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一世成欢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谁的人?
    萧绍昀积攒了满腔的话要与眼前的人诉,可惜这份旖旎就这样被人煞风景地打破。

    路过的秀女之前先前百般妒恨,却不敢转头看上一眼皇帝与他面前的女子,听到秦王世子的这喊声,都顺理成章地驻足,回头观望。

    白成欢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飞奔过来,不由得弯唇一笑,这家伙,又要搞事情了。

    萧绍棠一眼就从一片红彤彤的人影中找到了白成欢,对着她飞快地眨眨眼睛,就朝着萧绍昀扑了过去。

    “皇兄,皇兄!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咦,您怎么哭了?这大好的日子,谁惹您生气了?不管是谁,您都别放心上,好好挑一挑,等您挑好了,给臣弟也挑个媳妇儿呗!”

    萧绍棠给皇帝草草行了一礼,亲亲热热地道,笑起来更增几分光辉的俊朗模样,惹得一众秀女纷纷红了脸。

    也是,今日有这个不知谁家的女子冒出来,她们的指望可就不大了,可若要能被挑中给秦王世子为世子妃,也不失为一桩好姻缘。

    毕竟尊贵又俊美,又有秦王那样一个父亲在背后撑腰的皇家子弟,可就他一个了。

    萧绍昀气得要死,这个人就是专门来跟他作对的吧?怎么就跟只癞皮狗一般,处处都有他!

    上次要房子,这回要媳妇,他是皇帝,又不是他爹,样样都要管!

    萧绍昀身后跟上来的刘德富连忙给皇帝递了块帕子,萧绍棠一把抢过去,要上去给皇帝擦眼泪,萧绍昀一把将他甩开。

    站在皇帝身前的卫婉就悄无声息地递了块帕子过来,萧绍昀一愣,无言地接了过来,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才对萧绍棠怒声道:

    “你这又是抗旨?朕让你禁足都当成耳旁风吗?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儿,也不嫌丢人!”

    “丢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臣弟没媳妇,让皇兄帮着做主,哪里丢人了?”

    萧绍棠自动忽略前半句,十分理直气壮。

    “皇兄放心,我只挑您剩下的,不和您抢人!”

    “住嘴!再多就给朕滚出宫去!”

    萧绍昀气得发抖,却不想再和这个无耻的东西再胡搅蛮缠下去了。

    这人一向不要脸,他犯不上以自己的帝王之尊跟他斗嘴!

    气归气,萧绍昀还没忘记眼前的这个女子。

    重新看向她的时候,原本被这幅相貌冲昏的头脑也慢慢回归理智。

    若这真是成欢……那她和安竹林是不一样的,不能稀里糊涂入了这后宫,不能此时在这里同她话,不然若真是成欢,会被那些多管闲事的大臣诟病今日的不合规矩。

    事关徐成欢,萧绍昀的脑子一向很清醒。

    “你见没见过我不要紧,不必害怕。”

    萧绍昀极尽温柔地叮嘱了一句,才阴沉地扫了一眼萧绍棠,转身往回走。

    萧绍棠也不在意,照旧笑容灿烂,没心没肺的模样让萧绍昀又是一阵气闷。

    白成欢见萧绍昀转身,立刻收了笑容,转过头去,可萧绍昀走过她身边的时候,还是看了她一眼。

    “白小姐今日不发疯了?”

    萧绍昀眉眼阴沉而质疑。

    白成欢面上浮现出惊慌,眸子闪了闪,垂了下去回道:

    “臣女,臣女前些日子,不是有意的,还请皇上恕罪……”

    这幅躲闪又懦弱的样子看得萧绍昀一阵厌恶。

    他又回头望了一眼那个面色安然的绯衣女子,似是有珠玉在前。白成欢这副模样,是再也唤不起他任何的遐想了。

    成欢就该如同那般耀眼夺目,安然从容,风华无双。

    秀女的队伍又恢复了整整齐齐,萧绍棠跟上了皇帝,走过白成欢身边的时候,对她做了个口型,白成欢依稀能分辨出那是两个字。

    放心。

    放什么心?难不成他是怕她听他要选世子妃不高兴?

    虽然知道萧绍棠这么是为了给皇帝添堵,可要是他能正正经经选个世子妃出来……白成欢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感觉,可望着这么多出身相貌气度皆是上佳的世家贵女,她觉得,若是能从中给萧绍棠选一个世子妃,也是个很不错的事情。

    烟波阁中,高座上的人,全都站了起来,望着那重新站回秀女的队伍中,依旧身姿傲然走过来的女子。

    恍惚中,淑太妃像是看到了从前那个对她极为亲近的侄女,承欢膝下,欢快地喊她姑姑。

    真的是太像了。

    那迤逦的衣裙,那安然的模样,还有那斜斜摇动的流苏簪。

    这天底下,怎么就能有如此相似的人?

    安竹林牙关紧咬,没让满心绝望变成低呼逸出来——她百般心机,终究不如这样的一张脸!

    徐成欢,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本就是祸国之人,该死之人,你为什么要回来?

    随着皇帝大步而回,淑太妃与徐成意对视一眼,最初的震惊过后,两人都慢慢镇定了下来。

    徐成欢当日是她们亲眼看着装殓进了棺椁中,葬进皇陵的,不管魂魄会不会回来,这个人,是绝不可能再回来,而这个女子,定然有蹊跷。

    这到底是谁的人?

    皇帝的理智回笼之后,也是这么想的。

    成欢肉身已死,是他亲手杀死的,虽然他那么希望她还是她,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惜一切代价的目的,也就是让她换一具躯体。

    蓦然间出现这么一个一模一样的人,他是不可能就此相信的!

    皇帝走回来是直奔着詹士春去的。

    “你怎么看?”皇帝直接了当。

    詹士春面色十分严肃,躬身对皇帝行礼道:

    “不管皇上看到什么样的女子,皆为幻相,只是有可能,并非就是,此女可留在宫中,但要确定,还需待臣祈祷上天,招魂之后才能给皇上一个交代。”

    皇帝阴霾一片的眼神温和了许多,看来詹士春的嫌疑可以去掉了。

    而萧绍棠,他看了一眼这个跟上来的堂弟,若真是他的人,他应该不会如此不合时宜地冲上来的吧?

    那就试目以待吧,他要看看,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

    他重新坐了回去,望着已经在阶前站好的一列列秀女,那个女子正朝他看过来,见皇帝在看她,朝着他微微一笑,不出的坦然纯真。

    萧绍昀心口又轰然跳动,若真的是她,那该多好。

    在皇帝看不见的地方,詹士春掩去了眼中的讥讽。

    多疑的人,最喜欢自作聪明。