟的旁边放了早餐。

    “她叫做白……”

    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王东来拨通了沈万金的电话。

    “我查到雇主是谁了?”

    “哦?这么快?雇主是谁?”手机里面传来沈万金急迫的声音。

    “白玫瑰,知道这个人吗?”王东来语气平淡地问道。

    手机里面沉吟了片刻,就听到沈万金的声音传来:“不是很清楚,我会去调查的。”

    “恩。”王东来应了一声,而后挂断了电话。

    回到别墅的时候,众女都已经起床了,正在吃着早饭,看着电视。

    电视当中此刻正在播放着一部脍炙人口的电视连续剧——花木兰。

    这部剧所说的是,花木兰替父从军,在军营中发生的趣事,故事情节一看就是虚构的。

    然后,沈佳雪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怎么可能嘛,一个女孩子,去参军,每天跟一帮臭男人生活在一起,居然没有被别人发现是女儿身。”

    听了她的话,王依依说道:“会不会是那时候当兵不需要体检?”

    “也可能真正的花木兰,长的像男人也说不定。”说话的是楚晓晓。

    王东来走进别墅,正好听到她们的谈论,摇了摇头笑道:“小孩子懂什么。”

    “这跟是不是小孩子有什么关系?”沈佳雪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王东来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说道。

    “那雅婷姐和佳琦姐是大人,她们懂不懂啊?”王依依很傻很天真地问道。

    “你问问她们就知道了。”王东来往沙发上一坐。

    “雅婷姐,你知道为什么吗?”王依依问道。

    “可能是……那时候男孩子相对比较保守,而花木兰又很擅长伪装吧。”徐雅婷猜测道。

    王东来神秘兮兮地笑着,摇了摇头。

    “佳琦姐,你觉得呢?”王依依继续问。

    “因为古代的女人是裹胸的,所以看不出来身体特征,而且这个故事本来就是假的。”沈佳琦语气平静地说道。

    “佳琦姐说的对吗?”王依依一脸好奇地问。

    “当然不对。”王东来摇头道,“你给我裹胸三年试试看,要是没人发现你是女的,那人肯定是个傻叉。”

    “那为什么啊?”王依依和沈佳雪两女同时问道。

    “知道花木兰为什么姓花吗?”王东来问道。

    众女齐齐摇头。

    “太年轻了,你们都还太年轻了啊。”王东来感叹了一番,之后再也没有说话。

    如果你是男的,半夜睡觉的时候发现身边躺着个女人,你是愿意独享呢,还是告诉大家?

    这就是王东来心中的答案,不过考虑到现场小孩子比较多,而且都是女孩,所以就没有说出来。

    这一天,本来是唐巧巧约定来为王东来补课的,紫烟这丫头也说过要过来。

    中午,她们确实都过来了,但是让她们失望的是,当事人王东来却不在。

    因为,此刻的王东来在一家咖啡厅,而他的对面,则是坐着孙迦南。

    “知道白玫瑰这个人吗?”王东来问道。

    “白玫瑰?”孙迦南眯了眯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名字有点熟悉,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怎么了?”

    “没事,就是对这个人很感兴趣。”王东来靠在座位上笑道。

    “她在h市吗?或者是z省内。”孙迦南问。

    “嗯……不清楚。”王东来摇了摇头,“不过省内的可能姓比较大,我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好想见见她。”

    在他想来,既然是沈万金的仇家,应该是在同一个省城。

    “这样就简单了,你在找她?”

    王东来点了点头:“你有什么方法能够找到她吗?”

    “有一个。”孙迦南神秘兮兮地说道,“既然是省内的,到时候我可以为你搞一个聚会。”

    王东来眼睛一亮,说道:“最好是邀请z省当中所有有名望,财多权贵之人。”

    “好的。”孙迦南非常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王东来说道。虽然很讨厌欠别人人情,但是别人怎么可能无偿帮助自己?

    对于孙迦南来说,要搞一个如此重大的聚会,势必要花费不少钱,一般人的人情哪里值这么多钱?

    只是,王东来的人情,到底值得孙迦南花费如此多的财力吗?

    答案显而易见,这点,从孙迦南嘴角露出的一丝笑意就可以看出来了。

    “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正好可以用到这个人情。”孙迦南喃喃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